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章 呕血】

    537章呕血

    “呵呵呵……”凌霜咬着牙冷冷笑道,“我说嘛!方玉怎么那么好心调集血影门的人帮我?原来跟这儿等着呢!我……算是……明白了……你们其实一早就开始算计太子,是吗?”

    宇文胤眸色微动,这丫头猜得实在是太准了,不过她能这样想,他是满意的。

    “凌将军总是这么……聪慧异常!只可惜如今你即便是对皇上说了什么也没有人信你的。”

    “老子晓得了,你可以滚了!“

    宇文胤缓缓转身,刚走出几步却不想身后早已撑不住的凌霜一口血喷了出来。他紧紧握着拳头,拼命压制住了自己转身回去的冲动。

    可是那股子掏心挖肺的痛楚让他还是猛地回头向前抢了几步,刚要抬手扶住凌霜缓缓顺着墙壁滑下来的身子,不想凌霜打了一个呼哨。

    烈火瞬间从阴影中疾奔而来,凌霜捂着心口跃上了马背,骑着马冲进了夜色中。

    宇文胤几步走到了凌霜刚才呆着的地方,再也掩饰不住心头的慌乱,探向墙壁边那血迹时手却抖得不成样子。

    “长公子!”身后的暗卫回禀道,“三殿下请长公子回东苑。”

    “……晓得了……”宇文胤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将这血迹用水冲干净,不要将凌将军吐血的事情说出去,明白了吗?”

    “是!”

    宇文胤狭长的墨眸紧紧闭了闭,如今京都中的局是姑父龙煜天亲自布置的。他等了二十多年的心血布置这个局,岂能让凌霜一个人便毁了去。凌霜明明知道这是个绝杀的局还要赶回来,这让他心头五味杂陈。

    姑父曾经说过,他登基之时便会将凌霜完全交给宇文家的人处置。凌霜杀了宇文家的三个儿子,可是为何自己看着她如今心力交瘁呕血的样子却丝毫没有报复的快意,反而心头更痛了几分。

    宇文胤猛的一拳砸在了墙壁上,将心头那点子对凌霜来说不值钱的疼惜借着这钻心的疼痛抹杀了去。

    “大哥!”宇文川早已经看到了自家大哥对凌霜的那点子担忧和心疼,只得将自己的身子隐在了黑暗中不敢打扰他。

    如今看着大哥居然将自己伤了,他再也顾不得什么忙冲了出来,一把抓住大哥的手臂,看着他拳头上渗出的血不禁一惊。

    “无妨!”宇文胤轻轻推开了自己唯一的弟弟,从外袍里面的内裳撕下一条绢帛将自己的手掌裹了裹,“回去吧!否则龙辰轩该怀疑了!”

    东苑中依然是歌舞升平,三皇子龙辰轩看到宇文胤冷着脸缓缓走了进来,眸色微微一动笑道:“长公子,来,喝一杯!”

    宇文胤抬起那只受伤的手接过了龙辰轩的酒杯躬身行礼后便一饮而尽,龙辰轩看着宇文胤渗出血的手掌微微一愣:“长公子,这是……”

    宇文胤淡然地放下酒杯不动声色道:“凌霜那女人太过泼辣,非要逼着我出手,只得过了几招。”

    “不要紧吧?”龙辰轩眼眸中对宇文胤的疑惑因为这一句话倒是松懈了几分。

    宇文胤笑道:“凌霜虽然伤了我几分,不过她伤的兴许更重一些。”

    四周坐着的官员都是大燕朝的墙头草,如今听到三殿下器重的宇文长公子居然将凌霜那个女人伤的更重,具是面露得意之色。

    “哼!凌霜那个女人着实嚣张!还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敢同长公子比拼,实在是活的不耐烦了些。”

    “是啊,是啊!长公子今儿伤了她也算是给她面子,她对太子爷的那些所作所为,即便是杀了她也不为过的。”

    “王大人说的是,太子……”

    “各位大人,”方玉唇角晕染了一抹浅浅的笑,“如今在方某府上咱们为的是找个乐子,不谈国事可好?况且太子爷洪福齐天,自然能避开这场祸患的。”

    方玉是大燕朝的新秀,加上文家最近不得圣宠,方家眼见着便能取得相位,自然是不能得罪的。而且最近半年的时间,年轻有为的方公子也是大大出了风头。不过据说这位方公子之前替皇上办皇差消失了那么一段儿时间,近来回到了京都居然越来越平步青云,实在是好运气。

    可是谁也不得不承认方公子确实有经天纬地之才,即便是三殿下和炙手可热的长公子也要给他几分薄面的。

    “方大人说的是,”龙辰轩如今只想拉拢方玉,在宇文胤的提点下才与方玉走得越发近了几分。不过毕竟在方府中提到太子实在是不合时宜的,忙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一抹悲苦之色道:“如今太子哥哥深受奸人所害,我这个做弟弟的也是心痛不已。想必太子哥哥吉人自有天相,定能度过这个难关吧!来!我们为太子祈福干一杯!”

    “殿下宅心仁厚,实在令臣等心生敬仰,臣等敬殿下一杯!”四周自然是一片拥戴之声。

    方玉也缓缓站了起来,右手擎着杯子,藏在身后的左手却是紧紧攥成了拳,带着几分微颤。

    太子归京,三殿下自然也不敢多呆,带着宇文胤等心腹之人离开回了王府。明天便是凌霜上朝的日子,虽然宇文胤今夜让那女人吃了点儿苦头可是那女人素来诡计多端,龙辰轩倒也不得不防备着些。

    四周的人走干净后,怡红院的清歌姑娘却是一扫脸上的妩媚转而换上一抹干练之色,躬身冲方玉道:“少主,宗主在后院的偏厅等着少主呢!”

    方玉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喜怒,桃花眸子里却是涌现出了浓浓的厌倦,缓缓转身道:“我会去的!怎么?我那高高在上的父亲大人不放心我,派了你们这些狗奴才监视我便罢了,还要亲自来看看我的一举一动?!”

    方玉一挥衣袖将案几上的杯盘茶盏统统挥到了地上,砸的稀碎!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利用宇文胤布下这样一个绝杀的局。

    命宇文胤主动对三殿下示好,将三殿下做了挡箭牌对付太子党。将自己囚禁在桃花苑,断了自己与凌霜的所有联系。甚至还将自己的血影门连根拔起,打着血影门的旗帜将太子变成阉人。后来用凌家数百条人命逼迫自己出山,在承平帝面前扮演忠君的贤臣,在三殿下面前扮演不可多得的国士之才,甚至在霜儿面前扮演一个薄情寡义之徒。他是真的厌倦了,若不是父亲在凌老夫人身上做了手脚,他如何能这般受制于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