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章弥天之祸】

    520章弥天之祸

    林子妍闭了闭眸子猛地空出一只手将太子爷拉住,千山却突然发力将她拽着自己的手狠狠掰开。

    “千山!”

    千山唇角微翘,沙哑的声音却满是打趣缓缓道:“妍儿,那个冷玉卿挺适合你,希望你们一世长安!”

    林子妍只看到了他像一只灰色的飞鸟,张开了手臂卷进了深海中。只看着他唇角那抹异样的笑容,看着他似乎说了什么,但是她却永远也听不到了。

    “拽啊!”冷玉卿一个发力,紧紧抓着铁链的手已经渗出丝丝血迹。若是单单将林子妍拉上来实在太容易了,可是漩涡中那可怕的引力实在是令人无所适从。

    只是刚才那股子因为千山放弃陡然出现的轻松让冷玉卿瞬间把握住了,他一个嘶吼借着身后人的力量顿时将林子妍和龙辰逸提了上来。

    “划啊!”

    “向后划!!”

    所有的人都牟足了劲儿,终于撤出了这个陡然出现的漩涡。天边的星子升起,海平面终于恢复了平静,却再也没有了那个俊朗的禁军统领千山的身影。

    所有的人还没有从刚刚的死里逃生中缓过劲儿来,一个个瘫倒在了船上,像是快要渴死的鱼大口大口喘着气。

    林子妍却紧紧抱着膝盖蜷缩在了船头,泣不成声!

    冷玉卿默默矗立在她的身边,他从来不会安慰人,但是此番听着这个女子的哭声却是心头前所未有的慌乱和憋闷。

    “你……”开了一个头,接下的话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冷玉卿抿了抿唇将一件自己的披风披在了她的肩头。

    林子妍抬眸却是看着海面喃喃自语道:“冷大哥!我是不是很没用?”

    “不……不是你所想的那个样子,”冷玉卿顿了顿,探出去的手想要抚平她眉眼间的忧伤,可是他曾经遭遇过的那些不堪让他不敢对任何一个女孩子示好。

    “我……是真的没用!“林子妍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

    冷玉卿终于缓缓蹲下身子将她紧紧揽进怀中轻声道:“别说,什么都别说,歇一会儿就好了。在高车国的那些日子,每当我痛苦万分的时候,我会对自己说,歇一会儿,睡上一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林子妍缓缓靠在了他永远冷冷清清的肩头,抹了一把眼泪,微微闭上了眸子。

    是啊!睡一觉就好了!睡一觉后明天又是个艳阳天!他们没有时间哀伤悲痛,真的没有。

    居延城东的一处敞亮园子里,随着胡离等人的归来,早已经忙的人仰马翻。凌霜一袭银色劲装笔挺的立在轩阁门外,不光是叶南师徒还是百川老人,甚至连蛊王风老都被凌霜请了进去。

    已经回来两天了,龙辰逸还是昏迷着。京都来的使臣也侯在了外面,满脸的凝重之色。京城中如今凌霜的声势日隆,太子爷即位也是指日可待,二人的大婚想来在凌霜班师回朝的时候就能正式举行。本来好好的一桩喜事儿,如今生生变成了悲剧。

    门打开了,叶南随同百川老人走了出来,脸上都带着几分疲惫。

    “前辈,太子怎样?”凌霜的小心脏一颤一颤的,脚下也是虚浮的厉害。之前听妍儿回禀,段佑天那厮最后来了一招杀招,差点儿让她的兵折损了去,不过千山还是回不来了。太子爷再要出了什么差错,她没法子向皇上交代啊!

    百川老人同风老交换了一下眼神,扫了一眼一边矗立的朝廷使臣。

    “能单独和凌将军说几句话吗?”

    朝中此番派来的是皇上的心腹内务府总管祁王,这位祁王是先皇第十一个儿子,在承平帝夺嫡之争中出了很大的力。偏生此人最会做人,功成名就后三次拒绝了承平帝的封赏,带着王府里的美人游山玩水,挂了一个内务府的闲职混日子倒也自在得很。

    承平帝对这个十一弟却也是放心的很,这一次亲自将祁王派了过来想必京城那边已经闹得不可收场了。

    “百川老先生,本王是太子的亲叔叔,有什么事情是本王不能听的呢?”祁王虽然年近五十可是保养得倒也细皮嫩肉得很,眉眼间带着一抹与龙辰逸很相似的清贵之气。

    百川老人淡淡笑了一下,却是转身看着凌霜道:“请凌将军定夺!”

    一边的胡离暗道不好,凌霜经过赤州城大战之后在人们心目中的威望自然是极高的。即便是德高望重的江湖前辈也对凌霜这丫头佩服至极,敬重得很。只是百川老人素来清高,管你什么王爷不王爷,不会给丝毫颜面。

    可是百川老人越是这样,凌霜的地位越显得比皇家的王爷还要高出几分,看在那些权贵们的眼中这便是大大的不敬。

    一个武将不管你的战功如何卓著?只要威胁到皇家的威严,那便是死路一条。他不禁捏了把汗,看向了凌霜,希望这丫头将身上那股子霸气稍稍收敛一番。

    凌霜哪里不晓得自己的处境,忙转身冲祁王躬身笑道:“王爷说哪里话,太子爷是您亲侄子,臣等实在是不敢僭越,还请王爷偏厅小坐,一路劳累至极,末将等不忍啊!”

    这马屁拍的舒服,祁王眸底的戾色缓缓消散了几分,但是也不敢拿乔做样。太子关乎大燕朝的国运,当务之急还是听听百川老人怎么说。

    百川老人唇角微翘冲凌霜挤出一抹嘲讽,凌霜暗自作揖恳请这位古怪的前辈给她个面子。

    一行人在偏厅坐定后,凌霜将闲杂人等遣出了偏厅只剩下了胡离,百川老人还有这位阴晴不定的祁王。

    “老先生,太子的伤要不要紧?”凌霜有点儿紧张,那个货虽然讨厌可是若真的出了什么事儿,她脱不了干系。

    百川老人脸色微微暗沉了下来,捋了捋胡须道:“殿下的伤势很严重。”

    “什么?”这下子连祁王也吓了一跳,七皇兄的身体大不如从前,这马上要即位的东宫储君若是出了什么茬子……他暗自狠狠吸了口凉气。

    凌霜忙问道:“前辈请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