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章 可以吻你吗】

    554章可以吻你吗

    凌霜看着身边这个曾经张扬傲气的男子,虽然如今看起来比刚回宫那会儿气色好多了,可到底还是多了几分阴戾之色。

    一个男人被害到了此种地步,还不如去死,如今的龙辰逸每走一步都是在刀尖上跳舞,痛不欲生。好不容易她出谋划策,将三皇子逼到了这份儿上,可是到头来却只得了一个圈禁的结果。别说是龙辰逸,凌霜也是分外的不满。

    “罢了!你且听我说!”凌霜一把拽住了龙辰逸的手臂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先别急。想想人老了虽然脾气见长可是龙辰轩毕竟是皇上的亲儿子,要杀自己的儿子,到底还是心软几分的。这个时候,你千万要撑得住阵脚。你父皇若是探听你的意思,你切不可透露出想要杀三皇子的心思。非但不能透露出你想杀他,你还得去保下他,替三皇子求求情晓得吗?”

    龙辰逸的眸子狠狠闭了闭随即叹了口气道:“霜儿,我晓得你为我做了很多,这一次是我连累你了。”

    凌霜心头松快了些,之前在太后那里看望四皇子的遗孤,便听到了承平帝要圈禁三皇子的消息。她就是怕龙辰逸沉不住气,急急忙忙赶了过来,如今一看他较之前沉稳得多,自己倒也放心了。

    “那好,你我二人最近还是回避的好,我先走了!”

    “霜儿,”龙辰逸一把拽住了凌霜却是带着几分不舍,与那不舍中又添了几分自卑缓缓道,“其实,我都晓得,我晓得我配不上你。霜儿,不管未来怎样,我会放你离开的。”

    凌霜心头一顿,却是涌出一抹复杂的情绪来。龙辰逸在她的人生中真的是个特殊的存在,特殊到她如今不知道该如何待他。

    “龙辰逸,我只能帮到你这一步,皇宫不是我的归宿,你应该……”

    “我明白,”龙辰逸轻轻放开凌霜的手臂,“若是顺利的话,待我登基之后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假的身份,让你没有后顾之忧的离开。凌家和文家的宗亲们我也会好好照顾到的,你且放心。只是近来我老是做梦,每个梦中都有你翩然而去的背影,我……我只是有些不舍罢了!霜儿,你不欠我什么,也不欠任何人什么,我只希望你今后能顺风顺水,平平安安便好!”

    “谢谢,我会护着你走下去,走到你再不需要我的相护,毕竟你是我在这宫里头最好的朋友,不是吗?”凌霜伸出手。

    龙辰逸有些愣怔的看着眼前的纤纤素手,轻轻握住却猛地将凌霜一把拉进了怀中。

    凌霜心头一跳,忙撑着龙辰逸的胸膛,有些尴尬的看着他。

    龙辰逸淡淡问道:“霜儿……我能……吻你吗?我在梦中已经期盼了很久,我想吻你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凌霜心头猛地生出几分不祥来,可还是点了点头,那双眼眸中的绝望让她无法拒绝,她微微闭上了眸子。

    阳光顺着窗棂照射在了凌霜干净俊俏的脸上,龙辰逸几乎带着几分虔诚捧着凌霜的俏脸,像是他手中捧着的是整个世界。

    他缓缓俯身,一个淡淡的吻却是落在了她光洁的额头上,随之而来的一滴灼热眼泪烫得凌霜的灵魂都抖了几分。

    龙辰逸的唇瓣只是轻轻一擦而过,就像湖面上的浮光掠影般消失不见,他抬起了身子擦掉了自己眼角的泪温柔笑道:“霜儿,谢谢,谢谢你的美好,让我今生可以有梦而来。保重身子,去吧!我也累了!”

    龙辰逸将凌霜轻轻推开,便卧倒在了软榻上,面朝着锦缎帐子再不看凌霜一眼。

    凌霜呆呆的站起身来,看着那抹明显消瘦得厉害的背影,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即便是她拼尽了全力将他扶上那个位置,他真的开心吗?

    她顿了顿还是咬着牙疾步离开了东宫,每个人都有自己无法推脱的责任,这大概就是人生的无奈吧!

    入夜时分,三皇子被贬为庶人并被圈禁的消息不胫而走,朝堂中再一次风起云涌。凌府又成了京都中备受推崇的所在,只是凌霜之前便做好了准备推掉了一切官职。那些想要登门拜访的权贵倒是没法子同凌霜拉拢什么。

    毕竟人家一个女孩子家,而且是即将要出嫁的姑娘,那些大老爷们儿总不好上门的吧!于是那些贵族门庭的夫人小姐们倒是起了大作用,纷纷上门不是找凌霜赏花,便是一起钻研琴技,甚至还有的上门向凌霜讨绣花的花样子。

    凌霜对这一切都以待嫁闺中,并且学习宫中礼仪为由推脱了去。这下子倒也耳根清净了不少,她明白这样的境况下低调才是做人的本分,她可不愿意犯下三皇子那样的低级错误。

    “大小姐!”小舞急匆匆走进了凌霜的书房,神情中带着几分郑重之色。

    凌霜冲嫣红使了个眼色,嫣红忙退了出去守着门口,不准闲杂人等进来打扰。

    “宇文胤那边有消息了?”凌霜放下了手中的笔看着身着夜行衣,易容成青年男子的小舞。

    “回禀大小姐,我们之前找到的那些关于宇文胤和三皇子勾结的人证死了。”

    “什么?”凌霜猛地抬眸,凤眸微微一凝,这宇文胤倒是真有些本事,“你们不是将那个桃花渡的小厮抓到手了吗?”

    “是抓到手了,可是还没有审问,那人便毒发身亡了!”

    “安国侯府那边我们的人混进去了吗?”凌霜晓得宇文胤很棘手但是没想到这么棘手,到嘴边的鸭子还能飞了。那个小厮是见证宇文胤和三皇子多次暗中勾结的见证人,应该是方玉那边的手下,只是没想到被她抓到了还能被人毒死。方玉和宇文胤的手伸得够长,居然探到了她的暗影这边!

    “你最近好好清点一下咱们这边的人,什么样的人可疑想法子排查清楚,然后悄悄处置了去!”

    “是!”小舞有些愧疚,自己的人出了岔子,她有点儿交不了账。

    凌霜看着她窘迫的脸安慰道:“不怪你,想当初我精明至极还不是让宇文家的暗桩何赢渗透了进来。咱们的人不也混进了宇文胤那边,你告诉他们要小心一些,最近不要轻举妄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