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章疯了】

    502章疯了

    方玉的脸色终于变了,一贯的伪装被宇文胤的一句话撕了个粉碎。他与霜儿约定了日子见面,如今被宇文胤摆了一道让他的父亲将自己困在这里。霜儿那里还以为他言而无信呢!

    还有这小子从地宫里出来意味着什么?方玉对付别的人还不怕,唯独觉得这家伙瘆的慌。连他也心头带着几分忐忑,他抬眸冷冷道:“你想怎样?”

    宇文胤淡淡笑道:“凌霜杀了我三个弟弟,你说我会怎样?”

    方玉定定看向了宇文胤眼底一晃而过的浓浓杀意,心头越发担忧了几分。按理说如今霜儿手中的底牌多得很,宇文家应该不会再有杀手锏使出来,可是宇文胤本身就是个混蛋的杀手锏。

    “呵!宇文胤你省省吧!你不是喜欢霜儿吗?下得了手?”方玉试探着笑道。

    宇文胤缓缓从腰间拿出了一方血印,方玉登时呆住了。宇文家家主的印记,他心头慌了起来。若不是宇文胤在大舅父和自己父亲面前提出了什么干掉霜儿的绝佳计划,这两只老狐狸绝对是不会信任他的。

    他强忍下了心头的惊慌失措,唇角一翘笑得万般邪肆缓缓道:“宇文胤!你即便杀了霜儿,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我和霜儿已经在赤州城成亲了!睡在了一个被窝里,还是霜儿主动……”

    “闭嘴!”端坐在了椅子上的宇文胤勃然大怒猛地扑了过来一把揪住了方玉的领口,狭长的眸子已然是赤红。

    方玉一愣突然大笑了起来,眼底的鄙夷却是多了几分缓缓道:“宇文胤,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叫嚣着一件事情,你喜欢她喜欢的发疯,却还在老子面前装孙子!你杀不了她的!”

    宇文胤擎着方玉领口的手微微颤抖,墨眸中却是一片哀伤一字一顿道:“方玉,即便是你和她有了肌肤之亲……那又如何?”

    方玉眸色一变,淬利的桃花眸中多了几分冷冽。

    宇文胤吸了口气道:“我……不在乎……你与她一夜欢好,也仅仅是一夜!不出一个月,我会将她永远留在我的身边,永远!她喜欢你,念着你又如何?我只要将她脑海中的记忆全部洗掉,她便是我的,永远是我的!永远!”

    “你他娘疯了!!”方玉大吼一声想要挣扎起身却被宇文胤死死按在了软榻上,他被父亲下了软骨散力气自然比不过宇文胤。

    “我没疯!”宇文胤淡然笑道,恢复了之前的淡定从容,“方玉,我和你父亲做了一笔交易,我想法子辅佐他上位,而我的酬劳便是凌霜。这笔买卖你不赔,方玉,你终究是要坐上宝座的,凌霜根本不适合后宫的生活,我替你解决这个大麻烦你应该感谢我。”

    “我感谢你奶奶!”方玉气急口不择言骂了出来,“宇文胤你若是敢胡来信不信我……”

    “你杀了我?是吧?省省吧!你杀得了我吗?”宇文胤唇角微翘,笑得却是寒凉至极,“方玉,等你从这里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和凌霜隐居在一个你永远都不会找到的地方。方玉!我相信你一定很欣赏我藏人的能力!”

    “宇文胤!”

    “别急,”宇文胤缓缓笑道,“我会提前同姑父替你物色好太子妃的人选,四个侧妃,一个正妃,你要信得过表哥挑选美人的眼光。”

    宇文胤说罢缓缓起身,转身走出了轩阁。

    “宇文胤!老子杀了你!”方玉冲着那抹冰冷的影子不禁吼了出来,这是他第一次在宇文胤面前完全失态。因为恐惧,因为对凌霜同样不死不休的爱恋,那个人让他心头生寒。

    宇文胤刚出了竹园,守在外面的宇文川忙迎了上去,方玉那厮绝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这老半天才出来倒是让他心绪难安。

    “大哥!”

    “我们回去吧!”宇文胤抬眸扫了一眼远方稀稀落落的星辰,眼底却已然是一片暗夜沉浮。

    宇文川心细如发哪里不晓得大哥进去一趟之后,情绪似乎有些低落,想来也不过是关于凌霜的事情。当下他也不敢朝着这方面去问,忙提到一个如今关键的话题。

    “刚刚收到的消息,三殿下身边的周济此番正在府上等候!”

    宇文胤脚下步子顿了顿,周济是三殿下身边的第一谋士,他此番来倒是有些说道的。

    “回府!”宇文胤加快了步伐,宇文川冲不远处的护卫招了招手,一辆青帷马车缓缓驶了过来。

    宇文胤掀开车帘钻了进去,不一会儿马车便回到了安国侯府。宇文胤走进书房的时候,正坐在客位上喝茶的周济忙站了起来躬身行礼。

    “长公子安好!”

    宇文胤不动声色点了点头道:“周先生请坐!”

    周济神情倒也沉稳端庄,明明心头藏着惊天的秘闻却也能坦然处之,倒也没有失了三殿下身边第一谋士的水准。

    “长公子!”周济冲宇文胤缓缓开口道,“殿下有些事抽不开身,特派在下来府上问候,听闻前些儿日子长公子身子不适,今儿殿下让在下给长公子带来了两株九莲花来。”

    一边的宇文川眉头一跳,九莲花俗称神草,最是练武之人必备的内功修行辅助的绝佳补品。可谓是一株难求,如今虽然三殿下送了区区的两株,这大燕朝怕是也仅此两株而已。

    宇文胤眉眼间没有任何异动淡淡一笑道:“多谢三殿下有心了,劳烦周先生亲自跑一趟。”

    他晓得周济绝不会是为了这两株草专门走一趟的,献宝只是一个开端罢了。果然周济将装着神草的玉盒放在一边后,凝神看着宇文胤却是压低了声音道:“长公子,三殿下已经派人在京城各大勾栏瓦肆散出了消息,说凌霜不仅仅眼睛中了蛊毒,而且蛊毒大有扩散的趋势,不出七天便有性命之忧。只是凌霜为了不扰乱军心没有禀报朝廷罢了!”

    宇文胤微微闭了闭眼眸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

    周济眼眸中还是掠过一抹狐疑道:“但是这种坊市间的闲言碎语,而且毫无事实根据的话,宫里头那位爷会信吗?”

    宇文胤黑漆漆的墨眸猛然睁开,眼底射出一抹凌厉冷冷笑道:“谣言说的多了便成了事实,太子焉能不信?”

    “那我们该如何?”周济看着宇文胤的笃定神情,心头悬浮着的心思倒是镇定不少。

    宇文胤修长的手指缓缓拂过了青玉茶杯上的纹络沉声道:“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