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章 风云诡谲】

    515章风云诡谲

    龙辰轩之前已经吩咐过了,这位太子爷必须得死,不能留活口!故而尽管千山拼死相护,可是龙辰逸的胳膊还是被砍伤了去,他自己更是好不到哪里,浑身上下早已经变成了血人。

    “从东面方向杀出去!回广陵城!”千山的策略完全正确,如今也顾不得皇上会晓得太子的行踪了,只要回到了广陵城便找当地的衙门禀明身份。只要官府介入,龙辰轩便不能明目张胆的杀他们。

    可是能不能冲出这片死亡气息浓厚的乱葬岗,却是成了龙辰逸最后的生死关头。随着身边护卫不停的倒下,千山也几乎是力竭却始终不能突破重围。

    噗!千山左腹狠狠被插进一柄钢刀!

    “千山!”龙辰逸挥起手中的剑将刺中千山的人一剑砍死了去,忙将千山一把扶住。

    “殿下!千山垫后!殿下一定要冲出去!”千山忍着剧痛将深及腹中的钢刀瞬间拔了出去却是将龙辰逸扶上了唯一一匹没有斩断马腿的骏马。

    “一起走!”龙辰逸急红了眼,千山从小与他一起长大,虽然是主仆却是亲如兄弟,他贵为太子也不能将他丢下。

    “走啊!殿下!”千山回身杀出了一挑血路,冲龙辰逸大声嘶吼了一声。

    龙辰逸刚要探手将千山也拉上马背却不想身子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转眸一看自己的马居然也被那些刺客斩断了马腿。他瞬间晓得,三弟龙辰轩丝毫不给他活命的任何机会。

    “殿下!”千山惊痛交加,太子最后的逃生机会就此断送。

    “千山!”龙辰逸此时倒是镇定了许多,“你若是能逃出去,记得给凌霜报个信儿,我……”

    “殿下!小心!”千山猛地扑过来将龙辰逸身边的刺客一刀斩了,却不想刺客的另一柄刀还是直直刺进了龙辰逸的肩胛骨。

    “罢了!今夜便是我龙辰逸的葬身之日吗?只是还没有见到凌霜,这样死了着实……”龙辰逸顿时心灰意冷,叹了口气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却不想又是一阵马蹄声袭来。

    又一群黑人瞬间围了过来,只是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古怪的梅纹面具!

    “血……血影门?”千山看着这帮人杀进战团后,居然以压倒性的优势将龙辰轩的人团团围住,瞬间龙辰轩的人便惨嚎连连,纷纷丢盔弃甲。

    龙辰逸此番死里逃生竟然是呆愣愣的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血影门的杀手带着梅纹面具杀人,这事儿他也听闻。只是血影门的人没必要帮自己啊?

    龙辰轩的凝血卫一看势头不对,只得放弃了攻击瞬间撤出了乱葬岗。血影门为首的一个黑衣人缓缓摘下了面具,居然是那个说书人。

    千山跌跌撞撞扶着龙辰逸站稳了去,压低声音吩咐身边的一个亲信乘机溜出去给凌霜报信儿。广陵城陡然出现了这么多神秘组织,似乎一个小小的广陵城府衙已不能出面解决了。南疆只有凌霜能够救殿下了!

    对于出现的神秘的血影门,千山非但没有感激反而带着几分狐疑。

    那个说书人倒是礼节恭敬下了马冲龙辰逸躬身行礼道:“殿下受惊了!还请殿下移步不远处的村庄歇息将伤口包扎一下可好?”

    龙辰逸大难不死,倒是有些累脱了去,既然这些人救了他目前为止想必会对他不会怎么样。

    “你们是谁派来的?”

    “回禀殿下!我家少主猜到殿下路上定会有什么灾祸,所以特命属下等人过来救驾!”

    龙辰逸听他说的躲躲闪闪,更是心头狐疑,看向了千山。千山冲他轻轻摇了摇头,却是带着剩余的十几个人将他紧紧护着下意识的与对方拉开了距离。

    “你家少主是谁?本宫回京后倒是要重重有赏!”龙辰逸冷冷问道,江湖传言血影门的门主是个极其低调神秘的人物,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这越发让龙辰逸心生警惕。

    那说书人看到龙辰逸不愿意跟着他走,眸底掠过一抹冷光,突然冲着龙辰逸射出一丛暗器。

    “小心!”千山忙护在了龙辰逸的面前,却不想那暗器刺进了肉里,居然带着几分酸麻,他愤怒地瞪大了眸子还是被这种奇特的麻药迷晕了过去。

    其余的十几个人也好不到哪里去,龙辰逸再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绑在了破旧民房中的椅子上。

    他看着端坐在他面前的那个说书人,不禁心头一慌。

    “快放了本宫!你可知绑着本宫的后果?!”

    “殿下稍安勿躁!”说书人淡淡笑道,“我家少主说了,不会杀殿下的!”

    “滚开!你要做什么?”龙辰逸看着那人举着一把特制的带钩子的匕首缓缓逼近,不禁心头狠狠一跳。

    “殿下别慌!我家少主说既然对殿下有救命之恩,殿下须得用两样东西来换自己的命!“

    “你……你说什么?”龙辰逸脸色阵阵发白,不知道他嘴巴里的那个疯子少主要干什么?

    “殿下,我也是转述我家少主的意思,”说书人嗤的一笑,“不多要,只要殿下身上的两样东西,换殿下的一条命如何?”

    他也不待龙辰逸答不答应,抬手便将龙辰逸的外裤还有亵裤除去,露出了龙辰逸两条光溜溜的大腿。

    “混帐东西!大胆!本宫杀了你!”龙辰逸屈辱交加,却是丝毫不能动弹。

    却不想胯下一凉,那说书人手中的锋利竟然逼近了龙辰逸的命根子,让他惊惧之下带着几分绝望。

    “你要做什么?”

    “殿下别怕!殿下已经尝过了女人的滋味,以后该是禁欲的时候了!”

    “不!不!啊!!”

    一声惨呼震碎了偏僻村庄上空的最后一丝黎明,那股子夜色中弥漫的血腥味道渐渐散去,散不去的却是大燕朝越来越扑朔迷离的诡异博弈。

    第二天,千山从一处荒草滩上醒来,陡然发现龙辰逸失踪了。他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再看向四处昨夜逃出生天的那些护卫没有一个活人,包括他秘密吩咐出去报信儿的人。

    他躺在尸堆中,浑身是血,显然被认为是已经死了的人。可是总觉得有什么淡淡的诡异让他无法平静下来,他疯了般的寻找龙辰逸的下落,却丝毫没有收获。大燕朝的太子殿下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千山急匆匆去了广陵府衙,可是一夜打斗能证明身份标记的东西也被那血影门偷走了。他浑身是血抓住广陵府的府尹要求他速速派兵搜救太子,却被当做了疯子打了出去。

    千山环顾四周指指点点的百姓,咬着牙抢了府衙门口的一匹烈马瞬间向南行去。

    去找凌霜!一定要见到凌霜!只有她才能救太子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