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4章证据确凿】

    544章证据确凿

    “凌将军是在说笑话吗?”龙辰轩缓缓转过身来看着凌霜的凤眸,心头却是恨极了,脸上依然淡定从容至极,“本宫这段时间一直在宫中服侍生病的父皇,你哪只眼睛看到本宫要谋害太子?凌将军!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凌将军说话之前还是要三思啊!”

    龙辰轩近来在龙辰逸离开京城的这段儿日子里确实低调得很,尽心尽力服侍生病的承平帝,倒是赢得了承平帝的好感。

    凌霜淡淡抬眸看着龙辰轩道:“三殿下这么捉急澄清自己是不是心虚啊?”

    “凌将军,你怎么可以血口喷人呢?三殿下近来在京城赈济因战乱而起的流民,修建河渠安抚百姓,一笔笔都是有目共睹的啊!”

    “是啊!凌将军怎么可以这般胡言乱语呢?谁不知道三殿下与太子爷是手足情深,太子爷不在京城的这段儿日子,三殿下每天去皇后娘娘那里请安问候的啊!”

    “实在是无稽之谈啊!”

    “凌将军你这样无事生非倒是带着几分撇清自己罪责的嫌疑啊!”

    “凌将军……”

    金銮殿中几乎一多半儿的官员纷纷谴责凌霜,跪下来替三殿下鸣不平声冤,倒是一时间将大殿搅合的热闹非凡。

    方玉冷眼旁观唇角却是藏着几分冷意,这帮不上道的笨蛋!霜儿这样做分明是给他们挖了一个坑,这金銮殿上替三皇子求情的人越多,三皇子死的也就越快。

    承平帝虽然年老但是还没死呢,这一个个的跪下来在三皇子面前表忠心,当老皇帝不存在吗?

    宇文胤脸色渐渐暗沉了不少,凝神却是看向了一言不发满脸委屈的凌霜,暗道果然是奸诈的女人。

    承平帝眸色变了几变,突然沉声道:“凌霜!朕再告诉你一次,想说什么便随着朕移步养心殿,不想说那就现在滚到闽南去!”

    凌霜忙诚惶诚恐的叩头道:“臣……遵旨!“

    谁都没有注意到她凤眸中掠过的一抹亮色,对三皇子和他背后的那些支持者们的反攻倒算才刚刚开始,她有的是机会。今儿这一出子戏算是唱够了,以后咱们慢慢玩儿!

    “父皇!”龙辰轩看到了父皇的脸色不对,心头猛然心惊忙跪下来道:“儿臣断没有害太子哥哥,父皇明鉴!儿臣……”

    “罢了!你也一并来!方大人你也来吧!”

    方玉眼角一跳,不禁暗自苦笑,皇上还真把他当成自己人了,忙躬身行礼道:“臣遵旨!”

    承平帝一甩衣袖出了金銮宝殿,留下了一群跪在地上面面相觑的大臣。文相待承平帝离开后缓缓站了起来,眸间却是多了几分欣慰之色。霜儿这丫头果然足智多谋,他之前的担心倒是多余了几分。

    养心殿中,承平帝冷冷坐在了龙案后面的椅子上看着凌霜,心头却是滔天的怒意还有深深的无力。他还没死呢,这一个个便是要翻天了吗?

    “凌霜,你知道今天在金銮殿上说的是什么吗?将你的证据拿出来,若是有半分差错,朕绝不会善罢甘休!”

    龙辰轩到如今却是有些反应过来了,刚才那么多大臣替他求情辩解实在是好心办了坏事儿,此番倒是不敢再说一句辩驳的话。

    他轻轻看了一眼一边垂手而立俨然中立态度的方玉,希望这小子是真的对凌霜绝了恩义的,他需要方玉站在他这一边。

    凌霜缓缓躬身道:“皇上,臣所言句句属实,请皇上宣臣带来的几个证人!京都桃花坞东十八街最东面的院子里藏着这些证人,臣派人严加看管,请皇上将那些人传召进宫中便能洗刷臣身上的冤屈。”

    “魏公公!你去一趟!”

    “是,皇上!”魏公公看着今日的形势实在是紧张之极,他明明是宇文胤的人倒也不能做什么手脚,忙退了出去。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魏公公便将四个人带回到了养心殿,那四个人三男一女,穿着打扮也是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地方都是脸色一片死灰,其中三人甚至战战兢兢带着几分恐惧。

    凌霜凤眸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这些人,点着其中的一个妇人道:“皇上,我想关于那些令太子爷乱了阵脚的谣言,这位妙音坊的秦妈妈想必会告诉皇上的。”

    承平帝眉头一蹙扫了一眼秦妈妈冷冷道:“尔等大胆贱民还不从实招来!”

    秦妈妈被带进皇宫的时候便已经浑身哆嗦了个不停忙磕头道:“皇上饶命啊!老奴都是得了三殿下的好处,让老奴将凌将军的消息通过妙音坊的歌姬们散布出去的。三皇子说……说只要事成之后便许给民妇万两黄金……”:

    “你这娼妇!休得胡说!”龙辰轩气的脸都绿了,他什么时候和这个秦妈妈打过交道?他倒是命人将消息通过勾栏瓦肆散布出去,但是自己绝对没有亲自和这个秦妈妈打过交道的。

    “父皇!凌霜串通这贱妇威胁皇儿……皇儿断没有……”

    “皇上饶命啊!”秦妈妈哭的梨花带雨忙从怀中拿出了一沓银票,那些银票还是簇新的,只是银票上却是盖着瑞王府的印记。

    大燕朝每年的皇家供奉月例银子统一存在了永泰钱庄,永泰钱庄为了方便各个王府支取,银票上都印了各个王府的印记。除了大宗银子的交易,一般不轻易出示,却不想秦妈妈手中居然有这么多瑞王府的银票。

    即便是承平帝也不能不相信,自家的三儿子确实同秦妈妈的关系匪浅。三皇子龙辰轩更是惊呆了去,凌霜怎么把这些银票弄到手的,随即猛地想起了自己曾经同江南漕帮做过一笔交易用的便是这些银票。

    如今漕帮在凌霜的控制之下,银票自然成了栽赃陷害的绝佳手段。一边的方玉垂眸深思,妙音坊的秦妈妈素来干尽了伤天害理的事情。若是她看上哪个小户人家的女孩子,要么抢来,要么使出阴谋手段买来,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女子。只是不知道凌霜到底是抓了这老鸨什么把柄居然让这个见财起意的女人甘愿站出来诬告三皇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