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7章踏平】

    487章踏平

    三天后,赤州城外开阔地上,矗立着凌家的赤卫军,凤御军,还有重新混编的青龙军和羲和军。黑压压将近五十万人的军队齐齐立在凌霜的面前,从赤州城门口一直蔓延到了河岸边,占据了整片血色染过的土地。

    凌霜身着那件家嫂亲自改过的血红色披风,披着银色战甲,更是显出几分威严肃穆,却带着火一样的英气逼人。

    她凤眸上罩着素锦,白皙的俏脸紧绷,骑在烈火上面对着她勇敢无畏的士兵。每一个人都静静看着那个让他们彻底折服的女子,矗立在初冬的暖阳中,那是大燕朝当之无愧的战神!经过赤州城一战,即便是随着她去死,他们也心甘情愿。

    “将士们!”凌霜看不到他们,却能感受得到那一颗颗激烈跃动的心灵,声音清朗缓缓道,“我凌霜素来不愿废话,我只想带着你们参加一场复仇的盛宴。兄弟们!让你们战友的血不会白流,让无数的英魂能够安心归乡,让那些冤死的百姓能沉冤得雪!居延城将在你们的脚下颤抖,你们会将它碾压成卑贱的粉末!有没有信心攻下居延城?!”

    “有!”五十万大军的吼声如同九天滚滚而来的春雷,将整个大地震颤了去。

    凌霜缓缓抬手指向了她看不到却心头如同明镜似的前方路途高声道:“出发!”

    半个月后,京城下起了第一场冬雪,骑着快马的信使冲过了被雪花笼罩的崇武门,直奔宫城而去。

    宫城养心殿内,得到战报消息的十几个重量级的文武官员还有太子等几位皇子纷纷拥在了养心殿中。凌霜的赤州城大捷瞬间改变了京城中各派政治力量的博弈局面,太子党可谓是盛极一时。龙案下矗立着的三皇子龙辰轩,眉眼间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恨意。没想到连他的心腹胡家也因为凌霜的关系投靠了太子党!

    承平帝拿着手中的战报再也坐不住了,一脸的喜色,口中连连道:“凌将军果然不负众望!赤州城大捷!真是杨我大燕国威,来人!传朕的命令下去,重重赏赐赤州城大捷中的功臣!封凌霜镇南侯,赐食邑万户,金万两!擢升正一品护国大将军!封凌老夫人一品诰命夫人!魏公公,你即刻去凌家传旨!”

    “是!皇上!”魏公公面带喜色也不敢怠慢忙带着人传旨去了。

    凌霜派来报信的人跪在地上却是还有话说缓缓道:“皇上!此番赤州城大捷,赤州牧文大人战死,青龙军总统领宇文效将军力战而亡,凌将军万分恳请皇上能感念此二人之功劳以示嘉奖!”

    文相一听自己五郎战死顿时一阵天旋地转,一边的兵部尚书胡刚徵忙将他紧紧扶住。宇文擎宇眉眼间掠过一抹难得的痛意,抿着唇一动不动。

    他此时倒是更加害怕的是凌霜怎么处理自己的四子?若是凌霜将宇文家与南疆叛军勾结一事揭发出来,宇文家转眼间便是大祸将至。

    他藏在官服中的手掌缓缓握成了拳,第一次生出了几分惧意。南疆这一场仗,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残局,至今前方的消息他也不能确定多少。即便是自己派出去的心腹郑叔也是没有消息传回来,他只觉得一阵阵寒意顺着脊梁骨蔓延开来。

    承平帝眉眼间掠过一抹悲伤,心头却是诧异,没想到宇文家的三小子也战死了?而且是凌霜亲自替他邀功,这倒也是奇了怪的。

    只是对于这些大燕朝的忠勇之士,他作为天子不能不安抚一二。

    “追封文渊安博候!宇文效忠勇侯!从南疆运回来的棺椁传朕的命令厚葬!文相和靖国公两位爱卿节哀!”

    文闵和宇文擎宇同时跪了下来谢主隆恩,此番养心殿中却是带着几分肃穆的气氛。文渊大概是大燕朝第一位在战场上战死并因为战功被封侯的文官了,可是即便如此文闵脸上丝毫没有半分喜色。

    这位心念儿子的父亲终究还是垮了几分,瞬间苍老了去。宇文擎宇也好不到哪里去,心头越发的忐忑不安起来。三儿子是他最不重视的一个儿子,文韬武略比不上宇文胤,诗词歌赋比不上宇文川,计谋沉稳比不上宇文御,可是毕竟是他的儿子,心头着实堵得慌。

    “凌将军可还好?”一边的龙辰逸再也压不住心头的思念不合时宜的冲信使问道。

    那信使脸色渗出一抹悲戚之色,缓缓冲承平帝和太子行礼道:“凌将军中了南疆蛊毒双目失明,但是凌将军说段贼残部南逃至居延城,不得不抓住时机亲自南下誓要将段贼一举拿下已报皇恩!”

    “你说什么?!她的眼睛?!”龙辰逸顿时失了仪态一把将地上的信使拽了起来。

    “逸儿!”承平帝眉头狠狠一蹙,龙辰逸忙将信使放开,那信使忙冲承平帝跪了下来。

    “凌将军……”承平帝脸上掠过一抹复杂之色,“不愧是朕的肱骨之臣!传令下去,从朕的御林军中亲自调派人手南下,带上宫里头最好的太医,定要将凌将军的眼睛治好了去。”

    “父皇!“龙辰逸忙躬身道,”父皇,儿臣愿意亲自带领御林军南下……“

    “胡闹!你一国储君怎能轻易离京?!”承平帝将龙辰逸的话堵了回去,“凌将军是一员福将,定能化险为夷,踏平南疆。凌将军回京之日,朕亲自设高台与崇武门外迎接将军凯旋!”

    “父皇……”龙辰逸一听凌霜的眼睛瞎了,顿时心乱如麻。

    “退下吧!”承平帝心头却是有些烦乱,凌霜此番手中握有五十万兵马了,只等她归来便夺了她的兵权再将她赐婚给逸儿,让她好安安心心做个享富贵的太子妃。只是眼睛瞎了这可如何是好?难不成大燕朝的太子妃用一个瞎子来做吗?这事情倒是有些不好应对了!

    宇文擎宇晕晕沉沉坐着马车出了东司马门,刚走到朱雀街口,马车一阵晃动停了下来,他不禁心生恼意呵斥道:“出了什么事儿?!”】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