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章友谊】

    523章友谊

    凌霜默不作声将药盏放在了一边的小几上,却是亲自俯身将地上无法下脚的凌乱收拾了一番,随即端着药盏走到了龙辰逸的身边同他并肩靠在了软榻的边缘上。

    “有酒吗?”龙辰逸声音沙哑,手中的美人觚沉沉滚落到了一边的毡子上。

    凌霜将药盏递了过去一字一顿道:“想喝酒有的是机会!先把药喝了!”

    龙辰逸身子一颤缓缓转身看着身边心心念念的女子,看着那双摄人心魄的凤眸,抬起手想要抚上她的娇颜,却还是停在了凌霜的鬓边。

    “你的眼睛好了吗?”

    凌霜心头一动,他都到了这样的绝境却还在关心自己的眼睛,一股子**辣的雾气涌上了她的眼眶。

    “龙辰逸,”凌霜拼命吸了吸鼻子,却是反手将怯怯不敢靠近的龙辰逸的手,那只已经因为这十几天的折磨瘦到了皮包骨的手紧紧抓住。

    龙辰逸心头一颤,她这样主动示好他好似等了千年之久。如今却显得那么的苍凉,他的心头堵的厉害缓缓挣脱了凌霜的手,带着几分排斥道:“你放心,你我的婚约不会再有了!我不会连累你,我发脾气只是因为我……想见见你……只是想见见你,没别的意思。我如今配不上你了,凌霜,求你不要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

    “我们还是朋友吗?”凌霜却是向龙辰逸伸出手,“还记得我第一次教给你的这个握手礼节吗?”

    龙辰逸定了定神,还是缓缓抬手将凌霜的手握住轻轻摇了摇道:“哪里不记得?”

    凌霜吸口气道:“龙辰逸,咱们是朋友,是生死不渝的革命友谊!我保证今日他们加在你身上的痛苦,待我回京后我一样样还回来!三殿下那厮好日子不多了,我凌霜定会让他吃点儿苦头!血影门那边我也会派人仔细去查,龙辰逸,你信我吗?”

    龙辰逸闭了闭眸子,眼角渗出泪意,唇角却带着几分无奈的苦笑缓缓道:“是我龙辰逸没用到底还是连累了你!”

    “那好!你当我是你朋友的话那就好好活着,活下去才有希望报仇!”

    龙辰逸心头一顿,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来!乘热喝药!”凌霜将药盏端到了龙辰逸的面前,“等你身上的伤调养的差不多了,我们就班师回京,我凌霜定会护你周全。”

    “谢谢你!”龙辰逸在凌霜的搀扶下重新躺回到了软榻上,“凌霜,我有些累了,想要歇会儿。”

    “那好!你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你了,过一会儿我再来看你!想吃什么同我讲,我命人做了你最爱吃的芙蓉糕,我一会儿给你送来。”

    龙辰逸眼底掠过一抹温柔缓缓笑道:“凌霜,你终于肯好好和我说话了!”

    凌霜忙垂首掩饰住了那一抹慌乱,她越是对他好越是觉得伤了他的自尊,随即抬眸道:“龙辰逸,不要理解成我同情你好吗?你我是朋友,我该为你做这些的!”

    “嗯!”

    “那我先走了!”凌霜缓缓起身走了出去。

    龙辰逸侧眸看着那抹娇俏的身影,眼底的温柔却是化作了巨大的悲凉,最后归于深深的绝望。她爱那个人爱到了骨子里。该不该告诉她?当他被血影门的人疯狂折磨的时候,他垂死挣扎却是从那个说书人身上拽下来一块儿玉牌!该不该告诉她?那块玉牌上刻着一个大大的玉字。该不该告诉她?他时而昏迷时而清醒时偷听到血影门徒众无意间说的话,血影门掌门人居然是……方玉。

    她说过要替自己报仇?呵!她能吗?自己与方玉在她心目中相比,他到底算个什么呢!

    龙辰逸抬手摸向了腰间藏着玉牌的地方,只要拿出来,方玉的罪行便坐实了去。父皇不会放过他的,可是若方玉死了,她会不会难过?

    一声沉重的叹息传来,龙辰逸抬起的手还是缓缓放了下去。

    在凌霜细心的照料下,龙辰逸的身体倒是渐渐好转了起来,只是心头的那抹伤痛却是无药可治。他虽然万念俱灰,却不能死在凌霜的地盘儿上,这样只会给她带来灾难。

    不过他似乎一直在给她制造麻烦,所以这一次龙辰逸变得乖巧异常,乖巧到让凌霜怀疑自己是不是养了一只听话的小猫。

    她坐在床榻边看着龙辰逸将药盏里的汤药一口喝光,温顺的眉眼全没有了以往的张扬,心头不禁有些酸楚。

    “那个……殿下要不要看看居延城的风景?”凌霜不想将他当宠物一样关起来,“居延城东城的风景还是很不错的。”

    “凌霜,我们什么时候出发?”龙辰逸淡淡转移了话题,他忍受不了四周那些异样的目光。

    凌霜咬了咬唇,这几天不知道是三殿下的手笔还是血影门的阴毒,龙辰逸成了一个阉人的消息居然被传的沸沸扬扬。

    凌霜苦心隐瞒的消息被那些无耻的行凶者散播了出去,想必此时皇上和陈皇后已经急火攻心了吧?

    “好!既然你身体没什么问题,那我们三天后就出发!”凌霜起身将龙辰逸身上的被角掖了掖,却不想外面传来嫣红急促的声音。

    “大小姐!”

    凌霜一顿,冲龙辰逸嘱咐了几句便出了轩阁。

    “什么事?是方玉有消息了吗?”凌霜一次又一次带着希望等待方玉的消息。

    “回禀大小姐,不是方大人是表小姐来了!”

    “这丫头来了做什么?”凌霜眉头一蹙疾步带着嫣红走向了前厅,却看到穆静香一袭鹅黄色裙衫,梳着一个半翻髻,虽然路上颠簸有些凌乱倒丝毫没有遮掩那国色天香的气韵。

    不过令凌霜更加惊讶的却是她身边跟着的陈国公嫡长子陈沛文,看起来脸色不怎么好看,带着十万分的凝重。

    “表姐!”穆静香看到凌霜眼底掠过一抹惊喜,却还是稳稳冲凌霜福了福,礼数上没有丝毫的懈怠。

    “香儿?陈公子?”

    “沛文哥哥,我想同我家长姐说几句体己话儿,不知道沛文哥哥能否行个方便?”穆静香笑看着陈沛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