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章 激怒】

    501章激怒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

    “有!”方玉索性抬起了头静静看着龙煜天道,“正因为有所以才相信父亲答应孩儿的话,父亲说不杀凌霜,结果若不是孩儿赶得及时,她便是战死了!”

    龙煜天深邃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带着几分前所未有的阴戾之色冷冷道:“你与她不可能有任何结果,这一次我定不会饶了那个妖女!你跟我回去!”

    方玉心头一震,霜儿武功与父亲比起来实在是差太远了,若是父亲存了杀霜儿的心思,那丫头绝对逃不掉的。

    “父亲!我与她已经在赤州城成了亲!”方玉如今只剩下了破罐子破摔的勇气。

    “你说什么?!”龙煜天震怒,“你知道你自己是什么人吗?你是龙家的孩子!她是谁?她是慕容后裔!成亲?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这个孽子端的是狂妄无耻,大逆不道至极!”

    “我和她睡了!”方玉定定看着自己的父亲,一字一顿道,“兴许她已经有了您的孙子!你若是敢杀她,那也是杀了我的儿子,你我父子之情便断了去!”

    “你再说一遍!”龙煜天千算万算没算计到方玉居然大逆不道到此种程度,不禁低吼了出来,“你为了那个妖女要与我断绝父子恩义?”

    “父亲!您不要逼我!否则我真怕自己做出什么让您失望甚至是绝望的事情来!”方玉也是铁了心的对抗到底。

    “我杀了你这个孽子!”龙煜天只觉得气血上涌,整个人抖得不成样子,拔出腰间的佩剑便要刺过去。

    “宗主!宗主息怒!”随之而来的宇文浩正忙将盛怒的龙煜天拦了下来劝道,“少主不懂事!宗主且带回去慢慢管教!”

    气急了的龙煜天终于想起来自己此番找到这个孽子是要将他带回京都的,差点儿被这个小混帐东西气得乱了方寸。

    方玉本来想要激怒父亲找到一个逃脱的法子,不想在这里看到了二舅父,心头暗道不好却已然来不及。

    龙煜天一掌挥了过来,方玉也不能真的拔剑指向自己的父亲,稍稍一个停顿还没有撤出几丈地便被父亲一巴掌拍的气血翻涌,登时晕了过去。

    宇文浩正暗自捏了把汗,忙跑过去将倒在地上的方玉扶了起来,还好只是晕过去了。不过宗主这一巴掌的内力也着实下了几分功力,少主血肉之躯哪里扛得住,他忙命人乘机将这个不听话的孩子捆了起来。

    “将他弄回京都去!还有关起来让他好好反省反省!”龙煜天气的哆嗦,毕竟是梅清的孩子,心头恼怒之余看着他被自己打晕过去又带着几分懊悔,是不是出手太重了些?

    安国侯府后院的竹林中,宇文胤命人将那处亭子间按照凌家的香雪亭模样改造了一番,亭子的地板下铺着热气腾腾的地龙。外面罩着琉璃橱,里面摆着雪毡还有小几,此番他独自一人抬手轻抚着小几上的古琴,居然是凌霜曾经一曲成名的那首“笑傲江湖”的曲子。

    宇文川赶到亭子间外的时候正看到大哥一袭玄金色锦袍,长发散落在肩头,狭长的墨眸微微闭了起来,似乎已经将自己融进了曲调中。

    “大哥!”宇文川缓缓走了进来。

    宇文胤陡然睁开了眼眸,手中的琴弦落下来一个音节,显得有些仓促。

    “二弟!有消息了?”

    “大哥!方玉被姑父抓回来了,关在桃花林中的竹园里。还有那个百川老人武功甚好,已经赶着去给凌霜治眼睛了,想必方玉说服了那个怪老头。”

    “二弟,好久没有对弈,陪我摆一局吧!”宇文胤将古琴放在了一边。

    宇文川晓得大哥棋艺超群,以往都是四弟陪着大哥练手,如今物是人非心头倒是多了几分酸楚。

    兄弟两个摆好了棋盘,宇文胤请自家弟弟先落了一子,一来二往宇文川便被大哥杀的落花流水。可是心头的不宁还是说了出来,他凝视着大哥问道:“大哥!接下来如何行事呢?”

    宇文胤手持一子停在了半空却是缓缓道:“明日我去看看方玉,还有你明天可以告诉三殿下,我们摆好的这盘棋局可以开始落子了。”

    宇文川心头一跳,额头间因为紧张俨然渗出些汗珠来忙应了一声。

    第二天傍晚时分,整个京城笼罩在安宁之中,却又带着几分风雨欲来的压抑和凝滞。

    竹园门口的护卫已经多到了有些夸张的程度,宇文胤抬眸扫了一眼,心头不禁苦笑。姑父为了看住方玉这个不省心的东西,这一次倒是下了大力气。这些护卫一个个都是顶尖高手,少说也有几百人之多。

    宇文胤神情微微一冷,若不是还有后续计划,他此番倒真的很想建议姑父将方玉这个王八蛋关进宇文家地宫里去。哪里简直就是地狱,也省的花这么大力气防着他一个人逃脱。

    “表少爷!”守门的护卫忙冲宇文胤躬身行礼。

    宇文胤缓缓拿出了姑父亲自交给他的通行令牌,守门的护卫哪里敢怠慢忙将他请了进去。

    宇文胤也来过竹园几次,此番顺着那方池塘过了朱桥,便到了后院的梅林。穿过假山,沿着东面的抄手游廊径直转向了一处深建在假山下面的密室中。

    说是密室,里面的却是摆设雅致,桌椅床榻一色儿的紫檀木做成。宇文胤转过屏风便看到了斜靠在琉璃屏风后面软榻上的方玉,一边的小几上摆着一只玉碗,里面的汤药只余喝剩下的药渣。

    方玉着一袭寻常素白常服,头发用白玉冠束着,握着一本卷册看得津津有味,丝毫不在意自己尴尬的处境。

    听到了脚步声,方玉斜挑着桃花眸看向了立在他面前的宇文胤,唇角掠过一抹寒凉冷冷笑道:“表哥!你终于从地宫里出来了?别来无恙?身子骨还安好吧?”

    “劳烦表弟操心了!”宇文胤声音清冷,对于方玉的吊儿郎当毫不在意,只是缓缓坐在了方玉对面的椅子上。

    “表哥!你今儿来有何贵干?想要带我出去一起喝花酒吗?”方玉轻佻的笑着。

    宇文胤眸底的颜色看不清楚,却一字一顿道:“方玉,凌霜还好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