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章 各不相干】

    565章各不相干

    小舞和她不止一次将那两个服侍的婢子调开,悄悄探查这处华丽精致的院落,可是却丝毫找不到能出去的机关。

    不管是假山还是小池,亦或是四周的竹林篱笆都冥冥之中契合着某些机关暗术,要命的是,凌霜居然破解不了。

    “凌姑娘吃点心吧!”被龙辰玉留下来的婢子一个叫晚春,一个叫初夏,具是伶俐人儿。此番端着点心和时令水果款款走到了仰躺在贵妃榻上晒太阳的凌霜身边。

    龙辰玉倒也有心,生怕凌霜呆这里无事可做,也不知道从哪里搜罗了各种才子佳人的话本子一摞摞命人送进了园子。

    凌霜将盖在脸上的艳情话本挪开,扫了一眼端在面前的点心,居然是樱桃果子,还有新鲜的凤梨酥。

    晚春忙笑着将茶点端在了一边的玉石小几上温婉笑道:“姑娘将就着吃点儿吧!这可是少主差人从江南快马加鞭运过来的!咱们京都地界儿偏北,不产这种果子的,这种果子路上容易坏,运过来倒也不容易得很。少主说了,若是凌姑娘爱吃,明儿将江南的樱桃树也移栽过来,如今怕是命人四处寻找能人巧匠要给凌姑娘造一座樱桃园。少主对凌姑娘着实好,就因为凌姑娘前儿多用了些樱桃点心,便起了这心思。少主……”

    “他这是打算将老子囚禁一辈子吗?”凌霜眉头蹙了起来,不耐烦听下去,“他什么时候放我走?”

    晚春一愣,动了动唇却是答不上话来。少主也是奇怪得很,明明喜欢凌姑娘喜欢到了极致,宁可每一个夜晚都呆在凌姑娘窗外默默相守,也不愿意白日里过来同凌姑娘说说话。

    这两个人一看也是别扭的很,眼底都晕着情意却又存了莫大的隔阂,也不知道这种别扭什么时候到头。

    “你们退下吧!”一道温润的声音将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晚春解脱了出来。

    晚春同初夏忙起身冲龙辰玉福了福退了出去,小舞顿了顿也退了出去。一时间园子里只剩下了躺在贵妃榻上的凌霜和负手而立的龙辰玉。

    凌霜的视线落在了龙辰玉的身上,微微一怔,唇角却是渐渐凝聚了一抹冷笑。龙辰玉此番穿着储君才能穿的华丽服饰,深紫色锦袍,腰间系着宽约四寸的青玉腰带,红色为衬里,朱边滚绣为装饰,袖口处的双螭纹络尽显天家贵气,七梁冠上的宝石熠熠生辉令人移不开眼睛。

    不得不说这一身太子服饰穿在龙辰玉的身上居然如此登对,比龙辰逸多出了几分王者之气。可是那赤红的配饰却让凌霜心头有些恶心,不知道是用多少人的血染红的。

    龙辰玉缓步走了过去却是轻轻坐在了榻边,亲自拿着茶具替凌霜泡茶,一步步做的细致入微。

    “近来事务繁忙,没有过来看你,霜儿可曾着恼?”龙辰玉骨节分明的手指衔着青玉茶杯递到了凌霜的面前。

    凌霜接过仰头饮下,茶香入口却带着几分苦涩。

    “恭喜太子殿下!”

    龙辰玉又端起一杯茶,手指微微僵硬,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一些。

    “我义父其实是我的生父,也就是二十年前太子爷龙煜天。承平帝二十多年前火烧太子府,毒杀先帝,十恶不赦。父皇只是拿回了他该拿回的东西罢了!”

    “和老子有毛线关系?”凌霜唇角微冷,“什么时候放我走?”

    龙辰玉眸子微微闭了闭,吸了口气道:“霜儿,我晓得你恨我!恨我隐瞒了这么多,可是我舍不得……”

    “当年回风谷一战,龙煜天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是不是?”凌霜凤眸一挑,突然转头看向了天边的流云,“我还真是傻得够可以,我早该离开京都的,怎么眼巴巴的回到这里找虐?我当初千辛万苦回来,不光是为了龙辰逸,我只是想要让你给我一个解释,没想到你给我的解释还真他妈的别致!我也是个女人,自然不能免俗。无缘无故被人弃之如敝履,心头憋得慌。我就是想亲耳听听自己喜欢的男人为什么不遵守诺言,为什么连个信儿都没有就这么销声匿迹?为什么……”

    “霜儿!”龙辰玉猛地一把抓住了凌霜的手臂,却被她猛地甩开随即一耳光狠狠扇在了他的脸上。

    “别碰我!!”凌霜凤眸中早已经遍布心灰意冷的绝望,低吼了出来。

    四周顿时一片死寂,一阵春风刮过,开败了的桃花花瓣瞬间下了一场花雨将两个沉默的人笼罩在其中。

    “霜儿,你听我说,”龙辰玉还是紧紧握住了那双他似乎再也握不住的手,“我承认我骗了你很多次,我不能说我娘亲是宇文家的人,因为凌家和宇文家水火不容。我不能说出我义父的身份因为我们是走在刀尖子上的,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我不能把你卷进来。我不能及时送信给你那是因为我被父皇关了起来,我没办法联系你。你进京后,我那样无情的对你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凌霜逼问道。

    方玉之前向父皇要那株九天雪莲,父皇似乎早已经察觉了他暗中帮助凌霜的意图,说是要等到封禅大典的时候才能给他。他晓得父皇这是在敷衍他,不过他早已经准备妥当在封禅大典的时候派人乘机进入内宫将父皇保存的那株九天雪莲偷偷拿出来。

    他到底还是最熟悉他的亲生儿子,内宫里头那些门道早已经摸清了去,不过差的只是一个时机罢了。

    如今他一旦将凌霜祖母的事情告诉她,她一定会寻机会进宫。父皇打的什么心思,他焉能不知?九天雪莲就是父皇设置的套住凌霜的绝佳圈套。霜儿若是被父皇抓到了,那便是天大的灾祸。

    她根本不是父皇的对手,况且还牵扯着慕容家宝藏的秘密,父皇绝对会将凌霜控制起来到那个时候连他这个太子也没有半分转圜的余地了。

    父皇谋划二十年,好不容易才夺回权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大燕朝的皇室绝不容许一个小小的前朝慕容家族觊觎,父皇那样的人即便是心狠手辣的承平帝都不是他的对手,对自己心爱的霜儿,父皇绝对不会手软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