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章 百川老人】

    499章百川老人

    云州雪峰,月色如画,蜿蜒的小径上到处是积雪,更是给陡峭的山峰涂上一抹壮丽的色彩。只是在这曲曲折折的蜿蜒小径上,缓缓走来一个身着灰色棉袍,头发散乱的不成样子的七旬老人。

    老人身上的棉袍都已经带着几分破烂,有些地方还露出里面泛黄的棉絮也不知道多久没洗了。

    这乞丐一样的老人,浑身上下只有腰间的那个翠玉酒葫芦看起来倒是价值不菲。老人黑漆漆的手掌探到腰间,取下腰间的翠玉酒葫芦仰起头狠狠灌下了一口,抹了一把唇角哼哼起来。

    “茅店月黄昏,不听清歌已断肠。只是鹃弦低按处,凄凉!怪汝鸦雏恨也长,等是天涯沦落客,苍茫!”

    一袭月白色棉袍的方玉从后面山道爬了上来,不紧不慢跟在老人身后,拿出了一支横笛附和着老人的清歌,箫声呜咽却也很应景儿。

    “臭小子好才情!”那老人正是大名鼎鼎的百川老人,叶南的师傅,本想自己为了躲避江南的战乱纷扰,独自一人来北方雪山散心饮酒,哪里想到被方玉盯上了,跟了一路。

    “前辈好文采!”方玉躬身还礼,却仍然不紧不慢跟着。

    百川老人也是暗自诧异,这小子武功不弱,居然能死死缠住自己,这一路上虽然心烦但是也佩服他的这份心劲儿。

    “我说方大人,你就别白费力气了!小老儿从来不会被人胁迫着去治病!”百川老人来到了雪峰上的一处木屋。

    方玉紧跟着走了进去,却是主动地干起了生火烧水做饭等下人们做的事情,不一会儿一如往常般将做好了的饭菜端到桌子上。随即恭恭敬敬伺候百川老人坐在榻上用饭,同时变戏法似地从腰间拿出了又一只翠玉酒葫芦双手捧到了百川老人面前。

    “前辈!孝敬前辈的!”方玉也不理会百川老人之前大概无数次的拒绝,似乎像是百川老人的天生奴仆伺候的周到至极。

    百川老人抿了一口酒赞道:“好酒!你小子做的菜也不错!”

    “多谢前辈夸奖!”方玉恭恭敬敬站在一边伺候百川老人用饭,这一幕若是给龙煜天看到了指不定能气疯了。

    方玉是谁?姑且不说姓龙,身上流淌着皇家血脉。单单凭借一个方家家主的身份也不至于这般低声下气伺候一个江湖郎中,可是他晓得百川老人的脾气,不能逼迫,金银收买不了,富贵诱惑不了,活脱脱一个怪才。若是他不心甘情愿,霜儿的眼睛断然是治不好的。

    虽然方玉心头焦急眼见着快一个月的时间了,这百川老人若是去迟了一步,霜儿的眼睛便永远也看不到东西了。他想到此处,越发伺候的殷勤了几分。

    “陪我下下棋!”百川老人扫了一眼方玉,将吃剩下的饭菜突然推到方玉面前道,“你也饿了吧?吃吧?”

    方玉一愣,云淡风轻的坐了下来接过百川老人推过来的半个剩下的馒头一口咬了下去,温文尔雅道:“多谢前辈赐饭!”

    百川老人眼角抖了抖,这小子真乃不寻常人也,这都能忍得下?

    “哎!身子倒是有些冷!”

    “前辈若不嫌弃,晚辈身上这件狐裘给前辈披上吧!”方玉忙放下馒头将身上的狐裘披风解下来披在了百川老人的身上。

    百川老人真想撞墙,这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膈应这位贵公子了,没想到人家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从容。

    “在赤州城的时候,叶南姑娘经常提起前辈您,前辈!叶姑娘已经成亲,前辈不去赤州城喝喜酒?”方玉边替百川老人系着狐裘披风上的带子,边试探道。

    “嫁出去的徒弟,泼出去的水,小老儿还看得开!”百川老人丝毫不为所动,伸长了脚丫子直接探到了方玉的鼻尖。

    “哎!人老了!脚不舒服!需得用热水泡泡脚!”

    方玉淡淡一笑,起身端来了一只木盆亲自蹲下来将百川老人恶臭的脚丫子放进了盆里细心地洗了起来。

    百川老人眉眼间终于泛起了一抹波纹叹了口气道:“没出息的小子!你就这么在意一个女人?为了让小老儿给她治眼睛,你居然将自己作践到此种地步?”

    方玉抬眸看着百川老人道:“前辈!她不仅仅是为国为民的大将军,她也是我方玉的结发妻子,是我方玉一生一世要守护的人。还请前辈开恩救救她!方玉来世衔草相报!”

    百川老人闭了闭眸子突然笑得凄怆万分:“罢了!罢了!当年我也是门阀大家族里出来的少年公子,因为喜欢医术药草之类,不热衷功名同家父闹僵。自己那个时候偏偏年轻气盛,离家出走并和父亲断了父子恩义云游四方。哪里曾想家父因为被仇家所害诬陷与叛党勾连,整个家族男丁被处斩,女眷流放到了边关做了营妓。”

    方玉认认真真听着,却是细心的将老人满是伤痕冻疮的脚用绢纱细细擦拭了,套了一双自己之前买好的干净鞋袜。

    百川老人浑浊的眼眸仿佛穿透了时空带着几分苍茫:“待我将自己容貌毁了后回到了家乡,人人都嫌弃我,羞辱我。只有那个爱慕我多年的邻家姑娘认出了我,她冒着天大的危险,将我藏了起来。她父亲是开镖局的,她也有些武功就那么站在我这个废人身前替我抵挡那么多风雨,将她父亲手下镖师的闲言碎语狠狠反击了回去。”

    “我夜间用药将那些看守我家父头颅的卫兵弄死,将家父和大哥们的头颅安葬好,与那邻家姑娘暗自订了亲。却不想正当我们二人商量私奔出逃,那丫头却突然翻脸另外寻了郎君,我顿时心灰意冷远远离开了家乡。”

    “咳咳咳……”百川老人咳嗽了起来,接过方玉捧过来的热茶抿了一口继续道,“当我开始渐渐凭借医术成名大燕时,真是神使鬼差居然又碰到了她。这一次她身边却是换了别的男子,人海中我还是被她一眼认了出来。她那时脸色苍白,身上还带着重孝,身边跟着的人却是一派富家公子的模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