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章好戏才刚刚开始】

    490章好戏才刚刚开始

    宇文胤身着一袭素白袍子,腰间缠着一条玄金色腰带,墨色长发用白色缎带束在脑后。简简单单的装束可还是掩饰不住那抹清华高贵,狭长的墨眸淡然凝视着远方,苍白略带玉色的冷峻脸颊在这残雪纷飞中越发不太真切。

    他冷冷看着棺椁下葬,亲自将一抔土撒在了棺椁上,声音中带着几分嘶哑道:“三弟!一路走好!”

    宇文擎宇病情加重了几分,宇文家此番倒是全权由宇文胤一人操持。

    “长公子!”余庆也随着宇文效的棺椁回到了京城,此番疾步走进了书房冲宇文胤压低声音道:“三殿下这几天都在桃花渡中买醉。”

    “嗯!今夜准备一下,我们去会会三殿下!”宇文胤神情淡漠,握着笔管在雪纸上写下一行笔锋锐利的行书。

    “是!属下准备一下!”

    “等一下!”宇文胤手中的笔微微停顿了下来,却始终没有抬眸,淡淡问道,“凌霜的眼睛是真的瞎了吗?”

    余庆一愣忙回道:“千真万确,属下还探查到,表少爷方玉此番正在四处求医替她救治!”

    “方玉去了赤州城?”

    “是!而且……”余庆小心翼翼看了一眼长公子道,“听闻与凌霜出入成双成对,极其亲密……”

    叭的一声!宇文胤手中的笔管折断了去,他缓缓抬眸眼神却是丝毫没有温度缓缓道:“晓得了!你出去吧!准备一份厚礼,今夜我们去桃花渡!”

    “是!”

    京城的桃花渡始终是最热闹的所在,不管大燕朝经历过什么样的跌宕起伏,风云诡谲,却依然不能消弭桃花渡里那些酒娘腮边的桃花粉嫩。

    入夜时分,雪依然在下,唱喏的小二们躬着身子将一个个达官贵人迎进了酒楼里。阁楼上的歌姬依然在咿咿呀呀唱着艳曲儿,似乎赤州城中那层层叠叠的尸山血海与她们并不在同一个世界上。

    桃花渡后院专门辟出来,另行盖了一些独门的二层阁楼,这里一般守备森严来的都是不同寻常的客人。

    此番披着暗金色狐皮披风身影高大的华贵男子在随从的伴随下缓缓走到了一处阁楼前,阁楼前两个护卫抬眸一看狠狠吸了口气忙躬身道:“大将军?”

    宇文胤将沾满了雪花的兜帽缓缓拿了下来,露出了那双清冽狭长的墨眸,细碎的雪花调皮的落在他俊美冷清的脸颊上显出一丝出尘的韵味来。

    “我要见三殿下!还劳烦二位进去通报一下!”宇文胤身边的余庆忙将几只银锭塞进了两个护卫手中。

    “大将军且等等!奴才们这边进去通报!”

    不一会儿阁楼的门打开,里面又走出来两个劲装护卫恭恭敬敬将宇文胤迎了进去。

    阁楼的二层装饰的华丽却不失雅致,十二扇琉璃屏风后面摆着一张白玉小几,三殿下龙辰轩身着绣着牡丹花纹的紫色织金长袍,斜斜靠在了小几边。头发虽然勉强用白玉冠束着,可还是因为喝多了的缘故显得有些发丝凌乱。

    宇文胤墨眸缓缓扫过了龙辰轩,眼底却没有丝毫的波纹泛起。他命余庆守在外面,自己单独一人走了进来,缓缓坐在了龙辰轩的对面却是擎着青玉酒壶替龙辰轩前面已经空了的酒杯斟满了酒。

    龙辰轩微微一愣却是唇角含着一抹沧桑和嘲讽淡淡笑道:“长公子大病初愈?”

    宇文胤丝毫不在意龙辰轩的讥讽,都是贵族门庭摸爬滚打了这么久的人,谁家没有几个令人猜测的秘辛。

    宇文胤在南征军出征之前突然发病的事情,虽然知晓事情真相的人不多,但是却在京城流传了无数个版本,倒是令人遐想连篇。

    “多谢殿下关心,病的太久了,终于好些了,”宇文胤眸底宛若千年寒潭,令人看不出其中的深浅来。

    宇文胤拿起一边的空杯子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冲龙辰轩举杯轻抿了一口微微笑道:“好酒!”

    龙辰轩看着宇文胤身上那股子淡定从容,之前的颓丧之态倒是少了几分,微微坐直了身子接过了宇文胤递过来的杯子狐疑的看着他道:“长公子来不是为了蹭酒喝吧?”

    “殿下只是暂时输了一局,却在这桃花渡借酒消愁,如何对得起这么多年拥护殿下的那些臣子们?”宇文胤却是答非所谓,抬眸看向了龙辰轩的眼睛。

    龙辰轩审视的扫了一眼宇文胤冷冷笑道:“父皇这几日身子不舒服,太子已经开始监国了。凌霜打赢了南疆这一仗,手中的兵力长公子你知道是多少吗?五十万!呵呵呵……五十万军队!而凌霜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啊!”

    宇文胤眼底平淡的眸光因这凌霜二字泛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波澜随即缓缓道:“那又如何?”

    龙辰轩猛地一怔,如今凌霜赢了这一场仗,无疑是给他的致命一击。太子登基指日可待,他这个曾经的太子爷的对手说不定会惨死,连一介布衣都做不成的。可是对面这个贵气逼人的男人居然告诉他这又如何?

    他俊朗的眼眸中掠过一抹贪婪之色,随即定定看着宇文胤道:“长公子有何高见?”

    宇文胤顿了顿缓缓凑到了他的面前低语了几句,龙辰轩登时眼底掠过一抹狂喜猛地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宇文胤道:“长公子此话当真?”

    宇文胤淡然道:“宇文家如今已经到了最破落的时候,殿下也晓得凌家与宇文家之间的血海深仇。在下哪里再敢诓骗殿下?只是这个计策用不用得好,倒是看殿下自己的本事了。在下也只是给点下指一条路罢了!”

    龙辰轩似乎有些兴奋随之而来的还有破釜沉舟之前的那一抹惊悚,他知道若是这个计策一旦执行的时候出了漏洞,自己将再无生还的可能性!到时候可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宇文胤道:“殿下,俗语说得好,富贵险中求。与其坐以待毙,不若奋起反击,寻常大家族大宅里的斗争尚且如此残酷何况是皇家?失了一分先机,若是还抓不住第二次机会,那便真的是作茧自缚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