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章 围剿】

    506章围剿

    百川老人心头暗自有些诧异,这女子果然有些气魄,治眼睛原来是为了这场要命的攻城之战。

    “那老夫现在要给大将军用针了!南儿!你去熬一碗麻沸散来,用针的时候会疼痛难忍!”

    “不用!”凌霜摆手道,“大战在即,我还有些事情要交代一番,您老用您的针,我叫几个将官进来交代一些事情。那麻沸散我也晓得,一碗下去能睡三天,马上要打仗了,我这主帅昏昏欲睡不合适。”

    “大小姐!还是用麻沸散吧!”嫣红心疼得要命。

    凌霜笑道:“嫣红,我只想亲自给凌家军死去的那些人报仇,睡着了怎么成?”

    百川老人一顿眼底的神情变了几分:“凌将军确定不用麻沸散?”

    “确定!”

    “能撑得过去?”

    “能啊!”凌霜暗道老子当特工那会儿,还有一项专门训练就是电击训练,预备被敌人俘虏后能扛得住各种酷刑。不就是从眼睛里去挑虫子嘛,这点儿痛多大点儿事儿?!

    “好!老夫敬重凌将军这样的人!”百川老人取出了一只玉瓶,又拿起一根银针小心翼翼刺向了凌霜的凤眸。随即却是顿在了凌霜的眼眸处加了一句话道:“老夫先提醒将军,这样的疗法不是一次性便能完结,少不得要进行个五六次才行。”

    “老先生不必多虑,尽管施针便可!”凌霜微微笑道。

    银针蘸着玉瓶中特有的膏药顺着凌霜的眼眶缓缓探了进去,凌霜顿时身子一阵紧绷,从来没有过的剧痛袭来,她的手下意识紧紧抓住了椅子的扶手。

    “大小姐!”嫣红登时将她微微颤抖的肩膀扶住。

    “无妨!”凌霜脸色疼得有些发白,紧抿的唇带着几分青白之色。

    待到这一次治疗结束后,凌霜早已经疼得虚脱了去,整个人软软仰靠在了椅背上却是动弹不得。

    “长姐?怎样?”叶南扫了一眼玉盘那些细小的恶心虫子,不禁狠狠打了个哆嗦。幸亏是师傅看出了苗头,最近她给凌霜配制的药材对这些虫子根本不管用,说不定还滋养了这些恶心东西。

    凌霜忍着双目火辣辣的刺痛,使劲儿眨了眨眼眸,眼前倒是出现了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像,不禁心头一喜。

    “多谢老先生!”凌霜忙要起身冲一边的百川老人道谢。

    “坐着别动!还没有完呢,这当儿让你先歇会儿,老夫出去配药,一炷香后老夫再来查看你的情形,”百川老人说罢端着那些挑出来的虫子便出了偏厅,兴许从这上面能找出根除这个蛊虫的良方来。

    叶南依着百川老人的吩咐将凌霜的眼睛重新蒙了起来,随即也退了出去,她晓得长姐一会儿要召集那些将官们商议大事,自己不方便在此。

    嫣红浑身出了一层冷汗,用帕子小心翼翼将凌霜额头上疼出来的冷汗擦干净了去,找了一件披风替她披上。

    “将胡将军他们请进来吧!”凌霜实在是疼得虚脱了去,只得在偏厅部署明天的军务。

    嫣红扫了一眼凌霜惨白却又镇定如初的脸,虽然心疼得要命,可还是不得不将胡离等人请了进来。黎明时分对居延城的第一波攻击至关重要,谁都耽搁不起。

    接下来的几天功夫,居延城在凌家军的庞大攻势下所有的防线几乎土崩瓦解。躲在寝宫中已经走投无路的段佑天黑着脸走来走去,显得心神不宁至极。一边的六公主虽然保持着一向的娇美娴淑,可是难掩眼底的一抹惊慌。她没想到凌霜的报复居然是这么的迅猛,令人防不胜防。

    “王爷!”出去打探消息的几个心腹纷纷疾步走进了王宫,冲段佑天行礼。

    “罢了!罢了!有话便说!”段佑天不耐烦的挥了挥紫色衣袖。

    “回禀王爷!之前凌霜的正面进攻居然是佯攻,北面和南面的退路都被堵死了去!王爷!这该如何是好啊?”

    段佑天流光溢彩的紫眸中顿时变得黯淡无光,狠狠闭了闭眸子,吸了口气道:“东面的河口形势如何?”

    为首的心腹顿了顿道:“通往东面的河道全部都是漕帮的人!”

    “漕帮?”段佑天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心头暗恨,“若不是漕帮半道横插了一杠,凌家军在水上根本不是本王的对手!”

    几位心腹参将具是垂首不语,自己主子之前虽然与漕帮素来关系不错可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墙倒众人推,主上倒真的是只能等死了!

    “王爷!“一个卫兵忙疾步走了进来跪在地上回禀道,“凌霜亲自攻城了!”

    “你说什么?!”段佑天猛地转身,一边的六公主也是吓了一跳,凌霜不是眼睛瞎了吗?怎的还能亲自带兵攻城?

    “走!”段佑天顿时慌了,忙随着护卫到了居延城城头的箭楼上,他探出半个身子果然看到了那一抹银色矫健的身影,大红的披风宛若她身后燃烧的复仇之火。那张风华绝代的俏脸高高仰了起来,凤眸直直逼视了过来,宛若一道千年的寒锋瞬间要将段佑天的心脏刺穿了似的。

    段佑天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凌霜之前中了蛊毒眼睛瞎了的事情众人皆知,可是如今她这双眸光冰冷的凤眸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正自胡乱猜想,却不想凌霜猛地抓起手中的弓箭朝着他射了过来。段佑天忙向后慌乱躲了开去,却不想那箭头还是直直插进了他身后的柱子上。

    “放箭!放箭!”段佑天几乎尖叫了起来,这几天已经被这个女人各种眼花缭乱的战术缠绕的噩梦连连,此番更是带着几分神经质般的紧张。

    箭雨早就被凌霜面前的亲卫军挥剑挡了去,凌霜却是岿然不动,冷冷盯视着段佑天却将那马背上挂着的一颗人头高高举了起来。

    “堂弟!”段佑天登时肝胆俱裂,他段家除了自己便只有这个堂弟能撑得起段家的门面。而且素来与他交好,是他的左膀右臂,却不想居然也折损在了凌霜的手中。

    “段佑天!今夜子时老子取你首级!”凌霜的声音脆生生的穿过了厚重的天幕刺进了段佑天的耳朵。】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