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章 噩耗】

    488章噩耗

    “老爷!前面有个女子拦下了马车!”赶车的马夫战战兢兢道。

    宇文擎宇鹰隼般的眉眼一冷,京城里头敢拦下他马车的人还真的不多,随即挑起了帘子却是看到了外面俏生生站着一位劲装女子,正是凌霜身边执行秘密任务的小舞。

    “宇文老将军恕罪!我家大小姐凌霜有三样东西已经送到了您的府上,只是让婢子亲自转给宇文老将军一封信。”

    宇文擎宇的手狠狠攥成了拳,他晓得凌霜那贱人不会放过宇文家的,冷冷道:“什么信?”

    小舞神情淡然也不在乎宇文擎宇已经黑透了的脸,大大方方躬身行礼后将一封素笺捧到了宇文擎宇的面前。

    宇文擎宇示意身边的护卫将书信接过,小舞转身快速离去,瞬间没入人群中。

    “老爷!没有异样!”护卫仔仔细细检查了信封之后,宇文擎宇才缓缓接了过来。

    他打开一看便是凌霜娟秀的笔迹,上面写着寥寥几语道:“宇文老贼!念在你三儿子宇文效的面子上,此番我已将你们宇文家同南疆叛贼勾结的书信隐匿没有上报给朝廷,留下你宇文家满府的脑袋!以后你若是再做恶,老子定不留情!还有老子送了你三样礼物,希望你喜欢!”

    “黄口小儿!无耻妖女!”宇文擎宇眸色一冷,抬手便将手中的素笺撕了一个粉碎。

    身边的亲信护卫具是噤若寒蝉,随着凌家的崛起,宇文家的灭顶之灾眼见着便到了跟前儿。加上今儿三爷战死的消息传来,整个宇文家已然是一片萧杀之气!

    “回府!”宇文擎宇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甚对劲儿。

    下人们哪敢怠慢忙赶着马车回了靖国公府,远远便瞧见门口的管家迎了出来侯在了门庭处。此时三爷战死的消息怕是已经传遍了京城,整座府邸里里外外都换上了白色帐子,将那些花红柳绿取了下来。

    宇文擎宇下了马车后,管家忙迎了上来躬身道:“老爷回来了!刚才有人送了三只紫檀木盒子给老爷,说是老爷一看便知!”

    宇文擎宇眉头一挑:“将盒子拿进来!”

    管家忙命人将三只密封好的紫檀木盒子抱到了宇文擎宇的书房,宇文擎宇将下人们屏退,随即留了几个心腹。

    “来人!将盒子打开!”宇文擎宇不知凌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自然是十万分的小心。

    两个随从忙将紫檀木盒子抱到了案几上,拔出腰间的佩剑便将盒子轻轻撬开了去。

    “啊!是……是四爷!”那两个人看到了盒子里的物事顿时脸色惨白吓瘫了去。

    宇文擎宇猛地站了起来疾步走到紫檀木盒子前,垂眸一看登时一个踉跄向后倒了下去。紫檀木盒子里赫然放着自己小儿子的人头,还有郑叔同何赢的人头,显然是被炮制好了的,竟然没有**宛若生前般的眉眼鲜活。

    “御儿!赢儿!郑叔!”宇文擎宇浑身抖个不停,只觉得胸口痛楚异常,狠狠捂着胸口却还是一口老血喷溅了出来,登时晕了过去。

    “老爷!老爷!快来人啊!”靖国公府上下乱成了一团,手忙脚乱将宇文擎宇扶进了内堂。

    “快请夫人来!”

    “还有记得请二老爷来!”

    “你们两个去兵部衙门请二爷回来!”

    “要不要请长公子……”

    “蠢货!长公子是家主亲自关起来的,你一个下人能进得地宫不成?先紧着找个主事的人来!老爷呕血了,这事儿非同小可!快着些!”

    “如夫人那边刚刚得了三爷战死的消息哭晕了过去,这事儿先不要告知如夫人!”

    “晓得了!”

    很快宫里头便得知了宇文家主晕厥的消息,人人都以为是宇文效战死,宇文家主撑不住这个悲伤的消息晕了去。

    不多时宫里头的徐太医亲自来诊脉,不一会儿随着宇文浩正和宇文川到了前厅开方子。

    “徐太医,我父亲……”宇文川依然是双目赤红,没想到短短瞬间宇文家到了家破人亡的境地。

    “二爷放心,靖国公只是急火攻心,老夫开了方子,照着方子上的药材抓了来细细调理。只是今后不可再轻易动怒,三爷的事儿二爷要多开解一些。”

    “多谢徐太医!”宇文川缓缓躬身行礼命人打赏后送客。

    他走到宇文浩正面前即便是强忍着心头的悲伤却还是身子微微颤抖缓缓道:“二叔!”

    “人死入土为安,明日你请人做三口上好的棺木,用楠木做出身子来将那头颅安上好好下葬在宇文家的祖坟中。”

    “是,二叔!”宇文川登时眼泪又落了下来,想着之前宇文家四兄弟在一起的欢快日子,没想到一趟南征却是天人相隔。

    “你四弟的事情切记不要声张,凌霜既然将他的头颅还回来,定然有后招!此番一定要沉住气,不然一旦被皇上查出了宇文家勾连南疆,便是满门抄斩的死罪啊!即便是你三弟以身殉国也不足以抵消这泼天的重罪!”

    “二叔!我们该怎么办?”宇文川倒是没了主意。

    宇文浩正扫了一眼纱帐后面躺在榻上的宇文擎宇叹了口气道:“你父亲还是太过着急了些,当今之际未有你父亲醒来后去地宫一趟了。”

    “是要放我大哥出来吗?”宇文川灰暗的眼眸中多出了几分希冀。

    宇文浩正缓缓点了头:“这事儿,还需要你父亲亲自定夺!”

    第二天一早,宇文擎宇渐渐恢复了几分力气,却命人迟着些将宇文御等人的人头安葬,他重新带着那些紫檀木盒子亲自到了琼林苑的地宫。

    一众护卫都被留在了地宫外面,宇文擎宇命宇文浩正带着紫檀木盒子同他一起进入了地宫。刚一打开地宫的大门,一股子辛辣的酒味迎面扑来。

    夜明珠的冷光将琉璃榻上身着灰色布袍的宇文胤笼罩其中,他此番已然醉的不省人事,斜斜靠在榻边。狭长的墨眸微微闭着,浓密微翘的睫毛宛若枯萎的蝶翼停止了跃动,毫无生气。

    宇文胤俊美无双的容颜在这夜明珠的冷光中更是增添几分颓丧之气,却丝毫没有掩饰他万端风华的气质。反而因为这份颓丧,平添了几分令人心疼的憔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