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8章 大典】

    568章大典

    穆静香扫了一眼叶南,压下了心头的不快,脸色微微缓了几分冲胡离福了福道:“胡将军,小女子也是挂念长姐的安危,许是关心则乱说话有些不中听的,还请胡将军原谅。”

    胡离到底不能同凌霜的表妹真的一般见识忙道:“穆姑娘言重了,只是如今既然有了你长姐的下落,我们还是尽早定个法子出来应对才是。在下倒是觉得可以利用一下龙煜天这一次的封禅大典做做文章,诸位也可出出主意。”

    当下秦小七等人围了过去商议了之后的一应对策,随后各自分开准备。

    穆静香带着陈沛文退出了敞厅,却是停在了一处花架下。

    “香儿!”陈沛文压低声音道,“莫非我们之前的计划真的作废了吗?按照胡离那厮所说的,仅仅是小打小闹而已吗?”

    穆静香美眸微微眯了起来冷冷道:“长姐素来做事优柔寡断,妇人之仁,这一次定要帮她改改这个坏毛病才好。”

    “香儿想要如何?”

    “陈郎,”穆静香冲陈沛文勾了勾手,陈沛文凑了过去,穆静香附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陈沛文脸色一僵还是应了下来道:“一会儿我便去寻钦天监的王大人商议,香儿放心!”

    胡离此时负手立在窗棂前看着穆静香同陈沛文二人相携着离开,心头却是涌起一抹浓浓的不安来。

    “秦统领,”胡离将正准备离开的秦小七喊了回来。

    “胡将军有何吩咐?”秦小七折返了回来。

    “秦统领,我知道你跟着你家大小姐时日也不短了,她的心思你应该明白几分,”胡离严肃的看着秦小七道,“她若是有了谋反的心思何苦等到今日,你说是也不是?”

    秦小七一愣,这话儿说的虽然尖刻但是不能不说胡将军是自家大小姐的知己,他也晓得大小姐若是要乱了这大燕朝的天下早在居延城的时候就这么干了!他随即点了点头。

    胡离缓缓道:“你家表小姐,你还是派个人下去多多注意着些,毕竟炸死满朝文武让天下随之而生灵涂炭并不是你家大小姐的意愿。”

    秦小七神情一震忙道:“胡将军放心,凌家军并不都是蠢材,我会派人将那些炸药规整好的。”

    胡离心头一松,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你我也算是经历了赤州城大战的生死之交了,这一次你们定要保重自己,宇文胤那厮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养心殿外,宇文胤和龙辰玉刚刚面圣走了出来,三天后的大典自然不能容许出半分的差错,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几分整肃。

    “表哥是在等我吗?”龙辰玉淡然的扫了一眼侯在不远处等着他的宇文胤,依然是一袭玄金色劲装战袍,腰间佩着墨玉锦带,上面的黑曜石宝石闪烁着阵阵的冷芒。

    他狭长深邃的墨眸中却是带着几分似乎再也压不住的怒意,冷冷看着龙辰玉咬着牙道:“你将她藏哪儿了?”

    龙辰玉自然晓得这小子近来找凌霜几乎找疯了去,唇角掠过一抹淡然的笑意,款款走到了宇文胤的身边压着声音道:“本宫不明白表哥的意思,表哥的意思是……”

    “龙辰玉……”宇文胤墨眸微微眯了起来,“皇上答应过我的,怎么又出尔反尔?”

    “父皇答应你什么了?啧啧啧……父皇答应你事成之后将霜儿交给你处置,可是这和本宫有什么关系?”

    龙辰玉嗤的一笑,刚要与宇文胤擦肩而过却不想被宇文胤猛地转身挡在他的面前。

    “表哥你这是几个意思?”龙辰玉墨眸中染上一抹寒洌。

    宇文胤冷冷道:“太子殿下言重了,只是这京城中若是有谁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藏一个人,除了太子别无他人了。只是不知道皇上晓得这件事情后,会不会龙颜大怒?要知道凌霜也是皇上近来严密查找的人!”

    龙辰玉淬利的桃花眸微微一沉凑了过去一字一顿道:“宇文胤,先别忙着在父皇面前表忠心,大燕朝的未来可是在我的手中握着呢!”

    宇文胤丝毫没有被龙辰玉身上陡然发作的气势压制住唇角微冷道:“殿下也不要忘了,如今京城中掌管兵马实权的人是我。如果说殿下掌控着未来,那么抱歉的很,没有我掌控的现在怕是也没有你的未来!”

    “呵呵呵……为了一个女人你至于吗?没事儿,等大典之后,本宫自会给你一个惊喜!哈哈哈……”龙辰玉轻轻拍了拍宇文胤的肩头,仰头大笑着离开。

    宇文胤藏在袖间的手猛地攥成了拳,他怎么也没想到被严密监控起来的龙辰玉居然还能在他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凌霜藏了起来。

    他那天去凌府的时候只抓到了一些毫不相干的丫鬟仆从,却哪里再有凌霜的影子?之后才晓得在他去凌府之前,这个该死的混蛋就已经先下手了。

    他实在是不甘心的很,为什么每一次都比这个混账慢一步?

    延熙元年,五月初一,宫城东西司马门早早敞开,一队队仪仗在初阳升起之时踏着细碎的阳光冲正北方向而去。

    雕刻着十方瑞兽并鎏金翔龙图样的马车载着龙煜天率先缓缓驶出了宫门,四周浩浩荡荡跟随着执着金吾金瓜的内侍和披着金色战甲的龙煜天的嫡系铁甲兵士。

    后面却是随着太子龙辰玉的镶嵌着白玉配饰的马车,紧随其后的便是第一世家宇文家,宇文擎宇同刚被赐封为正一品贞元夫人的妻子坐在了马车中看着四周围观膜拜的人群,脸色阴晴不定。

    贞元夫人透过车帘的缝隙远远看着前面骑马相随威风凛凛的长子胤儿,想起了死在江南的小儿子御儿。她十五岁嫁入了靖国公府,先后生养了胤儿和御儿两个嫡子。长子胤儿虽然出类拔萃,但是自己倒是更喜欢小儿子御儿多一些。此番若是御儿没有死,想必如今也会骑着马行进在自己的身侧吧?兴许会偷偷与自己说几句逗自己开心的话吧?御儿一向是个机灵讨人喜欢的孩子,想到此处不禁红了眼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