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4章新朝】

    564章新朝

    承平帝闷哼了一声,却是缓缓闭上了眸子,再也不想多话。这个畜生已经不配再做他的儿子了,他吸了口气缓缓道:“朕最大的遗憾就是明明知道你有谋反的心思却还是心软。呵呵……你想知道逸儿为什么比你强吗?因为他比你多存着几分仁爱之心!”

    “哈哈哈哈……好一个仁爱之心!”崇明殿的殿门猛地推开,一个身着纯白锦袍带着梅纹面具的高大男人缓缓走了进来。

    承平帝顿时眼眸猛地缩了起来,呆呆盯视着渐渐走到殿中的英挺男子,鬓角的斑驳白发昭示着此人已经不再年轻了。

    “你……你……”承平帝猛地挣扎踉跄着站了起来,颤抖着手指点着迎面而来的人。

    “七弟,你这个传国玉玺让人好找啊!幸亏魏公公没有辜负我的期望,还是找到了!”龙煜天抬手托着一方玉印,一边的魏公公垂手而立。

    “宇文胤!拿下这个人!”龙辰轩眼底渗透着贪婪,也顾不上眼前突然出现的奇怪男子,还有居然背叛父皇的魏公公,点着龙煜天手掌中的玉印几乎吼了出来。

    宇文胤唇角渗出一抹淡淡的冷笑,狭长的墨眸却是一汪深潭,突然挥起了赤练剑猛地斩向了依然摸不清楚状况的龙辰轩。

    “宇文胤……你这个……”龙辰轩呆呆看着刺进自己胸腔的赤练剑,抬眸不可思议的盯视着宇文胤的倒戈,还是轰然倒地再也没有生气。

    承平帝脸上,身上到处是龙辰轩身上溅出来的血迹,眸底却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只是冷冷看着面前的龙煜天。

    “你……”

    “七弟,你不认识我了吗?二十多年了,不会这么健忘吧?”龙煜天缓缓摘下了面具,冷冷看着龙椅上似乎被抽走了魂魄的亲弟弟。

    “七弟,被自己亲生儿子用剑刺杀的感觉不错吧?”龙煜天手中的面具丢在了地上,露出半张狰狞可怖的脸。

    “啊!”承平帝惊呼一声软软瘫倒在了龙椅上,却是浑身抖个不停,被龙辰轩刺出来的伤口因为这微颤越发渗出更多的血来。

    此时外面穿来一阵脚步声,殿门再一次被推开却是方玉走了进来。

    “方玉!救驾!救驾!杀了这个人!杀了他!”龙承平帝此番彻底乱了分寸,点着龙煜天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喊道。

    “玉儿,过来见过你七皇叔!”龙煜天淡淡微笑,那笑容却是到不了眼底。

    “你说什么?他是……”承平帝看着方玉那张俊美无双的脸,陡然和记忆中那个女子的脸融合在了一起,一切前尘往事统统涌上了心头。

    “不……怎么会……宇文梅清死了……朕是亲眼看到了的,还有那腹中的胎儿,是朕亲自剖出来……怎么会……怎么会……”

    “七弟,你怎么也没想到吧?大燕朝最具才华的状元郎,你近来分外仰仗的肱骨之臣,即便是你也曾经亲口说我的儿子是匡扶社稷的相才!哈哈哈哈哈……你的儿子呢?都是些什么东西?阉人?反臣?还是平庸之辈?七弟,你与我斗了这么多年,到头来你还是输了!哈哈哈……”

    噗!承平帝惊怒交加,一口血喷了出来,到底还是气竭而亡,至死眼眸都瞪的大大的却再也合不上眼。

    宇文擎宇冲魏公公使了一个眼色,魏公公忙命人将龙椅上承平帝的尸首拉了下来。随即命人将崇明殿内外彻底清理干净,殿外被一批批兵士“护送”至崇明殿的文武百官早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可还是唯唯诺诺涌进了殿中。

    魏公公展开了手中的传位诏书读了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

    大燕元气肇辟,树之以君,有命不恒,所辅惟德。周德将尽,妖孽递生,骨肉多虞,藩维构衅。影响同恶,过半区宇,或小或大,图帝图王,则我祖宗之业,不绝如线。

    幸寻得前朝太子龙煜天,睿圣自天,英华独秀,刑法与礼仪同运,文德共武功俱远。爱万物其如己,任兆庶以为忧;手运玑衡,躬命将士;芟夷奸宄,刷荡氛昆;化通冠带,威震幽遐。虞舜之大功二十,未足相比,姬发之合位三五,岂可足论。

    朕虽寡昧,未达变通,幽显之情,皎然易识。今便祗顺天命,禅位于前朝太子,钦此!”

    魏公公读罢,宇文擎宇猛地掀起袍角带着宇文胤和方玉跪了下来神情恳切道:“大燕不可一日无君,恳请王爷继承大统,匡扶国运!吾皇万岁!”

    其他的臣下看着森森的刀锋哪里还敢有半分怨言,如今承平帝已死,太子龙辰逸吊死,三皇子叛乱被杀,前朝太子龙煜天勤王有功,他们还能怎样?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整个崇明殿顿时跪倒了一大片,龙煜天缓缓走向了龙座,看着下面跪倒一片的芸芸众生,眸底却是深邃如海,没有半分喜悦之色。

    窗外第一道晨光袭来,大燕朝新的一页开始了。

    当天龙煜天便显示出了他的铁血手腕,陈国公一家满门抄斩,诛九族!之前承平帝的党羽全部被击杀,只是文家和凌家却是被奇怪的保了下来。胡刚徵因为是纯臣还被龙煜天提点了上来,只是胡刚徵借口老迈告老还乡,却被龙煜天拒绝命他回去短暂休养务必出来替新朝出力。

    宇文家拥立有功,成为大燕朝第一世家。至于方家却是最具戏剧性的,方家家主方玉居然摇身一变成了皇子龙辰玉,新朝刚立居然被封为储君?天下一片哗然!

    新朝初立之时,定国号延熙,大赦天下,政改良策纷纷颁布,宇文胤的一支军队也被调集到高车乌桓边地。

    短短一个月下来,倒是显示出了一派新气象,之前还忧心忡忡的百姓发现自己的日子非但没有受影响反而过的更好了几分,倒是对这个新皇不再排斥,反而暗地里多了几分赞叹。

    世事纷乱,大概在这京城中过的最为安逸的倒是被当今太子龙辰玉金屋藏娇的凌霜了。她服用了龙辰玉备下的那些药丸,身体中的毒素倒是清除得差不多了,只是丝毫没有半分力气。】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