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章 女人如心肝】

    486章女人如心肝

    方玉终究还是不能耽搁,将她轻轻松开了去笑道:“霜儿!为夫一会儿便走了!不出意料,今晚与顾啸云碰面,明天他会带着南疆招募来的蛊师抵达赤州城。这一次攻打居延城,不要逞强,若是再敢以一人之力冲在前面不要命的拼杀,为夫……”

    他顿了顿还是撂不下狠话,轻轻叹了口气道:“算是为夫求你了,不要那么拼命好吗?”

    凌霜晓得他舍不得自己,为了让他心安也只得点了点头:“我哪里有你想的那么傻?我自会保全自己的!”

    “霜儿,既如此为夫便放心了,那我走了,最早半月之余我回来,最迟也是一个月的时光。你等我!”

    “嗯!”凌霜此番心头倒是不舍了,猛地抱着方玉的脖子在他唇上狠狠咬了一口,“盖个戳,你是我凌霜的,不准其他女人碰!”

    “呵呵呵……倒是顽劣的很!”方玉宠溺的笑了笑将她鬓边的乱发抿了抿,“霜儿,我走了!一定一定要等我回来!”

    第二天顾啸云便带着一百个蒙着黑袍的南疆蛊师回到了赤州城。他与方玉在江左碰了面,晓得了叶南居然收徒弟的事情。此番冷着脸翩翩立在赤州城府衙正厅,一袭晃瞎人眼睛的白色锦袍配上那张隐隐带着几分怒气的冰山脸,让人平白生出几分冷意来。

    “妹夫!别来无恙!”凌霜在嫣红的扶持下走出了正厅迎接。

    顾啸云扫了一眼凌霜蒙着素锦的眼睛,脸上的怒意消散了几分带着几分难得的恭敬之色行礼道:“长姐安好!”

    “云云!相公!”叶南雀儿一样奔了出来扑进了顾啸云的怀中,将他狠狠撞得向后踉跄了一步。

    顾啸云冰冷的眉眼终于暖了几分还是冷冷道:“娘子似乎又胖了些!”

    叶南一愣急眼了:“顾啸云!”

    怒斥的声音还没有说得出口,却看到顾啸云从怀中拿出了南疆沼泽地带极其罕见的一株曼陀罗花,登时夺在手中。

    “从哪儿找到的?”叶南惊喜万分。

    “你喜欢便好!”顾啸云惜字如金。

    “对了!相公!我有徒弟了!”叶南将她身后的楼梓君不知死活的拉到了顾啸云的面前,“相公,这是我新收下的徒弟!”

    顾啸云脸色瞬间冷了几分,逼视了过去,若是视线能杀人的话此番一定将楼梓君碎尸万段。他晓得楼家惯常有勾搭别人妻子的优良传统,果然这个楼家少东家也不是个好东西。都比南儿大三岁,居然做了南儿的徒弟。怎么比方玉还不要脸呢?!

    楼梓君丝毫不在意扑面而来的森森寒意,儒雅俊秀的容颜上更是多了几分淡定从容。这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较量,漕帮素来与那礼法方面看的淡一些,喜欢就是喜欢,他也不想喜欢有夫之妇。可是没办法啊!叶南替他解毒那几天,朝夕相处,他突然觉得这丫头实在不错便上心了。

    他之前跟随凌霜的时候,曾经听凌霜偶尔提及一句话。名花虽有主,但锄头无情,只有锄头挥的好,不怕墙角挖不倒!

    楼梓君款款上前冲顾啸云拱手行礼道:“师公安好!”

    师公?!顾啸云一个踉跄,忙稳稳站住!自家娘子是人家的师父,又不能称呼他师母,可不就是师公嘛!

    “你……”顾啸云咬着后槽牙看着楼梓君的那张嫩脸,吸了口气阴森森笑道,“小楼多礼了。南儿好不容易有你这么个徒弟戏耍,我这个做师……公的怎么能拖他的后腿?明天开始,我会抽出几个时辰教你好好练练拳脚。”

    楼梓君暗道这个顾楼主还真是小气得很,借着这个借口怕是要狠揍他一顿,不过他可不是那种怂蛋!到时候指不定谁揍谁呢?

    “多谢师公教诲!小楼定当好好同师公学几招!才不枉师公对小楼的提点,与师公切磋也是小楼的福分!”

    “你们两个倒是相谈甚欢,这我就放心了,”叶南欣慰之极,云云居然不反对她收徒弟!这简直就是惊喜啊!

    即便是凌霜目不能视也听出了顾啸云和楼梓君二人的谈话不对劲儿,忙从中调解道:“妹夫,你带来的蛊师们一会儿我命人好好安顿,旅途劳累,你还是进偏厅用饭吧!”

    “多谢长姐!”顾啸云随着凌霜等人走进了偏厅,偏厅设了几张桌子,平日里都是凌霜同身边的心腹在此用饭。

    顾啸云好得也是她妹夫自然不同于旁人,单独请到了这里聚在一处。兵凶战危也不摆什么排场,都是些寻常饭菜,只给顾啸云那一桌上多加了几个肉菜。

    却不想叶南夹了一筷子肉放在徒弟楼梓君碗里道:“你多吃些肉!回头好好照顾那些蛊虫!”

    楼梓君最近养了一样重量级的蛊虫,都是用他自己的血亲自喂,叶南自然觉得应该让他多吃些好的,这样喂出来的蛊虫才会上档次。

    顾啸云哪里想到这一层,看着叶南这般看顾一个男人,心头登时堵得慌。可是风雨楼楼主的身份又让他抹不下脸,强忍着心头的恨意憋着一股劲儿忍了下来。

    “这个菜!你多吃点儿!”叶南又夹了一筷子放在楼梓君碗中,楼梓君温柔笑道:“多谢师父!”

    啪的一声!顾啸云手中的筷子折断了去,顿时所有的人都吃不下去了。

    顾啸云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俯身一捞将叶南扛在了肩头。

    “喂!你干什么?”叶南一愣慌了神。

    “睡觉!”顾啸云扛着叶南大踏步走出了偏厅。

    “咳咳咳……”月珑一口汤差点儿呛死自己,看着窗户外面明媚的阳光,用筷子小心翼翼捅了捅嫣红,“楼主威武啊!这大白天的,白日宣淫啊这是!这就活生生的……睡了?”

    嫣红转眸狠狠瞪了他一眼,月珑顿时蔫儿了,埋头吃饭。最近嫣红因为姹紫的事情心情不好,他还是少放屁为好。今后还需要督促兄弟们加紧寻找姹紫的下落,也是怪了连个尸身也找不到,莫非还活着?可是那么湍急的水流,他摇了摇头继续吃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