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3章 颠覆朝堂】

    553章颠覆朝堂

    凌霜凤眸扫过了层层叠叠繁复的花瓣缓缓道:“叶南曾经同我说过,她之前给皇上看过失眠之症。若是皇上一旦出现呕血的征兆,那么也就在这一两个月的光景了!你留在京城中好好做你的御林军总统领,龙辰逸虽然糊涂了一些,但是用人上面却是不糊涂的。他一旦登基必定会重用胡家的人,你好好干!到时候再娶上一方妻妾,儿女成群……”

    “凌霜你想多了,今生我都不会再娶妻!”胡离突然觉得心头有些堵得慌,脸色微微一变便大步离开凌霜,刚走了几步却又猛地折返回来盯视着凌霜低声斥道,“凌霜,你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凌霜一愣,却看到胡离生气的背影越走越远,她唇角晕出一抹苦笑。不是不知道胡离的情意,可是他要的她给不起。

    情这个字谁能说得清,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又该如何是好?况且凌霜晓得,胡离心心念念的是过去的那个凌霜而不是如今面目全非的她。她有什么资格占据了这具身体,还要无耻的占据她一生信赖的那个狐狸兄弟?

    “冤枉啊!大人!草民冤枉啊!”突然一阵阵凄惨的哭声打破了毓秀河畔的繁花似锦,刚一出现在河畔青石道上的祁王马车便被一群衣衫褴褛的百姓堵住了去路。

    这事儿倒也是新鲜的很,京都中很少有当街拦着王爷马车告御状的事情了,一时间人们纷纷涌了过去。

    “大小姐,祁王的车驾被拦住了!”嫣红忙过来禀告。

    凌霜点了点头,唇角闪过一抹冷笑道:“走!去看看热闹!这可是京都第一大案,指不定要牵扯出多少党羽,不知道宫中的皇上能不能撑得住?”

    几天后的养心殿中,承平帝早已经勃然大怒,龙案上的笔墨纸砚摔了一地。祁王躬身立在一边,偷瞄了一眼一边跪着的三皇子。

    龙辰轩此番却是脸色死灰一片,整个人匍匐在了鎏金地面上,阵阵寒意席卷了他浑身的毛孔经脉。

    不远处地面洒落着一些卷册,每一册都是他近几年来大肆圈地残害百姓的证据。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父皇命人在彻查明州圈地案的证据时,居然在他的老宅中查出了龙袍,龙椅等物品。

    “父皇!父皇!儿臣冤枉啊!父皇!”龙辰轩膝行至承平帝面前一把抱住了自己父皇的腿大声哭了出来。

    “父皇,近来京城中一件件,一样样针对儿臣的做法都是有人暗中构陷儿臣啊!儿臣断然不会做出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父皇明鉴!”

    “孽子!”承平帝一脚将龙辰轩踹开。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近来这些事情确实是一桩接着一桩令人不得不怀疑有人故意陷害,可是龙辰轩若没有那么多弊病如何能给人钻了空子?

    难不成明州圈地打死人命,与朝臣结党营私,迫切想要登基上位这些事儿也是有人陷害他吗?他冷冷看着自己的三儿子道:“都是朕错了,朕当初就不应该听了你母妃的谗言给了你那么多权柄,以至于你如今是非不分,残害手足,虐杀百姓,结党营私,都是朕错了!朕……咳咳咳……”

    “皇兄!”祁王大惊失色忙将气的摇摇欲坠的承平帝扶住了,心头却是一颤,皇兄这几日经历了太子的变故,如今又看到三皇子生出异心,这身子骨怕是熬不到了。

    承平帝将喉咙间涌上来的腥甜强行压了回去,颤抖着手点着龙辰轩道:“来人!给朕……“

    龙辰轩心头一惊忙跪在地上狠狠磕头道:“父皇,儿臣是真的冤枉啊!儿臣求父皇做主……儿臣……求求父皇了……“

    龙辰轩再没有了之前的趾高气扬,此番抱着承平帝的靴子哭得分外凄惨:“父皇,儿臣知道自己一向做的不够好,让父皇生气!可是……父皇还请饶了儿臣这一次……儿臣只想在父皇跟前尽孝……儿臣……呜呜呜……”

    祁王暗自不禁感慨,这个三皇子还是有些道行的。事已至此,若是一味强硬反而会死得更快,此番苦苦哀求倒是能引起皇兄的一番怜惜来。

    承平帝闭了闭眼眸道:“来人!将这个孽子关在宗人府圈禁起来,废掉皇子身份,贬为庶民!”

    龙辰轩狠狠吸了口气,抹了一把眼泪跪在地上磕头谢恩。只要今儿父皇没有将他处死,他便还有机会。

    消息迅速传到了东宫,端坐在东宫软榻上的龙辰逸却是扬手将手中的杯盏摔了出去。他俊朗的眉眼掠过一抹暗恨,龙辰轩都犯下如此重罪可还是被父皇免了死罪,他好恨!

    “太子爷!凌姑娘来了!”一边伺候的掌事宫女忙进来禀告。

    龙辰逸脸色稍稍和缓了几分忙道:“请她进来,对了,那些她爱吃的点心你们也端上来。太后那边的规矩多,她定然拘礼得很,此番该是饿了的。”

    几个宫女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不多时一袭淡紫色裙衫的凌霜缓步走进了东宫。

    “凌霜参见太子殿下!”凌霜走到软榻边刚要福了下去却被龙辰逸探出手臂扶了起来。

    “霜儿坐吧,来我这里不必拘礼,你我之间何须用得着这一套,来,坐下说!”

    凌霜凤眸一动,扫了一眼左右服侍的宫人缓缓道:“凌霜不能违背了君臣之礼,太子爷的关爱让凌霜受之有愧。’

    她硬生生的跪了下来将该行的礼规规矩矩做完,龙辰逸也不笨,知道凌霜这是做给别人看的,只得硬着头皮受了她一拜,随即将左右的宫人撵了出去留下了凌霜说话。

    “霜儿,先吃点儿点心再说,近来有没有人为难与你?好些日子不见了,也不知道你过得好不好?”龙辰逸心头有千言万语到头来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得将心头最担心的问了出来。

    凌霜看了看地上被龙辰逸摔碎了的茶杯压低了声音道:“龙辰逸,你个笨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收起你的小孩子脾性!”

    龙辰逸脸色一红,却是咬肌绷得紧紧的,转眸看着东宫窗户外面洒落进来的光影冷冷道:“我真的是好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