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8章挽霜阁】

    558章挽霜阁

    凌霜抿了抿唇,龙辰逸有时候是带着几分固执的,她不得不随着龙辰逸的步撵出了宫。

    出宫的时候换成了太子府的华丽马车,一路上龙辰逸始终沉默如斯,却还是紧紧握着凌霜的手,好似他一松开她便会消失了一般。

    凌霜抿了抿唇,该来的还是来了,她不得不开诚布公和龙辰逸谈一次。

    “龙辰逸!我在赤州城……”

    “回府再说!”龙辰逸仰着头靠在了马车里的织金软垫上,脸上却带着三生三世积淀下来的沧桑。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马车驶进了依然金碧辉煌的太子府。府里头的上上下下对于殿下突然回府顿时吓了一跳,忙迎了出来。

    “千山!命人收拾一下挽霜阁!本宫……”龙辰逸突然闭了唇,一边的凌霜凤眸狠狠一痛,忙垂首不语。

    挽霜阁?他早就修好了吗?还有千山……

    龙辰逸之前在荣宁宫听到凌霜的事情其实心头早已经风雪一片,如今实在是瞒不住自己心头的那抹刺痛和慌乱了。

    他是糊涂了吗?千山早已经因为自己的任性而死!

    凌霜看着龙辰逸那一瞬间的沉默和尴尬,暗自叹了口气道:“罢了!我陪你喝一杯去!”

    龙辰逸几乎凝固的表情终于缓了几分,自嘲般笑道:“我也是糊涂了的!”

    不多时太子府的丫鬟们将后花园假山上矗立的那座挽霜阁收拾了出来,玉石案几上摆满了京城中各样的点心和时令果子。

    凌霜缓步走进了挽霜阁中,四下一看居然到处用上好的水晶石镂刻装饰,即便是窗棂处也是紫檀木同水晶石完美的镂雕拼接而成。此处应该是整座太子府里最高的地方了,此番正值夜色降临,月移中天。坐在窗下,对月品酒,居然带着几分清冷高雅之美。

    水晶石将月光映射进轩阁中,整座轩阁便似乎矗立在云顶天宫中,自然带着几分霜华风姿。

    龙辰逸被两个小厮抬坐到了窗前的玉几边,将上好的梨花春倒进了碧玉杯子里,独自仰头饮下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在父皇的养心殿中。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将父皇气到吹胡子瞪眼的地步!你做到了,我便觉得你这个丫头着实有趣!”

    凌霜神情微微一动,缓缓坐下来,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却是轻轻抿了一口,入口带着几分苦涩。

    龙辰逸又倒了一杯道:“第二次,便是在陈国公府,你一袭大红裙衫,就像一团火一样刺进了我的眼眸中。从那个时候,我觉得我与你之间定会发生些什么?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让我心动不已!”

    “第三次是在芙蓉园,你……”龙辰逸唇角微翘,回忆往事总是美好至极的,“居然狠狠戏弄了我,给我画了像。我却舍不得重重惩罚你,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知道我此生都摆不脱不了你给我织就的梦境。尽管是梦境,可是我却甘之如饴。”

    他猛地灌下一口,却是咳嗽了出来。

    “别喝了!”凌霜抬手要拦,却被龙辰逸推开了手臂。

    “霜儿,”他俊朗的眼眸凝视着凌霜一字一顿道,“人人都说,生在帝王家最是无情,我曾经也是无情至极,可是我此生最大的错误便是动了不该动的情!凌霜……”他抬手抚过了面前女子的脸颊,唇角微翘,“我……尽管因为这份动情将自己害惨了去,可是我……从没有后悔过!”

    “别说了!”凌霜猛地垂首,眼角落下一滴泪。

    “这滴泪是为我而落吗?”龙辰逸眼眸中晕满了温柔,和着清辉却带着几分别样的惊心动魄。

    凌霜苦笑:“对不起,龙辰逸,我给不了你太多!对不起……”

    “凌霜!你走吧!我想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待一会儿!”

    凌霜一顿心头堵得慌,却还是不得不站了起来。

    “龙辰逸,不管怎样,我们都走到了这一步,戏已经开场,断没有回头的可能性。你……保重!”

    “保重!”龙辰逸斜倚在窗棂边,绣着暗金色双螭纹络的紫色袍角漫过了雪白的毡毯,堪堪举起酒杯冲凌霜微微一笑。那一瞬间间,他脸上的清华居然比满室的月辉还要明亮几分。

    这是凌霜从来没有发现过的美,她看着龙辰逸不禁微微一愣,心头更是刺痛了几分。她以前只觉得这个男人是个笨蛋,其实她总是忽略他身上独有的天家贵气还有那骨子里的清濯。

    凌霜抿了抿唇还是转身离开了挽霜阁,走的义无反顾。龙辰逸看着那抹俏丽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月影中,杯中酒,天上月,孤影自赏,纵然是拥有了整个天下那又如何?

    凌霜回到了府中,疾步向嫣红住的东轩阁走来,她心头担心着这丫头的伤势。不想徐太医迎面从东轩阁走了出来,凌霜忙上前问道:“我家婢女如何了?”

    “凌姑娘不必担心,”徐太医缓缓道,“只是伤了皮肉,筋骨倒没有大碍!老夫已经写了疗伤的方子,按照方子上的剂量服用半个月便能好利索了去。”

    凌霜心头稍稍松快了些,忙命人打赏了徐太医,自己几步走到嫣红的屋子刚推开门一股凌厉的剑气陡然迎面袭来,她忙侧身避开。

    身边跟着的小舞猛地欺身而上将凌霜挡在身后,冲着持剑冲出来的月珑斥道:“月珑!你疯了吗?!”

    “小舞你让开!”凌霜看着月珑琥珀色的眸子几乎变得癫狂至极,心头叹了口气。

    “凌霜!你怎么不去死呢?!”月珑没想到自己一趟差事办下来回到凌府后,居然看到了被抬进府中浑身是伤的嫣红,登时气疯了去!

    “先是姹紫,然后是红儿,胡离少了一条胳膊,文五爷连命都没有了,怎么跟着你的人都这么倒霉呢?凌大小姐,您喜欢折腾,您尽管折腾去,别连累我家红儿啊!她不欠你什么!”月珑几乎吼了出来。

    “月珑!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大小姐?你让嫣红姐姐醒来后怎么面对大小姐?”小舞登时恼了。

    “老子不管!”月珑猛地一剑刺了过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