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章 制造证据】

    539章制造证据

    凌霜骑着马径直回到了松林堂,凌府内的小厮们早已经习惯了大小姐在府内骑马,但是今儿大小姐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得很。

    凌霜冲到了松林堂门口跃下马背,将马鞭扔给了一个随从命他下去好生喂马,自己却是疾步走进了松林堂的轩阁。

    嫣红忙迎了上来,看着凌霜脸色煞白,一把扶着她却发现凌霜衣襟上居然带着几点血色,不禁大吃一惊。

    “大小姐!你怎么了?哪里伤到了?”

    凌霜捂着心口却是疼的说不出话来,虽然百川老人和叶南的医术了得,但是毕竟赤州城那场生死之战到底还是损耗了她的身体。

    加上围困居延城,太子龙辰逸又给她惹了这么一出子乱局,她能撑到现在没有倒下已然是强弩之末了。

    “无妨!吃几粒南儿给我的那些滋补的药丸便好!”凌霜捂着胸口径直走进了内堂,嫣红忙将药丸取了出来端着茶盏伺候凌霜服下,将她小心翼翼扶到了软榻上躺好。

    “大小姐也真是的,三小姐那么求大小姐,大小姐却还是将三小姐撵走了去!如今身边连个照顾大小姐身子的人也没有……”

    “不必再说了,”凌霜将药丸服下才觉得缓过劲儿来,闭了闭凤眸道,“我欠着那丫头太多情分,京城中的死局不能将那丫头搅合进来。顾啸云和南儿夫妻两帮了我太多了,若是将他们也折进来,我于心有愧。既然是死局,老子一个人死磕就成了,何必拖累那么多人!”

    “大小姐……”嫣红声音微颤,“你给每个人都安排好了退路却独独没有自己的,奴婢……奴婢不忍……”

    “你这傻丫头,”凌霜抬手将嫣红的手紧紧攥住笑道,“我若没有金刚钻定不会揽下这瓷器活儿,我会全身而退的。说正事儿,你去茂祥当铺将小舞叫来,我有话要吩咐。”

    “是!”嫣红到底还是拗不过凌霜去,幸亏凌霜的茂祥当铺是她留在京城中的最后一柄利剑,大小姐是不会输的。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暖阁的门帘被掀了起来,一个身着淡绿色平罗裙衫的娇俏女子急忙走了进来,正是凌霜一手培养起来的暗影头子小舞,与她哥哥一暗一明成为凌霜的左膀右臂。

    此番她娇美的脸上早已经褪去了过去的青涩,带着几分成熟起来的干练,一看便让人觉得办事踏实放心。

    “属下拜见大小姐!”小舞已经有半年多没见着凌霜了,此番凌霜将她召集到松林堂,自然带着几分欢喜忙躬身行礼。

    “小舞,坐吧!”凌霜点着一边的椅子,又冲嫣红道,“你也坐下来,咱们三个人好好商议一番。”

    凌霜在下人们面前素来不端着什么架子,两个人倒也晓得她的脾性忙坐了下来。

    “小舞!那些死士准备好了吗?”凌霜拧着眉头似乎在下一个决定。

    小舞忙回道:“都已经到了京郊,只等大小姐下令了。“

    “嗯!还有三皇子的凝血卫调查的怎么样了?“

    “回大小姐的话,奴婢在广陵郡下了大力气也仅仅摸到了凝血卫的皮毛而已,至于当初围杀太子爷的那批人,居然凭空消失了去。“

    凌霜唇角微冷:“消失?怕是真的消失了去!龙辰轩此人绝不是草包,做事从来都是心狠手辣的,那些围攻太子的人怕是已经被灭口了吧?“

    “大小姐,那我们该如何是好?”嫣红不禁一阵捉急,“如今若是拿不出三皇子对太子不轨的证据,大小姐怕是要被皇上怀疑的。”

    “哼!当今圣上最大的毛病便是疑心重,虽然令人生厌,倒也是我们可以好好做文章的地方,”她凤眸一冷,“小舞,你对凝血卫的调查有些什么结果没有?”

    小舞脸上掠过一阵愧疚诺诺道:“属下无能!只调查出了凝血卫一般的组织机构还有他们平日里穿戴的服饰用度,其他有价值的东西丝毫没有查出来……”

    “没关系,”凌霜冷冷笑道,“既然我们没有证据证明假仁假义的三殿下对太子爷的狠辣,那么我们可以制造证据让这件事情大白于天下。我们不理会皇上会不会彻查,只要皇上对他怀疑便罢!”

    嫣红和小舞顿时明白了凌霜的意思,是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况且三皇子本来就有罪,只要将这浑水搅合起来,谁他娘也别想好过。

    承平帝疑心病重,凌霜便来了一个将计就计,让他对三皇子也狐疑起来,这真的是一条浑水摸鱼的好计策。

    “嫣红,你让月珑跑一趟明州,天门宗的那些匠人们拨给他管。给我将龙辰轩在明州的宅院下面打个洞!”

    嫣红登时瞪大了眸子,表小姐穆静香虽然和大小姐闹翻了倒是那天门宗的掌门令牌没有收回去。里面那些个打洞挖地道的大哥们着实给力,连自家大小姐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想当年挖洞偷楼老爷子的小妾,刨段佑天的祖坟,那些光辉事迹都是这些大哥们一样样做出来的。一听大小姐要利用这些人倒腾三皇子在明州封地上的宅子,她心头便觉得三皇子要倒霉了。

    “小舞,京城毓秀河不是要修建新的渡口吗?据说这可是方大人的手笔……”凌霜语气中的嘲讽带着几分冷意。

    这下子嫣红不淡定了,大小姐大晚上出去了一趟,怎么说起姑爷来却是多了几分冷意?姑爷也真是的,大小姐都回京了也不来看看大小姐?莫非男人当真都是薄情寡义之人?

    她小心翼翼看了大小姐一眼动了动唇还是说了出来道:“这渡口既然是姑爷……”

    “什么姑爷?”凌霜声音骤然冷了几分,“你们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这个词,我凌霜的眼睛该有多瞎才会上了他的当,从今往后我和他桥归桥,路归路,没半毛钱关系!小舞,你派人将我之前命你们雕刻好的那块镇水石兽乘着夜色埋进河边的土里去,记着一点石像上要刻着龙辰轩的生辰八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