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2章 质问】

    542章质问

    宇文胤淡淡看了凌霜一眼道:“凌将军,你刚刚回京还是小心为好,朝堂之上岂容调笑?”

    凌霜绝美的容颜渗出一抹雅痞至极的笑容,左右看了看,却冲胡离问道:“胡离,你有没有看到一条汪汪乱叫的大狼狗啊?”

    胡离一口气噎在了嗓子口,咳嗽一声道:“末将不曾见!不过刚才确实听闻有狗叫的声音。”

    宇文胤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却还是忍了忍不再理会。

    “没劲儿,明明看到一条狗在这里替主子乱吠的,怎么老子一出声就没气儿了呢?”凌霜伸了个懒腰抬起脚步迈上了玉石台阶。

    她只顾着同宇文胤斗嘴却没有察觉到背后方玉投在她身上的视线,温柔中带着几分无可奈何的宠溺。普天之下敢骂宇文长公子是大狼狗还没有死翘翘的大概只有这丫头了,他顿了顿随同一批文臣也迈上了台阶。

    不多时承平帝在众多宫人的簇拥下走进了金銮殿,自己最器重的儿子变成了阉人,到底还是让老皇帝的脸色更加颓废了几分。

    凌霜躬身垂首立在了阶下,心头对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却是带着几分隐隐的期盼。她凌霜最不怕的便是浑水,她倒是希望那些想要她死的人麻利点儿,快些放大招出来,好让她练练手。

    承平帝锐利的视线扫向了台阶下的那抹娇红,眸底的深意却是不言而喻的。他没想到凌霜这么乖巧听话,居然真的放弃了五十万大军的指挥权几乎是只身一人回到了京都。可是这女人却是间接害惨了他的儿子。

    “凌霜!太子的事情朕希望你给朕一个交代!”承平帝今儿倒是开门见山,只是不管寻常父亲还是身为帝王的父亲看到太子爷那个样子恐怕都连最后一丝面子上的薄纱也撕碎了吧?

    他冷冽的视线逼向了凌霜,太子爷偷偷溜出京城是为了看自己的未婚妻凌霜,被残害也是在凌霜管辖的南疆战场,最后也是凌霜将太子带了回来。

    不管凌霜多么冤枉,太子出事却是和凌霜有着莫大的联系,这事儿不问她问谁去?

    “臣有罪!”凌霜缓缓站了出来跪在了承平帝的面前。

    她这一出倒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胡离心头一跳,这丫头疯了吗?怎么丝毫不辩解,反而自己贴了上去认罪的。她这是认得哪门子罪?

    “你何罪之有?”承平帝握着龙座扶手的苍老手掌已然是青筋暴凸,那可是他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儿子啊!是他最喜欢的儿子,龙辰逸若是没有凌霜这个红颜祸水侵扰,其他哪件事情不是办的妥妥当当的?他心头虽然晓得凌霜不至于做出弑君的事情,但是他还是恨着这个祸害自己儿子的女人。

    凌霜重重磕了一个头道:“臣没有保护好太子爷,是臣的失职,臣罪该万死!”

    “凌将军还真的是失职得很,”户部尚书李崇义缓缓站了出来,他的女儿李嫣因为凌霜的缘故死在了太子龙辰逸的手中,如今龙辰逸变成了这番模样,他心头不知道快意多少倍,随即冷冷笑道:“哪个将军上战场不吃点儿苦头?偏生凌将军娇弱说自己身负重伤,不日将要身亡,太子莫不是得了这消息如何能离京去看你?若不是你暗自偷偷送信给太子殿下,殿下哪里能这般轻易上了你的当?听闻凌将军素来不喜欢太子,谁能猜得到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太子就是被你害惨了去!”

    “皇上!”胡离忙站了出来,一边的胡刚徵狠狠吓一跳,晓得自家小子对凌霜情深意重可是却没想到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没看到皇上的脸色也气的发青吗?太子作为国之储君遇害这事儿,就是一个无底洞,谁参合谁掉进去,到时候尸骨无存。

    “皇上!”胡离跪了下来道,“臣在南疆的时候跟随在凌将军左右,凌将军忠君爱国有目共睹。赤州城大战之后凌将军身受重伤,连着昏迷数日不醒,根本不可能写信给太子爷。战场上风云突变,敌军重重包围凌将军也不可能设下什么圈套让太子以身涉险。臣认为皇上应该派人彻查京城中的勾栏瓦肆场所,将那些曾经散布凌将军身受重伤即将不治身亡消息的人揪出来。这件事定是一个阴谋!”

    承平帝脸色顿时微微一变,宇文胤狭长的墨眸轻轻扫了一眼胡离,眸底却是多几分异色。果然不愧是那女人身边的得力干将,一语中的,点到了问题的关键之处。不过他宇文胤行事素来不留马脚,那些散布谣言的幕后黑手早被他处置了,凌霜根本抓不到证据。

    “臣认为不妥,”李崇义忙道,“京都中当年流传这个消息的人着实多如牛毛,怎么查?况且到底是谁散布谎言,万一是凌将军呢?”

    “方大人你说呢?”承平帝看着一直默然不作声的方玉缓缓道。

    凌霜的脊背不露痕迹的微震了一下,她倒是要看看方玉怎么说。

    方玉缓步站了出来道:“回皇上,臣认为彻查勾栏瓦肆着实不妥。”

    凌霜听方玉如此一说,两只手紧紧抠着青石地面的缝隙,果然连半分情面也不给,冷漠无情到此种地步。

    胡离猛地抬眸看向了方玉那张淡雅温润的脸,心头一阵阵愤恨。霜儿待他掏心挖肺,他却这般无情无义。谁都晓得只要将撒布消息的源头抓到,凌霜身上的冤屈便能洗清,这厮实在是让他恨不得一剑砍死他。

    方玉丝毫不在意胡离冰锋一样的视线缓缓道:“皇上!如今战乱初平,所谓百废待兴。若是再因为这件事情将整个京城的民心搅动起来,徒增怨言。况且即便是要彻查勾栏瓦肆也是不妥当的,莫非传递消息非要通过勾栏瓦肆才能传递出来吗?到时候若是一二贪功无良的官吏乱抓人,岂不是民怨沸腾?臣认为大大不妥,这件事情要查还是先从南疆那群陷害太子爷的凶徒身上查为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