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章 我要活口】

    491章我要活口

    显然有些兴奋的龙辰轩登时酒醒了一多半儿,猛地在宇文胤面前站住突然厉声呵斥道:“宇文胤!我看你也是个君子!怎的如此撺掇本宫做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

    宇文胤唇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嘲讽,随即抬眸看着龙辰轩,眸底却是多几分悲伤沉痛之色缓缓道:“我的三弟战死,四弟,结义的兄弟,从小护着我的忠仆,他们的头被凌霜斩了下来装进了紫檀木盒子里。一样样摆在我的面前,殿下!你觉得在下有必要在殿下面前伪装吗?”

    龙辰轩缓缓坐了下来半信半疑道:“四公子死了?”

    “余庆!”宇文胤淡淡喊道,不多时余庆带着一只紫檀木盒子走了进来,眼底却是微红。

    宇文胤像是打开一件寻常物件儿一样将紫檀木盒子打开,龙辰轩扫了一眼神情顿时一怔,随即缓缓叹了口气道:“长公子原来还有随身携带头颅的癖好!”

    “余庆!退下!”宇文胤面无表情的将紫檀木盒子盖好交给他道,“你们四爷的罪过也够大了,明日好好下葬吧!”

    “是!”余庆紧紧抱着宇文御的头缓缓退了出去。

    宇文胤重新替龙辰轩斟满了酒道:“殿下!宇文家虽然如今败落了去,但是相助殿下达成心愿倒也是能成事的。只是看殿下有没有这个魄力了?”

    龙辰轩捏着杯子沉默不语好一会儿才抬眸看着他道:“长公子想要什么?”

    宇文胤眸底划过一抹深邃的哀伤冷冷道:“宇文家的平安还有……一个人!活人!”

    “凌霜?”龙辰轩唇角微翘,宇文胤喜欢凌霜已经成了京城中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

    宇文胤默默点了点头,随即道:“我要活口!殿下的人最好不要动她!而且殿下若是想要执行我说的那个计划,一切行动安排需由我亲自组织调遣人手,殿下只需要在京城中静待佳音便可!”

    龙辰轩突然嗤嗤笑道:“长公子真是个痴情种子!本宫算是服了!不过本宫会给长公子一个答复的。”

    宇文胤缓缓起身,冲龙辰轩躬身行礼道:“既如此,在下等着殿下的消息。殿下的人随时可以去靖国公府找在下!在下告辞!”

    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干脆利落的行容作风倒是令龙辰轩心头不禁一动,此人绝非是池中之物!不过他素来喜欢这样的青年才俊,之前因为与凌家的矛盾错失了方玉这样的人才,这一次宇文胤送上来的厚礼,他焉能不吞下去?

    人头不会造假,宇文家与凌家的血海深仇也不会造假,他一寸寸捏紧了杯子,他决定……赌一次。

    余庆紧跟着漫步在风雪中的自家少主,心头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短短三言两语便切中了龙辰轩里的要害,让整个宇文家的危局缓缓纠正了过来。只是不知道长公子到底要怎样下这样的一盘棋,他知道如今宇文家好用的棋子远远没有之前那么多了。

    “长公子!马车备好了!”余庆将停在桃花渡门口的马车车帘轻轻掀了起来,长公子被关在地宫里那么久,又饮酒过度脸色倒是比之前憔悴了不少,身子也大不如前。这样的风雪夜,不要冻坏了去。

    “余庆!”宇文胤狭长的墨眸缓缓眯了起来却是绕过了马车径直走到了毓秀河岸边的柳树下,“你跟了我几年了?”

    余庆一愣忙躬身道:“属下从高车边地就跟着长公子了,大约快十年的光景了吧?”

    宇文胤看着毓秀河两岸风月之地的灼灼红灯叹了口气道:“等这一次事态平息了后,同那个淳儿姑娘成家吧!那丫头无名无姓暗地里跟了你那么多年,你也对她有这么一点儿心意,我做主替你们将这桩亲事办妥便罢!总不能耽搁人家姑娘一辈子!”

    余庆顿时红了脸,淳儿是他在边地的时候认识的一个牧民家的女孩子,他回到京城后也跟着前来,倒是瞒不过长公子的眼眸。他躬身忙嗫喏道:“属下只愿跟随长公子建功立业……”

    宇文胤摆了摆手制止住了余庆的豪言壮语,却是抬眸看着对岸的灯火通明缓缓道:“其实人生最大的幸福便是能找个今生相伴的爱人,平淡度过此生。我……却是不能够了!”

    余庆心疼一痛,他作为宇文家亲卫军虎贲营的统领,自然晓得自家长公子与凌霜那个女人的孽缘。如今宇文家同凌家闹到了这种程度,也实在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他替长公子心疼!

    “长公子这般人才定能找个真正对长公子好的,情投意合的姑娘,长公子……”

    “余庆,明天你去高车边地一趟,”宇文胤墨眸中的神情孤寂清冷将话题不露痕迹的移开了去。

    余庆晓得是自己僭越了,忙躬身道:“长公子有何吩咐?”

    “你拿着这个,”宇文胤从袖中拿出一方令牌递到了余庆的手中道,“高车边地活动着一支大名鼎鼎的悍匪,数年来在那个三不管的地带倒也逍遥自在。那是咱们宇文家藏起来的实力,你将这个交给他们的头领,让他们换成汉装分批潜进京城。我有大用处!”

    “是!”余庆忙将令牌收好刚要退后却不想毓秀河边翩翩走过来一群踏雪玩闹的女子。

    余庆这才想起了今儿是大燕朝的霜雪节,这一天有个风俗习惯贵族门庭的年轻女子会出来月下踏雪,顺道将自己对来年的祝福绣在缎带上挂在柳枝上面祈福。

    “咦!那不是宇文家的长公子吗?”

    “是啊,是啊!听闻大病了一场,不想今儿在此地能遇到他!”

    “你们瞧见没有?长公子病了一场倒是更加清俊了些!”

    “那是自然!京城中还有谁能比得过长公子的风华呢?”

    余庆眉头狠狠蹙了起来,自家长公子岂是这帮无知妇人品头论足的,刚要呵斥几句却被宇文胤拦住了。

    宇文胤狭长的墨眸缓缓眯了起来,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算作问候。

    “天啊!长公子冲着我笑了!”

    “明明是冲着我笑的!”

    “明明是我!”

    宇文胤缓缓转身,墨眸中的笑意却是到不了眼底,渐渐沉淀成了千年寒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