575章 对眼缘】

    575章对眼缘

    一边的徐太医一听叶南和百川老人的名号感觉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忙道:“皇上,若是叶姑娘能来相救,殿下便有七成生还的机会了。”

    龙煜天虽然对凌霜的家人恨之入骨可是自己儿子的命他却不能不管,随即看着顾啸云道:“朕……准了!”

    “草民恳请皇上发诏旨宣贱内入宫,并赐她免死金牌!”顾啸云信不过龙煜天,若是将这件事情发诏旨,全天下人都看着呢,龙煜天那么高傲的人断然不会再找南儿的麻烦。

    龙煜天何曾被人逼迫至此,咬着牙冷冷道:“魏公公,宣朕旨意,请叶姑娘进宫!”

    “奴才遵旨!”魏公公忙赶了出去。

    不多时一袭翠色衫裙的叶南冷着脸到了东宫,甚至都没有给龙煜天行君臣之礼,拽的天上有地上无。顾啸云偷偷看了一眼自家婆娘,惊出一头冷汗,这丫头素来行事不按常理出牌千万不要惹恼了龙煜天。

    叶南径直掠过眉头微蹙的龙煜天直接一屁股坐在了龙辰玉软榻边的锦凳上,抬手一把粗暴的扯开了龙辰玉的衣襟。

    魏公公等人具是惊了一惊,脑门上的冷汗瞬间渗了出来。

    “叶姑娘还是小心些好!”龙煜天声音微冷。

    “哼!老……”叶南刚要将老子二字吐出来便被顾啸云一把拽住了衣袖道,“南儿,你且看看太子殿下的伤势。”

    叶南秀眉蹙了起来,将给皇上当老子这事儿忘记了,随即凝神看向了龙辰玉伤口道:“我长姐这是怎么的了,按理说剑法不错,怎么擦着心尖刺了过去,要是再偏下半寸就好了,剑法简直是烂透了……”

    “南儿!咳咳咳……”顾啸云忙接过话头,“不知道有没有救?”

    叶南自己查看了一番:“服用麻沸散,配以紫参雪莲灵芝等吊气的珍贵草药,再将心口外面剖开将里面的伤口缝合,能活!”

    龙煜天紧绷的神经松了几分。

    “不过……龙辰玉这混帐东西似乎受伤后耽搁的时间太长了些,血流的太多了,而且还不要命的使用内力。”

    顾啸云暗自叹了口气,之前太子拼尽最后的力气将凌霜点了穴并将她推到了宇文胤的怀中,那个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亲眼所见。

    “如此便会怎样?”龙煜天心头又紧了几分。

    叶南缓缓起身看着榻上面色苍白双眸紧闭的龙辰玉道:“如此,我只能保他七天的命!”

    “南儿?”顾啸云大吃一惊。

    龙煜天一拳将玉石案几砸了个粉碎,魏公公等人具是面无人色,七天?七天皇上莫非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吗?

    “你……你说什么?”龙煜天身上的戾气暴涨冷冷盯视着叶南,顾啸云忙将叶南护在身后道,“皇上,贱内的徒儿楼梓君已经去寻找百川老人了,还有希望,七天的时间也足够了的。”

    “呵呵呵……自作孽不可活,”叶南因为龙煜天对自己长姐的所作所为早已经心头恼恨至极,冷冷笑道,“我师父百川老人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七天怕是悬得很!”

    “南儿?!”顾啸云脸色微变,这丫头是个不懂事的,何必要刺激一个已经快要疯癫了的父亲?

    叶南哼哼了一声闭了唇,却不想东宫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不多时内侍带着楼梓君和两个身着青色布袍的老人缓缓走进殿中。

    “师傅?风前辈?”叶南登时迎了上去,“你们怎么来了?”

    百川老人冷哼一声道:“你家长姐的壮举此番怕是天下皆知了,到处议论这件事情吵得老夫不能安心在京郊桃花渡喝酒,特来看看。”

    楼梓君忙冲龙煜天跪下来道:“草民楼梓君拜见皇上!”

    百川老人和蛊王风老前辈具是挺立在一侧眼里根本没有皇帝威严一说,百川老人瞪了叶南一眼道:“死丫头,还好意思说只能保七天活命?老夫教你的东西都学到哪里去了?不知进退的东西!还不快滚?!”

    东宫中所有的人都是一愣,这些江湖人士到底有没有把皇上放在眼里啊?当着皇上的面儿这般大呼小叫,实在是胆子不小得很。

    龙煜天此番哪里计较这些,他只要他的儿子能活命便可。

    “魏公公请这两位过去给太子爷瞧瞧。”

    百川老人斜觑了龙煜天一眼冷哼道:“自作孽不可活!”

    龙煜天饶是再忍让也是脸色难看了几分,却也发作不得。

    百川老人同风老齐齐凑到了榻边,两人仔细查看了龙辰玉的伤势对视一眼点了点头,随即起身。

    “二位看的怎么样?”龙煜天眼眸微微眯了起来,若是还不能治好他儿子的伤,这两个老东西也一起陪葬吧!

    “若是老夫一人救治怕是比较麻烦,不过配上蛊王养的攒心蛊,倒是能将他从鬼门关上拉回来的。”

    “用蛊?”龙煜天显然有些疑虑。

    百川老人缓缓道:“皇上可要想清楚了,这蛊是要取皇上的血为引子,对太子的身体没有什么太大影响,只是将蛊养在太子的心脉四周帮他护住心脉便罢。但是只有近亲的血才能用,若是不用蛊虫护着受损的心脉。老夫也只能保证太子活三个月的时间,皇上自己掂量。还有皇上不要疑神疑鬼,觉得老夫有什么图谋。因为当年太子曾经给老夫洗过几天臭脚,倒过老夫的夜壶,侍奉的分外合老夫心意所以老夫看着这娃儿投缘才不忍他香消玉损,驾鹤西去。”

    “洗脚?还倒……”龙煜天登时气的哆嗦,这个混小子还有多少混账事情瞒着自己?作为自己的儿子,皇家太子居然做这样下三滥的事情,他猛地握紧了拳头。

    东宫中的其他人具是吓得话也说不出来,这百川老人师徒实在是……实在是……令人无言啊!

    龙煜天深深吸了口气:“罢了!二位尽快准备,什么时候需要朕的血朕随时候着,只是若有半分诓骗朕,朕便杀光大燕朝所有的医官和蛊师!哼!”

    即便是叶南也心头一跳,谁都不会怀疑这个疯子一样的老人所说的话,这人确实不正常了。

    百川老人突然仰天笑道:“自作孽不可活,深入迷途却不知返,枉为人君!”】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