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章酷刑】

    509章酷刑

    居延城南疆王寝宫内,南疆使节跪在自家主子面前将凌霜的回应一五一十的报了上去,坐在一边烹茶的六公主心头却是掠过一抹狐疑。按理说凌霜不该答应的这般痛快啊!

    “王爷!凌霜诡计多端,小心有诈!”六公主将烹好的茶倒在了段佑天面前的杯子里。

    段佑天早已经被凌霜围堵得心烦意乱,如今好不容易有个出逃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淡淡扫了一眼六公主道:“本王自有分寸!你不必多说了!”

    六公主垂首忙应了一声,心头总觉得哪里不对。不过如今所有的形势都被凌霜那个贱人掌控,她倒是也没有其他的法子能消弭这场灾祸。只是心头隐隐有些不甘心,怎么上一次的赤州城之围居然给她逃出生天了?

    “来人!将蛊王带上来!”段佑天晓得凌霜是个说一不二的狠角色,若是两柱香时间内没有将母蛊交给凌霜,想必自己就真的脑袋搬家了。

    “王爷!”六公主忙道,“王爷其实不必这么实诚,凌霜那边打的什么鬼主意我们还不晓得。不若……”她顿了顿道,“我们用一只假的母蛊给了她便罢!”

    “王爷万万不可啊!凌霜身边有百川老人坐镇,真假母蛊一看便知!”南疆使节下意识扫了一眼六公主,这女人至从呆在王爷身边,处处行事狠辣恶毒至极,无所不用其极。这样荒唐的计策若是被王爷用了,到时候得罪了凌霜想必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段佑天修长的眉头狠狠蹙了起来,六公主这计策也确实歹毒。凌霜若是得了假的母蛊非但控制不了蛊王说不定连自己也要被反噬了去,可是凌霜真的有那么笨?他与凌霜之间的交易只有这么一次机会,若是因为假的母蛊被搅混了去,自己赔上的可是身家性命。

    “爱妃似乎真的恨凌霜恨到了骨子里!”段佑天漫不经心道。

    六公主顿时闭了唇,也消弭了最后一丝借助段佑天之手祸害凌霜的心思。她此时隐隐有些后悔,一个女人真正想要有资本靠男人还真的靠不住。如今凌霜和自己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凌霜手中有兵有权,自己反倒是落得一个依附男人的下场。

    她虽然心头沉痛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只得恭顺的跪坐在了段佑天的身边,心头却是第一次生出几分隆冬的寒凉来。

    南疆使节是段佑天一手栽培起来的心腹,此番带着段佑天的口谕却是径直到了大殿后面段佑天的卧房。他命人搬开了卧房中的软榻,居然是一个机关暗道。打开暗道口,不多时便从里面带出来一个身着灰色布袍身材高大的老人。

    那老人须发皆白,看不清楚真实年龄,只是生的道骨仙风实在让人无法将他同传说中凶残的南疆蛊王联系在一起。即便是六公主也诧异万分,怪不得她也觉察不到这位蛊王的下落,没想到就藏在段佑天的床底下。此番想起来,自己与段佑天行**之欢时,下面居然锁着一个用蛊到了出神入化境地的蛊王,心头多多少少有些不自在。

    南疆蛊王风老先生被跌跌撞撞推到了段佑天的面前,带动了身上的玄铁链子一阵响动。那玄铁链子直接穿透了风老先生的琵琶骨,让这位叱咤风云的南疆蛊王居然没有丝毫的行动能力。

    “风老先生,我们又见面了!”段佑天缓缓站了起来,在整个南疆除了他便是这位风老先生能镇得住南疆的那些蛮族。

    不过风老毕竟是对蛊毒得心应手,说起权谋朝政,阴谋诡计到底还是差了那么一截儿,所以才被段佑天利诱不成便着了他的道儿。

    风老浑浊的眼眸中散出一抹轻蔑,若不是段佑天下了子母蛊让他在发作的时候神志不清受制于他,平日里他对段佑天的态度只有一个词那便是轻蔑!

    “王爷叫老夫来,又想让老夫帮王爷祸害什么人?”

    段佑天似乎已经习惯了风老这种毫无杀伤力的嘲讽,淡淡笑道:“风老!今儿本王叫你来是替你找了一个新主子罢了!想必你去了凌霜那边倒也能讨那个女人的欢心!”

    风老眉眼一动,脸上却是平淡无奇道:“那丫头倒算是个英雄比某些蝇营狗苟的小人实在是强太多了!”

    段佑天紫眸中掠过一抹恼意,不过如今可不是同这老匹夫磨嘴皮子的时候,当下冷哼一声冲一边的心腹近臣点了点头。

    被派往凌霜营帐中的南疆使节却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用蛊高手,缓缓逼近了风老却是命左右的护卫将他琵琶骨上的玄铁链子狠狠一抽绑在了一边的柱子上。

    玄铁链子上顿时显出了斑斑血迹,风老脸上却是没有丝毫异动冷冷看着段佑天笑道:“王爷真不文雅!”

    “风老!”段佑天边说边卷起了紫色袍袖,“你的蛊毒在赤州城一战中倒也发挥了威力,死在你手底下的凌家军数不胜数,凌霜若是做了你的主人定会好好相待与你的!”

    段佑天说罢抬手将自己的手臂割开一条口子,鲜红的血液瞬间流到了一边护卫捧着的玉碗中。

    风老深邃的眼眸闭了闭,却是微微一笑不再说话,因为他已经说不出来了。段佑天身边的那个南疆使节粗暴的将他的胳膊提了起来,银质小刀登时落在了腕间一抖一划,黑色血液顺着风老腕间的伤口流了出来。

    风老身子微微一颤,却还是强忍着,不多时那个护卫捧着装有段佑天血液的玉碗走了过来。

    南疆使节将两个人的血液合在了一起,一抹诡异的青色晕染了出来。风老之前还平和的眼神顿时变得尖锐了起来,带着几分深深的绝望。

    子母蛊带来的反噬的痛楚不是常人所能承受得了的,如今段佑天想要取出自己体内的母蛊便需要用风老身上的血做药引子。

    “风老!得罪了!”南疆使节眼底掠过一抹狠辣,猛地一把掐住风老的下巴将那碗冒着青烟的毒血强行灌进了风老的嘴巴里。

    “啊!!”风老瞬间脸色惨白,仿佛受了什么刺激,痛苦的尖叫了出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