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章 兔死狗烹】

    521章兔死狗烹

    百川老人淡淡道:“两只膝盖骨被人挖了出来,而且……还被人去了势!”

    “去什么?”凌霜脸色发白,膝盖骨没了?那不就是一个废人了?想想以往龙辰逸的那股子飞扬跋扈,如今说他成了残废,这……可是这个去了势,她一时间惊吓过度居然没听清楚。

    百川老人脸色微露古怪扫了凌霜一眼道:“说的不客气一点儿,太子被人变成了阉人!”

    凌霜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凤眸中满是不可思议还有浓浓的愤怒,谁他娘这么歹毒?!

    “这……这……”祁王饶是见多识广,还是出了一身的冷汗,软软瘫坐在了椅子上。

    他比谁都清楚皇家争斗意味着什么,一个皇子若是腿不能走,倒也可以勉强说得过去,若是不能延续龙脉,这大统之位很明显与太子爷无缘了。

    无法生育自己子嗣的男子,即便是寻常百姓家那也是耻辱至极,何况是将血脉子嗣看得极重的皇家。看来七皇兄要重新考虑一下正统之位的继承者了,如今看来大概只有声势正隆的三皇子能担当此重任。

    “王八蛋!”凌霜的手掌骨节捏的叭叭作响,随即突然冲祁王躬身道:“王爷,末将恳请王爷在皇上面前说几句话,太子爷如今的惨状定是有人背后使坏,凌霜不才愿意将这个混蛋抓出来替太子爷伸冤!”

    祁王一愣,忙稳住心跳,之前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令人惊诧。

    “王爷!太子爷身边的禁军统领千山说,太子爷微服出行路上是被三殿下的凝血卫截杀,这事儿大有蹊跷,不能让太子爷白白蒙冤!”

    凌霜对血影门的事情还不太肯定,心头却也是存着对方玉的一丝维护,不愿意将血影门的事情对祁王说的太过清楚。

    祁王听到三殿下这几个字,顿时心头咯噔一下。如今这事儿不管是不是三殿下做下的孽,但是有一点儿可以肯定,三殿下此番夺嫡却是胜出的机缘更大一些了。

    太子违背皇上的心意偷偷出京这是第一桩罪,未来太子妃凌霜手握五十万大军的兵权这可是第二桩罪,第三桩……太子爷成了废人即便不是罪但却是最大的一道难过的坎儿。

    无法绵延皇家子嗣这件事儿,让七皇兄如何将皇位传给自己这个一向器重的儿子?他抬眸扫了一眼凌霜,果真是红颜祸水,若不是太子出来寻她,怎么会让自己陷入如此绝境?

    祁王在朝堂上素来青山不到,凭借的便是八面玲珑的手段。如今太子这步棋算是废了,可若是自己出面紧紧凭借凌霜的一面之词便彻查三殿下,日后若是三殿下即位哪里有自己的活路?

    他沉吟道:“凌将军的心情本王能理解,只是千山统领说太子遇到了三殿下派出来的人,这个可有证据?”

    凌霜一愣,暗自咬了咬牙道:“没有!”

    “那千山等那些陪同太子爷出京的禁军们呢?若是能传唤一二也是好的!”

    “这个……也没有……都死了!”凌霜心头有些着急,那些血影门的人行事太过干脆,没有丝毫的把柄留下来。唯一可以抓起来问询的人却是方玉还有顾啸云,这让她怎么抓?

    祁王眉眼间掠过一抹狐疑缓缓道:“太子殿下遇到如今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天地不容,人神共愤。可是凌将军……你若是没有证据随便指摘皇家子嗣,这个怕是不妥当吧?”

    凌霜凤眸一挑看向了长得白白胖胖的祁王,祁王倒是被这个女人眼底的凌厉狠狠吓了一跳,随即却镇定了下来。当务之急,他所能做的便是将太子的事儿尽快回禀皇上,然后尽量远离这个是非。

    墙头草!这么快就倒了?凌霜心头狠狠唾弃了一番,可是却拿祁王没有办法。

    “那依着祁王的意思……这事儿该如何是好?”

    祁王沉吟道:“当务之急还是将殿下尽快送回京城为好,本王先走一步回京将这件事情禀告皇上。太子呢,身子虚弱,还需要将养几天,不若由凌将军带着太子爷随后赶回京城可好?皇上已经下令命凌将军留下赤卫军和羲和军驻守南疆,其他两支青龙军和凤御军还需将军亲自带回京城!对了!皇上特别交代,赤卫军同羲和军的主将人选皇上已经有了定夺,凌将军这个就不必费心了!”

    “凌霜……遵命!”凌霜缓缓躬身行礼,那一垂眸之间凤眸中却是晕着一抹怒意。承平帝一纸令下,便将她的五十万兵力砍了一半儿。果真是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

    赤卫军是她的嫡系却被强行留在了南疆,赤卫军素来又与宇文家的羲和军人心隔着肚皮,这样部署实在是高明的很。

    祁王看着凌霜俏脸上的一层薄薄怒意,心头说是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对方手中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强大,不过南疆刚刚经历过战火的洗礼,凌霜若是要造反必会遭到江南百姓的反对从而寸步难行。她这个战功卓著,名声遍布天下的大将军那就彻底被百姓唾弃了去。七皇兄赌得便是凌霜的这一个困局!

    “既如此,本王便即刻回京!”

    “祁王请留步!”凌霜声音清冷,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恭敬。

    祁王一个愣怔转身看着凌霜缓缓向他走来定了定心神道:“凌将军有何见教?”

    凌霜晓得如今的形势危急,不能走错一步缓缓抬眸道:“向皇上回禀太子遇害这件事情,一个飞鸽传书便可以了!王爷若实在信不过本将军,可以派自己的人亲自跑一趟,但是王爷必须留下来!”

    “凌霜!你想做什么?”祁王大吃一惊,莫非这女人现在就要逼宫造反了吗?

    凌霜淡然一笑道:“王爷心里头比谁都清楚,太子爷出了事儿虽然不是我凌霜的错,却是同我有些关系的。若是王爷让凌霜单独一人护送太子爷回京,太子爷路上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实在是难应付得很。即便像王爷所说,三殿下派人半道截杀太子爷是凌霜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凌霜却不能一个人担起这么大的担子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