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6章意外邀请】

    556章意外邀请

    “嫣红姐姐说是要替大小姐买东西,和婢子在锦绣阁外面分开了,”小舞脸色一变,“大小姐,不是出了什么事儿吧?要不要奴婢现在出去……”

    “不用,先看看这个徐嬷嬷是几个意思?”凌霜心头突然升腾起一抹不安。

    徐嬷嬷缓步走进了松林堂忙冲凌霜福了福道:“老奴拜见郡主!”

    凌霜微微笑道:“徐嬷嬷请坐!不知道今儿徐嬷嬷亲自跑一趟是为了……”

    徐嬷嬷却是整了整神色躬身道:“老奴也是奉主子的命请凌姑娘进宫一遭,皇后娘娘有些话要问郡主的。”

    凌霜凤眸一沉,暗道陈皇后得知太子出了事儿后,心痛之下病倒了去。近来一直没有露面,即便是她进宫看望太后和四殿下的遗孤时,陈皇后也因为生病拒绝了她这个未来儿媳妇的探望,今儿这是怎么了?

    陈皇后之前设计差点儿勾结老道杀了她,故而凌霜对陈皇后实在不待见的很,若不是看在了龙辰逸的面子上她根本懒得理会她。

    “徐嬷嬷能否告知皇后娘娘因何故召见我?”凌霜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素来小心得很,这个徐嬷嬷若是有什么话儿可以直接带给她,何苦要亲自让她进宫跑一趟?况且大婚在即,自己一个待嫁的新娘子偷偷溜进宫中显然不合适的很。

    徐嬷嬷看着凌霜渐趋冷冽的视线,不禁心头一惊,不过到底是随着陈皇后在宫廷中生存下来的老人了,还是有几分定力的。

    “郡主,皇后娘娘具体也没有告知老奴,只是说有几句当紧话儿要告诉郡主,其余的老奴一概不知,还请郡主移步荣宁宫小坐。”

    凌霜眉头狠狠蹙了起来,却不想徐嬷嬷从怀中拿出了一块儿配饰呈到凌霜面前道:“皇后娘娘说拿这个给郡主看,郡主若是看了自然明白皇后娘娘的意思。”

    凌霜一扫配饰猛地眼眸一闪,一边的小舞不禁一愣忙要上前却被凌霜示意退后。

    “徐嬷嬷,我的婢女嫣红可没有得罪皇后娘娘啊!”凌霜冷冷道。

    徐嬷嬷忍着凌霜瞬间压过来的威势恭恭敬敬道:“郡主,老奴就是个传话儿的,其余一概不知啊!还请郡主恕罪!”

    凌霜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一贯病恹恹不理事务的皇后居然演了这么一出,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不过今儿这一趟宫若是不去,嫣红定然凶多吉少。

    “既如此,徐嬷嬷带路,本郡主便随你进宫一趟吧!”凌霜淡淡道。

    一边的小舞在凌霜示意下缓缓退了出去布置,凌家这几日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应对宇文胤和方玉的身上了,谁能想到陈皇后这出子?

    凌霜跟随着徐嬷嬷出了凌府坐在了宫中停在门口的马车上,马车是宫里头专门出来才买办事的高级宫人们乘坐的马车,倒也令外面的人猜不透马车里居然坐着凌家大小姐。

    不多时马车便停在了西侧宫门处,徐嬷嬷将腰牌送到了守门的侍卫面前,侍卫一看是皇后宫里头的人倒也不敢横加阻拦打开宫门放行。

    凌霜随在徐嬷嬷的身后沿着青石小径穿过御花园便到了荣宁宫,里面守着的宫人忙迎了出来,看着凌霜的神情自然是小心翼翼伺候着。荣宁宫中的宫女掌事嬷嬷们自然都晓得这位马上要入主东宫的太子正妃,自然十万分的小心谨慎。

    凌霜立在了正殿的青石台阶上,徐嬷嬷进去禀告,不一会儿便将凌霜迎了进去。

    十二扇紫檀木屏风将正殿里面的软榻与外隔间分开了去,凌霜眯着眼睛看着一块块三尺见方的大青石转拼贴无缝,四周打磨出四喜如意云纹图案,端的富贵堂皇。

    透过屏风隐隐约约便看到软榻上坐着的气度雍容的陈皇后,虽然勉强盛装打扮,可是总有那么一抹颓丧的气息弥漫而来。

    凌霜上前一步行礼道:“凌霜拜见皇后娘娘!”

    “免礼了吧!”陈皇后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沙哑,显然太子爷的事儿对她的打击是极大的。

    “徐嬷嬷留下,其余的人都退下吧!”陈皇后指着凌霜又道,“你过来!”

    凌霜唇角微微一翘,露出一抹冷意瞬间消散而去,缓缓绕过了屏风却看到了地上昏迷不醒的嫣红,猛地蹲了下来查看。嫣红浑身都是伤,显然被动了重刑的。两只手的手指都被夹得血肉模糊,她小心翼翼摸向嫣红的脉搏,心头却是稍稍安定了几分。嫣红只是伤重昏迷,倒也没有大碍。

    她猛地仰起头看着正位上神色有些暗沉的陈皇后冷冷道:“皇后娘娘,我还真不知道自己的婢女怎么得罪了您,何至于将她弄到这宫里来受刑?“

    陈皇后淡淡道:“若是本宫不将你的婢女弄进这荣宁宫,还怕你不肯来呢!“

    凌霜嗤的一笑,抬手却是将嫣红扶靠在了椅子上,随即看着陈皇后冷笑道:“陈皇后,我这婢女虽然身份不高,但若是她的手出了什么状况,老子便把你的爪子也卸下来!”

    陈皇后心头本来有气看着凌霜这样嚣张的模样更是压不住火,猛地一拍手边的小几站了起来盯视着凌霜道:“你将本宫儿子害到了此种地步,你还这般目无尊长!成何体统?”

    凌霜凤眸一冷淡淡笑道:“我害了你的儿子?呵!陈皇后,若是你真的关心太子还请守好一个母亲应该做的本分!”

    “本分?”陈皇后气的身子发颤,点着凌霜的鼻尖道,“你这个贱人居然敢和本宫说什么本分?幸亏本宫刚刚得了消息,你在南疆征战的时候早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你作为未来的太子妃,居然违背妇德,勾三搭四,做出了那种羞耻之事!亏得太子还眼巴巴的赶去看你,你对得起本宫儿子的一片真心吗?你身边的恶奴居然替主子隐瞒这等龌龊之事,别说用刑本宫杀了她都不为过!”

    凌霜心头狠狠被人撕裂开一个口子,在赤州城与方玉的一夜纠缠是她不能碰触的伤疤。这件事情除了她和方玉两个人之外只有最心腹的嫣红等几个人晓得,如今却是传到皇后的耳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