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章 祖坟】

    511章祖坟

    段佑天森然笑道:“凌霜,若是你不给我活路,咱们就同归于尽!有你这样的美人陪着本王一起死,本王也赚了!”

    “瞎编的吧?”凌霜心头却是存着几分侥幸。

    段佑天冷冷笑道:“二十年前乌桓边境的一座十几万人的繁华小城,发生了一起大火,全城的人都被烧死了。因为那火邪门儿得很,一般人根本扑不灭的!”

    凌霜猛地眼皮一跳,方玉好似和她说起过那桩奇闻,那还是承平帝刚登基不久的事情。龙炎这种诡异的玩意儿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名声鹊起的!

    “不信吗?”段佑天缓缓抬手,不知道手中使了什么阴招,凭空虚虚划过。

    半柱香的时间后,一个凌家亲卫军突然冲了进来冲凌霜躬身回禀道:“将军!城西突燃大火,烧死了好多弟兄还有城中的百姓!”

    凌霜大惊,不想一边的段佑天淡淡笑道:“用无根之水扑灭!本宫的寝殿东侧的铜缸里便存着一些,凌将军不要客气!”

    凌霜看着段佑天的得意模样咬着后槽牙缓缓道:“听他的!”

    进来禀告的亲卫军一愣忙折了出去,不多时便用无根之水将火扑灭了。

    段佑天笑看着凌霜道:“凌将军!如何?近来虽然雨雪不断,可是谁吃饱了撑的会积攒这种无根之水?所以凌将军还是尽快做出决断,不然的话下一桩火起可就真的扑不灭了。只要凌将军肯放段某一马,段某会将那些自燃人的位置告诉你!”

    凌霜沉思一会儿,突然转眸点着一边的六公主看着段佑天道:“好!我放你一马!不过我也只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这个机会你和六公主自己分!段王爷,我凌霜虽然不会你们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但是逃起来也是极快的,你顶多能烧死这一个城的人,却不一定能烧死我!所谓无毒不丈夫,你若是耍什么花招,我不建议你的子民与你陪葬在一起!”

    “王爷!”六公主没想到凌霜居然会设下这个局,不禁心头惊慌至极。

    凌霜示意众人同她缓缓向后退出宫殿,临走时撂下一句话道:“段佑天,我只给你半柱香的时间考虑!你活还是你的情人活?你自己选!呵呵呵……”

    段佑天眉头狠狠蹙了起来,六公主身上倒是有他重新翻盘的那半张地图,这么轻易丢弃似乎也不行,顿时陷入了沉思之中。

    凌霜刚一退出寝宫便低声道:“小七!吩咐胡离和莫寒快速将军队撤出城!还有组织好老百姓撤离,那个姓段的是真的要毁了这座城!”

    秦小七大吃一惊忙跃上马背上将凌霜传达的话速速告知即将进城的胡离等人,凌霜随即看向嫣红问道:“冷玉卿和妍儿在河口那边布置好了没有?”

    “已经布置好了,顾楼主和三小姐也去了那里,只等着段佑天自投罗网,”嫣红眼中闪烁着一抹兴奋和佩服,段佑天那厮绝对想不到大小姐即便是放了他,在河口外围又悄悄设了一个局,只等着将段佑天活捉。

    凌霜将一切事务交代清楚后,眯着凤眸静静看着寝宫紧闭的门。六公主和段佑天都是阴毒至极的人,想必此时门的那边一定精彩的很。再也没有比看着两个恶人自相残杀的景象更令人大快人心的了。

    此时里面突然穿来一声惨叫,随即归于平淡。凌霜眉头一挑,不多时寝宫紧闭的门缓缓打开了去。

    段佑天一袭紫袍虽然整理的整整齐齐可是袖口处的殷红血迹却是瞒不过凌霜的眼睛,凌霜唇角微翘讥讽道:“果然是无毒不丈夫!小女子佩服!”

    段佑天脸上却是掠过一抹古怪之色,之前他也没想到六公主居然藏着一条训练好的剧毒小蛇,将他狠狠咬了一口。若不是他从小出生在南疆,对付蛇毒的法子倒还是有的,不然非得命丧于此不可。

    不过那个阳奉阴违的贱人也没有落到好处去,想他堂堂的南疆王怎么可能栽在一个女人手中简直是匪夷所思得很。

    “凌将军过奖了,那么段某可否离开了?”段佑天紫眸中掠过一抹冷光,连之前一贯维持的较好的优雅从容也荡然无存。

    凌霜侧身盯着他的脸道:“河口处有你的船,不过你也别耍花招,那些龙炎到底在什么地方,你可得好好想清楚了!”

    “哼!段某岂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段佑天冷哼一声,带着最后的几个随从疾步走了出去。

    凌霜唇角微翘冲他的背影处却是喊道:“段王爷!我素来对您祖上的那些英灵们很是敬重。在这样一个辞旧迎新,春暖花开,人见人爱的日子里,我怎么的也要让您的祖宗们同享这样的光荣一刻吧!”

    “凌霜!你什么意思?!”段佑天猛地转身却看到凌霜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个古迹斑斑的牌位在手里把玩着,牌位上面赫然写着段佑天曾曾祖父的名字。

    段佑天脸色登时拉了下来,紫瞳中的怒火就像地狱中的鬼火一样,渗出丝丝的冷芒。

    凌霜笑得越发邪肆缓缓道:“段王爷不要这么纠结嘛!小女子不过是将你家祖坟里的尸骨起了起来放在居延城的各个方位。你若到时候不告诉我龙炎在哪里,万一不小心把自己曾曾曾祖父的尸骨烧了去,那便不好了嘛!”

    段佑天几乎是眉目具裂咬着牙道:“凌霜!你居然做出这种刨人家祖坟的卑鄙勾当来?!”

    “哎呀!段帅哥!不要那样生气嘛!实在不漂亮了,我就是刨着玩玩儿罢了!您慢走!不送哈!”

    “凌霜你我今日之仇不共戴天!”段佑天到底还是比不过凌霜的无耻,做不出将自家先人的祖坟烧了的事情,今夜最后那点儿心思只得作罢。

    凌霜微翘的唇角缓缓平复了去,凤眸中的狠辣却是深了几分。

    “大小姐!”嫣红有些担心。

    “龙炎之火今夜不会烧起来了,”凌霜冷冷道,“那小子是个出了名的孝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