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章 吃独食】

    495章吃独食

    第二天秦小七带着月珑等人折向了西面的丛林中,南疆的冬季虽然没有太多的大雪纷飞,但也是有些湿冷难捱。

    已经走了大约半天的光景,所到之处却是越见荒凉。那些高高在上的权贵们总是为着自己的**挑起战争,却哪里想到战争并不是说收场便能收场的,有时候结局连这些发动战争的人也预料不到。

    按理说这已经到了南疆的地盘儿,可是所过之处映入秦小七等人眼眸中的景象却是分外荒凉。不论是沿途的汉人还是南疆百姓到处都是尸横遍野,草丛中依稀还能看到一些衣不蔽体的年轻女子的尸体,赫然是受辱而亡。

    “这帮混帐东西!”林子妍眉眼间掠过一抹厉色,停了下来命人将那些可怜女子的尸身草草掩埋了去。

    冷玉卿深邃的眼眸中掠过一抹波动随即却是平静了下来,他在高车王族里经历过的叛乱和虐待让他早已经失去了林子妍心头的那股子愤愤不平。

    “南疆叛军上一次兵败赤州城几乎是向着居延城的老巢逃回去的,段贼如今哪里顾得上他手下的逃兵触犯不触犯军纪?”秦小七眼底一片清冷,看着路边的残尸断臂,想起了北方经历过的那场雪灾,不禁心头有几分怜悯。

    “秦统领!歇会儿呗!”因为嫣红要留在凌霜身边,此番没有嫣红陪同一起来反而显出几分意兴阑珊。月珑是个杀手,倒是这对这样凄惨的场面见惯了的,跃下了马背拣了一出凹地坐了下来。

    “大家下马休息一会儿吃点儿干粮再走!”秦小七下令道。

    月珑摸出了随身携带的凌霜交给他的特殊图纸将沿途的路线仔仔细细画了下来,秦小七倒是挺佩服月珑这一点儿。没想到粗枝大叶的月珑也有如此心细如发过目不忘的本事,而且月珑画出来的路线图简洁明了,一目了然。

    “喝口酒!”月珑看到秦小七走了过来将图纸收好了后,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酒囊递了过去。

    秦小七一愣,倒是有些无奈。这小子素来是个自由散漫惯了的,本来行军途中怎么能饮酒,他倒好酒不离身,大概天底下只有嫣红能管得住他。

    “我不喝!你也少喝点儿,免得误事!”秦小七俊朗的眉眼微微一蹙。

    “切!老子也是虚让一下罢了!不过你可不许在嫣红面前告状啊!”月珑举着酒囊狠狠灌下一口,眯了眯琥珀色的眸子嗤的一笑道,“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咦?嫣红怎么来了?”林子妍看向了月珑的身后。

    “啊?红儿?我错了!我喝的是水!我……”月珑猛地站了起来,惊慌失措之下手中酒囊里的酒也是洒了大半儿。此番却发现只是两个垫后的亲兵骑着马归队,不禁脸色大窘,狠狠瞪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林子妍。

    “小丫头片子!鬼心眼儿忒多了些!谁娶了你谁倒霉!”月珑扫了一眼四周憋着笑的士兵,即便是冷玉卿也是唇角微翘。

    “月大哥!天儿这么冷!您英明神武的先去探探路呗!”林子妍忍着笑,她与嫣红关系要好晓得月珑也拿她没办法。

    “哼!你们歇着!老子去附近找找有没有干一点儿的木柴,这该死的天气,雨不雨雪不雪的!闹心!”月珑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径直向一边的密林里走去。

    “你何苦逗他?”秦小七笑看着林子妍,“那厮最是个不经逗的,小心和你翻脸!”

    “哼!谁让他不遵守军纪随身带着酒?”林子妍微笑嫣然,却看到冷玉卿将怀中的面饼取了出来掰成一块块的穿在了一根竹签子上。

    “冷大哥!你这是做什么?”林子妍不解的问道。

    “月珑一会儿拿回干柴,生了火,烤着吃!你一个女孩子家吃不得冷食,不像我们男儿们这般粗糙。”

    林子妍微微一怔,脸色缓缓晕染了一抹微红,忙别过头挑着话笑道:“哪里敢指望他拣木柴,指不定躲在密林中吃独食了吧?走之前嫣红倒是将好多肉干儿偷偷给那厮塞在身上的。”

    “哈哈哈……”林子妍戳中了月珑和嫣红的甜蜜小把戏,又引得四周的人一阵大笑。

    “啊!喂喂!臭小子!老子……嗷……秦小七!快滚过来救老子啊!”

    密林中突然传来月珑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林子妍等人大吃一惊猛地拔出了腰间的佩剑瞬间赶了过去救援。

    秦小七晓得这里可是南疆的地盘儿,难不成月珑碰上了南疆残兵?

    一群人冲进了密林中却猛地僵在了那里,外面看起来层层叠叠的密林中居然有一片空地,傍着山坡是一处小木屋。

    此番木屋外面的大树上倒吊着一个人,似乎被猎人专门捕捉野兽的机关给困住了,正是月珑。林子妍扫了一眼地上洒落的肉干儿,简直是哭笑不得。这厮还真的是躲在这里吃独食,凡是嫣红给的东西,他生怕别人抢走半分似地。小气!

    此时一个穿着破烂腰间裹着兽皮的少年正用一根长矛杵在了月珑的脑袋上,那少年大约十几岁光景,身材分外瘦弱,黑漆漆的眼眸中却是带着几分桀骜不驯。

    秦小七一看是个猎户少年,而且只有他一个人,不禁放下了腰间的佩剑笑道:“这位小兄弟!误会了!麻烦小兄弟还是放了我们这位兄弟,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在下向小兄弟赔礼了!”

    秦小七堂堂凌家亲卫军总统领这般低声下气倒也是给足了这个乡野小民面子,却不想那小子根本不理会,反而手中的矛头直接刺向了月珑。

    “喂喂!臭小子!找死吗?”月珑脸色涨得通红,琥珀色的眸子登时升腾起一抹杀意。他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居然头一次被人吊在了树上,而且还是吃独食的时候。最最关键的是,当这么多兄弟的面儿,被一个小屁孩儿制住了,他月珑不要活了以后,真他娘丢人!

    “臭小子,看到了吗!老子的兵来了!老子好得也是凌家军总统领!快把爷爷我放下来!一会儿爷爷还能留你个全尸!”

    即便是冷玉卿也受不了月珑的吹嘘,一个箭步欺身过去,却是一掌拍向了小猎户手中的长矛。】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