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2章 囚禁】

    562章囚禁

    凌霜晓得这丫头如此撒谎是跟定了她,只得点了点头,小舞留在她身边也是一个极大的助力。

    “月珑带着嫣红走!”

    “大小姐!”嫣红哪里肯离开却不想被月珑紧紧箍住拖走了去,月珑将那江湖中的分分离离见惯了的。况且既然凌霜如此安排定然有她的道理,眼见着宇文家的人要来了,再不走还真的麻烦了!

    凌霜转身看着方玉道:“方大人,我想给太子殿下烧一柱香可否?”

    方玉不想她会提出这么个要求,顿了顿道:“不必了,太子殿下的尸身已经送进了宫中,既然有心何必那一炷香?缅怀一个人,放在心中就够了!”

    凌霜隐在袖间的素手紧紧攥成了拳,淡淡道:“方大人说的极是,我会将他永远永远放在我的心里!”

    方玉神情一僵侧身道:“凌姑娘,请!”

    凌霜唇角含笑带着小舞径直出了凌府,外面却是停着一辆京都最普通不过的马车,这倒也罢了。凌霜抬眸扫了一眼四周,大约数千人的劲装武士将凌府围堵的严严实实,但是她眼力一向很好,为首的几个头领看起来倒像是哪里见过。

    她刚坐进了马车猛地脑海一亮,她想起来了,之前去桃花苑面见方玉的义父,那个时候守在桃花苑门口的护卫便是这几人。

    一股子从来没有过的怪异感觉席卷而来,若是方玉设计杀了龙辰逸为自己登上那个位置铺平了道路,那么那个神秘的戴着面具的方玉义父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

    她猛地别过脸看着坐在身边的方玉,凤眸微微眯了起来。

    “你想问什么?”方玉声音有些嘶哑,似乎神情不济,仿佛被下牢的是他自己。

    “你义父是不是很厉害?”凌霜冷冷道。

    方玉桃花眸猛地一缩,却是瞒不住凌霜审视的视线。

    凌霜心头沉了几分道:“当年你父亲被活活烧死在太子府,你倒是看得开转而又认了一个义父?若不是背景硬气,你何苦自降身份?要知道你可是大燕朝名正言顺的皇家血统!”

    方玉仰头靠在了车壁上,显得有些疲惫:“霜儿,你多虑了!歇一会儿吧!未来的路还长着呢!”

    “方玉,你知不知道我多想宰了你,可是我却还能忍下去,真是奇怪?呵!”凌霜垂首看着自己的双手,“方玉别逼着我对你动手,龙辰逸这笔账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方玉猛地睁开眸子,唇角动了动还是忍了回去,这丫头已经对他恨之入骨,解释那么多做什么?

    “凌霜,如果有一天你想杀了我解恨,麻烦你找准一点儿位置,”方玉突然将凌霜的手攥住按向了自己的右胸,“霜儿,记着这一个位置!我的心长歪了,在右边不在左边。”

    凌霜猛地瞪大了眸子,真切的感受到了右边那猛烈的心跳声。

    方玉看着凌霜呆呆的样子心头泛起一抹涟漪,随即将她的手缓缓放了下来苦笑道:“霜儿,你从来都不愿意好好静下心来听听我的心跳声!”

    说罢方玉转过脸看着外面一队队穿街而过的宇文家的士兵,再不说话。凌霜将车帘掀开一角,却只看到了那抹玄金色锦袍的一角,宛若流云般迅速飘散。

    “他倒是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杀了我?”凌霜冷哼了一声。

    方玉唇角微翘:“凌霜,从一开始你就不该回来的。宇文胤从高车分批秘密调集了十万武装进京,而且都是骁勇善战之人,今天的变动是迟早的事情。”

    “你们赢了,恭喜!”凌霜含着浅浅的嘲讽,眼眸中却是冰冷如霜,“不过,我凌霜发誓早晚一天会让你们都死透了去!”

    “凌霜,你是不是觉得龙辰逸就该坐在那个位置上,就因为这个该死的东西愚蠢到家连累你这么多次,你却还当他是个宝一样?”方玉突然有些生气,逼视着凌霜的凤眸,“今天这样的局面,你觉得一个龙辰逸能压得住阵脚?哪怕你千辛万苦将他扶了上去,他也是团扶不上墙的泥巴!这天下,锦绣河山迟早还得毁在他的手中,他没有那份儿治理天下的才气!你根本就不明白,这大燕朝谁才是正统,到底是谁他娘处心积虑夺了不该夺的东西!到底谁才是那个奸诈无耻偷窃别人东西的小偷!那就是当今圣上,龙辰逸只不过是个牺牲品罢了!”

    凌霜眉头越来越拧了起来冷冷道:“前朝的事情怎样那又如何,我只知道龙辰逸是我一生最重要的朋友,仅此而已!谁杀了他,我便会恨他一辈子!”

    “我没杀他!”方玉带着几分失控低吼了出来,却还是无力的扭过脸去,“你怎么想由着你去,我无法左右!”

    凌霜凤眸中却是多了几分深意,还是忍了下来。

    “你不是送我去刑部大牢吧?”凌霜淡淡冷笑,“我如今已经没有你能利用的任何价值了,你倒是多费心了。”

    方玉闭上了眸子,这丫头什么时候说话也变得这么尖酸刻薄了?

    马车果然没有冲刑部大牢而去,而是绕过朱雀街兜了一个很大的圈子径直驶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显然是到了城南的坊市。

    期间又换了三辆马车几乎绕了大半个京城才抵达了一处青砖白瓦的小院落,两进两处混在了众多寻常院落中几乎不显眼的很。

    凌霜被方玉带进了院子里,走进了正屋却不想方玉径直按下了一处机关居然在墙壁后面别有洞天。

    沿着通道向前走了大约二里地之后,便是一丝亮光刺痛了人的眼膜。凌霜眯着眼眸看向了四周,没想到这里居然藏着另一处更大规模的园子,到处是开到荼蘼的山茶花,翠竹,假山,小池,还有池中居然养了五彩小鱼。

    跨过池子上面的青石小桥便是一处竹屋,竹屋后面居然还有一方设在房内的温泉,淡淡的硫磺味道扑面而来。这里每一处设计都显示出了主人的费尽思量。

    “你常年打仗早已经落下了体寒的症状,多泡泡温泉,体寒的女子不易有孕和生养!”方玉淡淡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