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章 密室惊闻】

    534章密室惊闻

    凌霜之前已经从穆静香哪里获悉了一切,如今得到了凌老夫人的证实更是万分确定。只是心头却是越加惶恐起来,不知道这张图到底是什么来路?

    凌老夫人将慕容家的渊源,以及凌霜娘亲与凌国公相识成婚的经过也细细说来,最后却道:“这张图便是你们慕容家埋藏宝藏的龙脉之图,是一张完完整整的图,其余的那些传说中的图虽然与这图上画的颇多相似,但不是真图。当年陈国公府的那半张也仅仅是一个善于绘图的江湖人士比照着这副图画了一半儿而已,所以这批宝藏只有你手中的图可以寻到。”

    凌霜心头一颤,这是不是叫得来全不费工夫?外面那些人对地图的血腥争夺已经经历百年之久,却不想真的藏宝图居然在凌家的一方小小玉印中藏着?真是造化弄人!

    “祖母是不是早就晓得香儿的意图?”凌霜真的佩服凌老夫人的敏锐,自己之前还怕凌老夫人晓得穆静香那些造反的念头而担心,没想到祖母早已经洞悉。

    “霜儿,那丫头也是个可怜之人,你今后还是要关照一些,毕竟慕容家的子嗣所剩不多了。”

    “是,祖母!”凌霜原本也没想到要将她怎么样。

    凌老夫人缓缓道:“当年你娘亲嫁给你父亲是另有图谋的,只是这世上的事情谁能说得清?你娘亲将利用你父亲的势力意图颠覆大燕朝的图谋一五一十全盘托出,后来在你父亲的劝说下放弃了慕容家这个荒谬的计划。随即她将这图交给了你父亲,那个时候关于穆家藏着慕容家宝藏的消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露了风声,好多人盯上了你的父亲抢夺这图。谁也没想到这图却在我这个死老婆子手中,可惜他们两个却因此也深受其害。”

    凌霜拳头微微一紧,暗道自己娘亲怕也不是因为生下自己,血气两亏而亡的吧?只是事情过了这么多年,追究起来又有何意义?

    凌老夫人叹了口气,声音却是一紧沉声道:“不过追查慕容家宝藏最下力气的便是宇文家,所以才造成了两家的血仇。当年宇文擎宇也看上你娘亲,却不想你娘亲选择了凌家,他便从此怀恨在心。不过情敌这个词还不足以让宇文擎宇恨你父亲这么多年……”

    “是因为慕容家的宝藏吧?”凌霜凤眸微凛。

    凌老夫人点了点头却道:“不过祖母想要对你说的还不止这些,宇文家当年出了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子便是宇文梅清。这个宇文梅清后来同先帝在位时的东宫太子龙煜天订了亲,这在当时实在不被人看好。毕竟能配得上太子龙煜天的女子最起码家世人脉都要过得去,但是当时的宇文家出身普通武将并不显赫。”

    凌霜心头的慌乱下意识的越来越浓厚。

    “后来太子龙煜天的府邸突然莫名其妙的陷入一场火灾,里面的人全部被烧死无一生还,那场火很是奇怪,怎么扑都不灭的。

    凌霜心头一抽,这不是段佑天掌控的那种龙岩之火吗?

    “后来七皇子登基也就是如今的承平帝,”凌老夫人声音中带着几分疲惫,回忆过往总是很疲惫的,“据说为了赢得当今皇上的信任宇文擎宇亲自下令击杀自己的亲妹妹宇文梅清。并将宇文梅清的尸身交到了当今皇上的手中,后来宫中传闻说那个宇文梅清居然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凌霜凤眸一顿吸了口气,想到了什么,却不敢说出来。

    “宇文家至此飞黄腾达了起来,不过宇文擎宇却是从来没有放过凌家。祖母怀疑当年回风谷一战,当今的圣上也是晓得你父亲冤屈的!”

    凌霜浑身打了个哆嗦道:“祖母的意思是……当今皇上也是当年的帮凶?”

    凌老夫人闭了闭眸子道:“这是祖母的猜测,因为凌家战功太大功高震主确实有的,而且回风谷那么大的阵仗,没有皇上的默许任何人都不能随便将数十万凌家军的精锐部队全军覆没了去。”

    “王八蛋!”凌霜凤眸充血。

    “霜儿,你只记得一点,我们凌家军打仗不是为了帝王而是为了天下苍生!”凌老夫人淡淡道。

    凌霜骨节捏的巴巴作响,还是将这口恶气忍了下来。

    “霜儿,你听我说,”凌老夫人看着凌霜,眼眸中露出一抹凝重,“回风谷一战除了当今皇上的默许,宇文家的陷害之外还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宇文家与一个江湖组织玄天宗交往过密,玄天宗据说素来与朝廷不登对,这个秘密一直被宇文家藏着掖着。只是你父亲当年去云州给你娘亲寻找九天雪莲调养身子的时候却是无意间在云州偶遇了宇文擎宇。只是好巧不巧,那处生长着九天雪莲的雪峰之顶上,宇文擎宇同玄天宗宗主的密谋被你父亲撞见了去。”

    “玄天宗?”凌霜手掌紧紧攥成了拳头。

    “你父亲回来不久将这件事情同我说了,我当时觉得只是一次偶然撞见,也证明不了什么?凌家素来光明正大,不会做那种背后捅刀子的事情,所以将这件事情隐瞒了下来。这是祖母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情,不久之后回风谷大战开始,你父亲再也没有回来过。”

    “祖母,是不是玄天宗也参合到了回风谷的阴谋中?”

    “霜儿,这也是祖母多年的心结,可以说你父亲是被很多股势力活活逼死了去!可怜了我的儿子和长孙,为国尽忠却落得如此下场!”

    “祖母,孙女这一笔笔一定会讨回来的!”

    “不!霜儿,”凌老夫人道,“祖母只想你平平安安的从这一次危局中脱身,祖母是想提醒你一句。你所看到的是未必是,你所看到的非未必非。霜儿……你心思虽然缜密但是却心地良善,祖母提醒你……”

    “祖母?”

    凌老夫人还是艰难的一字一顿道:“小心方玉!”

    “祖母?!”凌老夫人这话已经完全超出了凌霜的预料。

    凌老夫人淡淡道:“祖母也是猜测,方玉那个孩子不简单,第一次见面便觉得他长得实在太像当年的……宇文梅清了……祖母是见过那个女子的。你当初同我说了方玉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宇文胤的表弟,我便八成可以断定他其实就是宇文梅清和龙煜天的那个孩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