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3章倾覆】

    563章倾覆

    凌霜猛地扭头看着他,紧紧咬着后槽牙道:“老子倒是要多谢谢你费心了!”

    方玉转身喊来了两个侍女道:“你们两个好好服侍凌姑娘,若是有半分怠慢你们自己掂量!”

    “我有小舞便罢!”凌霜眼底涌起一抹警惕,那两个婢子一看便是习武之人,而且能将武功很好隐藏起来的人可不是一般的练武之人。

    那两个侍女却是恭恭敬敬的侯在了凌霜身边,显然在这处诡异的园子里,她们真正信服的人并不是凌霜。

    方玉缓步走到了凌霜的面前,理了理她鬓边的秀发温声道:“霜儿,你先在这里等候几日,外面风平浪静后,我自会带你离开。”

    “方玉,你觉得如今我还相信你的鬼话吗?”凌霜抬起凤眸冷冷看着眼前可怕的人,却觉得在他那一贯温柔中蕴含着几分森冷之气。

    “乖!”方玉看着春阳下凌霜白玉般的俏脸,唇角已然挂着几分宠溺之色,刚要抚上她的脸颊却不想凌霜猛然出手,酬勤匕首锋利的冷芒划破了他的衣袖。

    小舞登时明白了过来,方玉这是要将大小姐金屋藏娇的节奏,忙转身瞬间冲着那两个婢子出手。

    却不想方玉训练出来的人绝对不亚于凌霜,又是二对一,瞬间便将小舞手中的兵器打落下来,剑锋却是直指她的咽喉处。

    方玉此番也已经将凌霜困在了墙壁和自己的臂弯间,却生怕将她的脊背撞疼了去,抬手护在她的背,紧紧撑在园子的花墙上,垂眸看着愤怒却又带着几分不甘心的女子。

    “实在是不乖!”方玉声音中带着几分疲惫。

    凌霜却是只有喘气的份儿,她没想到自己苦练了这么久,又是在方玉将她带到这里最容易松懈的时候动手。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还不是这家伙的对手,区区几招便被制服,她只觉得一阵阵气闷。

    “我说过这世上唯一能杀我的人只有你了,我也给你杀我的机会,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方玉唇角掠过一抹苦笑。

    “凌霜技不如人罢了!”凌霜冷冷别过脸,方玉那双桃花眸让她宛若掉进了漩涡中,带着前所未有的无力之感。

    “听话,先在这里好好歇息几日,”方玉却是捏着一个药丸凑到了凌霜唇边,抬手小心翼翼捏开了凌霜的下巴给她喂了进去。

    “你给我吃什么?”凌霜被他点了穴道不得动惮,心头倒是带着几分慌张。

    “不要怕,只是暂且封了你的功力而已,甚至还能清除你体内残留的那些南疆蛊毒的毒素。京都的形势连我也没有太多的把握,你若是这般莽撞冲出去定然会遇上大麻烦!乖乖呆在这里,我这几日会很忙,过几天我亲自带你离开!到那个时候,去留全都由着你。”

    “方玉!你凭什么决定我的人生?”凌霜凤眸中蕴着几分泪意,被方玉强行喂进去的药丸带着几分清冽甘甜,却又将她体内的功力渐渐困住,但是浑身经脉却是带着几分松快。

    他总是这样将她瞒着,哄骗着,甚至是操纵着她的方方面面点点滴滴。从第一次见面,她变落进了他的圈套中,生生被他的绕指柔缠绕进了万劫不复的境地。可是他凭什么?分也好,离也罢,总是能将她的一切算计谋划?她不管再怎么厉害果决终究还是逃不脱他的手掌心。

    “霜儿,不要这样……”方玉垂首吻在她的额头上,宛如一只蝴蝶落在了豆蔻花上,只是轻轻一点便倏然离开,“不要这样……我本来想放手的,可是你却偏偏不走,既如此那便留在我的身边。我已经没有勇气再做出放你离开的决定了,抱歉,容我自私一回!”

    他将凌霜缓缓放开,转身走出了竹林小径,步履带着几分匆匆,因为一场暴风雨马上要来了。

    承平,三月十七,入夜时分。

    京都第一场春雨如约而来,带着几分春寒料峭将整个宫城裹挟了进去。勤王的禁军大营彻底被宇文胤的青龙军和羲和军攻破,整座京都实行了宵禁。所有的城门都被堵死了去,不能进出。

    到处是紧闭的门窗,还有那一双双从门窗缝隙中向外查探的怯生生的眼睛。陈国公府,文家,凌家,胡家所有曾经反对三皇子的世家大族都被查抄,贴了封条重兵把守。

    这几家的家眷宗亲甚至是家丁仆从能逃出去的寥寥无几,大多被下了狱,生死未卜。一贯热闹的毓秀河畔也是冷冷清清,所有鲜艳的色彩都被晕染成了灰白,不复以往的斑斓。

    承平帝居住的崇明殿前,三丈高的高台上到处是皇家影卫的尸身,血迹被初春的雨水冲刷而下蔓延了整个宫城。

    殿内蟠龙巨烛的烛光映衬着龙辰轩步步紧逼的身影越发显出几分鬼气森森,他缓缓逼近了端坐在龙椅上的父皇,手中的利刃因为颤抖发出阵阵萧索的光芒。

    “父皇是在考验儿臣的耐心吗?”龙辰轩抬起剑锋狠狠刺进了承平帝的肩胛骨,“两柱香的时间了,父皇还不肯交出传国玉玺?”

    “咳咳咳……”承平帝猛地咳嗽了出来,消瘦至极的脸上带着几分颓丧却再也维持不住天子本该有的龙威,他缓缓抬眸看向了龙辰轩还有身后缓步而来的宇文擎宇和宇文胤父子,唇角溢出一抹苦笑。

    “朕……到底还是迟了一步!”

    “传国玉玺呢?!”龙辰轩心头越发慌了几分,找遍了所有的大殿都没有发现那方重要的玉玺。

    “朕此生最遗憾便是生了你这么个孽障东西!”承平帝越发咳嗽的厉害。

    “父皇后悔生了儿臣?”龙辰轩咬牙冷笑,“儿臣哪一点儿不如龙辰逸那个废物?!啊?!为何你就是不肯给我机会?为何?!他都被儿臣变成了阉人,父皇居然还想要传位给他,他凭什么从小到大都占据着父皇赐给他的幸运?!”

    龙辰轩猛地拔出了手中的剑却是直接刺进了承平帝的肋间,狰狞的笑着:“父皇,到了这般境地,你若是能交出玉玺来,儿臣还能让你痛快点儿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