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章自有打算】

    485章自有打算

    凌霜表情有些愣怔,恍惚之间却被方玉逼近了一步,只觉得整个身子顿时凌空了。她忙下意识紧紧抱着方玉的脖子,却被方玉轻巧的抱到了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方玉!”凌霜看到不方玉的表情,一时之间倒是有些担心。这里是正厅不比阁楼,若是被其他人撞见了二人的亲昵倒也不好得很。

    “傻丫头!”方玉哪里不晓得凌霜的顾虑,她可是承平帝钦点的太子妃啊!可是他很不喜欢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淬利的桃花眸中不禁晕染出一抹暗恨和无可奈何。

    但是如今的形势他也不能不顾及着些,方玉垂首冰凉俊挺的鼻尖孩子气的低着凌霜的鼻子缓缓道:“霜儿,让你受委屈了。不过我答应你,很快便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拦我们,我会治好你的眼睛带着你离开。”

    凌霜心头登时安稳了许多,却是想到了叶南的事情好奇道:“楼梓君做南儿的徒弟着实不合适,你也明明知道你兄弟顾啸云是个醋坛子,还出面给南儿惹了这么个是非来。”

    方玉微微笑道:“楼梓君不是是非,而是一个对你此次南征用处极大的人!”

    凌霜心头一顿:“此话怎讲?”

    方玉缓缓道:“楼梓君的身份不仅仅是漕帮少东家那么简单,我已经派人查清楚了。他早些年得了怪病,怎么也治不好,不得已甚至还去南疆跟了一个极厉害的南疆蛊师想要通过蛊毒压制体内的毒素。只是治标不治本,不过那位蛊师却是看中了楼梓君的才气,倒是将他当做了半个徒弟对待!你可知道那个蛊师便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南疆蛊王,只是与段佑天有些隔阂,不满段佑天控制蛊师替他卖命的做法,故而被段佑天关在了一处秘密之所,至今下落不明!”

    “南疆蛊王?!”凌霜不禁狠狠吃了一惊,一把抓住了方玉的手臂,“若是楼梓君是南疆蛊王的半个徒弟为何还要拜南儿为师?这其中定有什么阴谋!不行!我去找南儿!”

    她忙扶着椅子的扶手站了起来却被方玉轻轻揽住了身子将她顺势按坐在了椅子上笑道:“我方玉再怎么恶毒,何苦要巴巴的害你的结义妹子,要知道那也是我兄弟的发妻!”

    他轻轻抓住了凌霜的手却是转而蹲在椅子边的看着自己的爱人道:“霜儿,之前凌家亲卫军出了何赢这样的人,也是我疏忽了。那个时候你我之间生出些隔阂,我也不敢过分插手你的事情惹你生厌。所以才会被何赢钻了空子,这一回我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

    凌霜身子微微一僵,叹了口气,却是说不出话来。姹紫是她心头永远的痛,他不能碰触,每一碰触便是鲜血淋漓。

    “霜儿,”方玉专注的凝视着凌霜的俏脸一字一顿道,“所以霜儿身边的人我会一个个重新查一遍。霜儿,我真的是承受不起那样的场景。那天我看着你站在尸山血海中,差一点儿疯了!霜儿!这一次南征居延城,我不会让你冒任何风险的。所以楼梓君是我故意留在你的身边,因为他再怎么样也不会伤害自己所爱人的长姐!而且楼家之所以将楼梓君这棵独苗重新派遣到你这里随你出征打仗,必然是全身投靠了凌家的。”

    “他所爱的人?”凌霜猛地想起了什么,“你是说他……”

    “对!楼梓君喜欢叶南这是个不争的事实!”方玉不禁苦笑道,“大燕朝若论江湖上的道会门组织。北方的风雨楼,南方的漕帮,分别鼎立南北道。依着楼梓君的身份,若是他看上的女子,定然会想法子追求到手。他这一次来拜叶南为师,也是个幌子,想的叶南也不会答应他。只是借机纠缠不休罢了!”

    “方玉我晓得你的意思了,”凌霜不禁顿了顿道,“你故意让他拜师,还要昭告天下,这样叶南和他的师徒名分坐实了后。他想要再有什么举动便会有辱漕帮的威名,是会被天下人唾弃的。表面上你这样做貌似对不住顾啸云,实际上你是帮他铲除了一个情敌?方玉……你这也太阴险了吧?”

    方玉宠溺的拂过了凌霜的脸颊笑道:“懂我者霜儿也!其实我更是为了你,叶南定会拼尽全力帮你攻下居延城,而楼梓君定然会拼尽全力护着她周全。到时候段佑天的蛊师们要同楼梓君较量一番了,而且我那个兄弟顾啸云也不会善罢甘休,定会全力帮着自己的妻子。霜儿,叶南那丫头只要留在你身边,段佑天的蛊师绝对不会拿你怎么样?”

    “顾啸云会杀了你的!”凌霜苦笑道,“你居然连自己的兄弟都算计。”

    方玉的视线缓缓扫过了凌霜的容颜,渐渐带着几分灼热,低语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心肝。我方玉绝不会再让我的女人出半点儿岔子!为了算计天下我也心甘情愿!”

    凌霜心头一动渐渐生出些暖意。

    他从怀中拿出了之前凌霜送回来的玉佩,却是小心翼翼重新系在了凌霜腰间的丝绦上。

    “你给我系了什么东西?”

    “我送你的玉佩!”方玉起身却是俯身将凌霜打横抱到了腿上,细细摩挲过她脸上滑嫩的肌肤,声音带着几分沙哑,“霜儿,以后再也不要动不动就退还给我,我送给心爱女人的物件儿从来没有退回来的道理。”

    “我……”凌霜刚要说话却被方玉滚烫的唇堵了回去,他的吻带着几分温柔缱绻,像是三月桃花盛开时的甜腻,又有几分春雨情丝纷乱的沉重。

    凌霜因为害怕被人撞见抗拒着的手渐渐无力的垂落了下来,任由他的气息长长久久留在了自己唇齿之间,甘甜又清苦。

    “霜儿!”方玉声音越发迷乱了几分,小小的一个吻都让他心头的**几乎要炸开了去,忙喘了口气笑道,“霜儿,你的味道为夫怎么也吃不够,着实想得很。”

    凌霜脸色一片酡红却是说不出话来,方玉身体那处悄悄起了反应,他紧紧抱着她的身子,她哪里觉察不到。只是这家伙也太过分了些,这可是府邸的正厅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