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章闹别扭】

    559章闹别扭

    “小舞让开!让他杀我!”凌霜凤眸一阵清冷,心头却是真的被月珑那几句话伤到了。

    月珑的剑锋逼近了凌霜的胸膛却是迟迟下不去手,突然身子被踉跄着走出屋子的嫣红猛地拉开,随即嫣红的一记耳光狠狠掴在了月珑的脸上。

    “红儿?!”月珑不可思议的看着脸色苍白,满眼含泪的嫣红,登时懵了。从小到大,只有他弄死别人的份儿,今儿第一次被人掌掴,还是个娘们儿,顿时美的不像话的脸上罩着一层阴云密布。

    “我就知道!”月珑手中的剑落在地上,抬手指向凌霜却愤愤盯视着嫣红道,“我就知道,她是你们所有人的神!你他娘宁可自己死了,也不会让她伤了半分!你们一个个的都当她是个神,可是结果如何?!”

    嫣红眼角的泪瞬间落了下来冷冷看着月珑道:“月珑,你错了,她不是神,她也是活生生的人!会痛,会流泪,会受伤。她是我的主子,但是她在我嫣红的心目中却是这世上最亲近的家人!你明白吗?月珑,我知道你自由自在惯了的,被拴在凌府,栓在我的身边,苦了你了。”

    嫣红猛地转身冲凌霜缓缓跪了下来道:“奴婢恳求大小姐成全月珑,他不该受这约束,求大小姐放他离开!嫣红权当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月珑心头猛地一痛,自尊心却是让他拉不下脸来同嫣红说些软话,他猛地看着嫣红冷冷笑道:“老子今儿算是明白了,女人都他娘不是个好东西!老子心心念念,你却当从来没遇到过老子!罢了!罢了!是老子混蛋行了吧?!老子这就走,省得你看着碍眼!”

    他猛地转身,却不凌霜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道:“吵什么,哪里也不准去!给我乖乖呆在府中!”

    月珑巴不得凌霜给他个台阶下,顿住了脚步。

    “去吧,去吧!以后你天高任鸟飞,我嫣红也不稀罕你半分挂念!”嫣红哑着声音却是哭的更加厉害了几分。

    “气死老子了!”月珑脸色碎成了渣,猛地挣脱开了凌霜的束缚瞬间扭身窜进了夜幕中。

    “都少说两句成不成?”小舞也是急了,今儿这是怎么了?月珑本来性子火爆,加上关心则乱,到底还是收不了场了。

    嫣红眼巴巴的看着月珑离开,猛地转身冲进了屋子里,却是哭的越发痛楚了几分。

    “都是些不省心的!”凌霜忙提气飞身追上了月珑,却不想月珑这个臭小子蹲在了凌府的墙根处,压根就没有走远,她不禁哭笑不得。

    “老子不想看见你这个扫把星!滚远些!”月珑虎着脸,本来妖冶美丽的脸带着几分小孩子般的别扭,越发显得有几分可爱。

    凌霜咬了咬后槽牙道:“月珑,若不是看着嫣红的面子上,我真想狠狠削你一顿!不错,今儿嫣红是因为我才被陈皇后的人施以私刑。但是你不想着报仇,却在这里发的哪门子疯?嫣红是我的婢女,更是我的妹妹,你以为我会坐视不管?她因为我而受连累,但是我凌霜可以发誓,我也会为了她而死!我们在乌桓十年的生死相依之情绝不比你这一年多的相守之谊要少!凌家所有的人都是绑在一起的,同生共死的好兄弟,好姐妹。你若是看不惯,我不必强留!”

    月珑狠狠闭上了琥珀色的眸子,猛地站了起来拔腿便走。

    “站住!做什么去?”

    “报仇!”

    “去皇宫报仇?”凌霜唇角微翘,“宫中守护着皇上的影卫,可不是你月珑来去自由硬闯的地方!况且你还真的要废了陈皇后?”

    月珑身子顿了顿,他晓得凌霜说的是事实,大内护卫森严倒不是人人都能硬闯的。况且一旦他对陈皇后有什么动作,凌霜费尽心思构建起来的局便会轰然倒塌。这将给凌家带来灭顶之灾,嫣红会恨死他的。

    月珑垂在身侧的手掌紧紧攥成了拳,捏的嘎巴作响。

    凌霜叹了口气道:“陈皇后身边的徐嬷嬷还有今儿对嫣红用刑的那些宫人们住在荣宁宫西侧的院子里,今儿皇后心神大乱想必又添了几分病气,这番应该是独自静心休养。我让小舞装扮成宫人陪你去,徐嬷嬷出宫的令牌我早就偷梁换柱弄到了手,你拿着自己想办法去荣宁宫做你该做的,然后麻利点儿出宫。记着一点儿,不要同皇上的影卫过多纠缠!”

    月珑琥珀色的眸子终于亮了几分,讪讪的接过了凌霜手中递过来的令牌冷冷道:“还算你有几分良心!”

    凌霜看着月珑迫不及待的冲进了夜色中,随即冲小舞嘱咐了几句,便到了嫣红的屋子里劝说这个同样倔强至极的丫头。

    两柱香的时间刚过,月珑便背着一个袋子回到了凌府,却是停留在了嫣红的屋子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凌霜晓得这厮有话同嫣红说,随即带着小舞离开了轩阁。月珑挣扎几分到底还是推门走了进去,嫣红听出了月珑的脚步声赌气背过身子不作理会。

    月珑将肩头的袋子放了下来,一阵血腥的味道袭来,嫣红不禁眉头一蹙却还是忍着没有转过身来看他一眼。

    “红儿……”

    “……”

    “我……去了皇宫……”

    “你……”嫣红忙转身坐了起来,紧张的看向了月珑,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跌跌撞撞的冲到了月珑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来来回回查看。

    “你疯了不成?大内皇宫岂是你随便闯进去的?你伤到了哪里?为何浑身都是血?!啊?!”

    月珑唇角微翘,抬手抚上了那张紧张至极的小脸笑道:“我没伤到自己,今儿你受了伤,我着实不舒服,所以……红儿……我错了……是我不该对大小姐动粗……今儿那些对你用刑的人都被我一个个斩了双手废了!”

    嫣红顿时瞪大了眸子,看向了地上的袋子,果然从里面散落出来几只血淋淋的断掌,不禁心头一阵恶寒。

    “你把陈皇后也……你知不知道这样给大小姐带来多大的麻烦?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