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章夫君】

    483章夫君

    “疼……”

    “乖!”方玉吻在她微微抖着的唇瓣上,却是再也停不下来。这个丫头的身子美好的让他想要流泪,他吻去了她额头的汗珠,吻去了她终于哭出来的眼泪,将两人送上了一座又一座的巅峰。

    烛光终于在晨曦到来之前烧完了最后一点热情,整个阁楼笼罩在一片静谧的晨光中。凌霜宿醉后的头痛让她渐渐清醒了几分,却不想自己整个人落在了一处结实的怀抱中。

    “方……”凌霜看着睡在枕边的方玉,顿时说不出话来。

    “娘子,醒了?”方玉桃花眸中掠过一抹浅笑,有着阳光的味道,可是凌霜看不到。

    “我们……”凌霜只记得自己昨夜喝多了去,却不想居然同方玉做下了这种事情?

    方玉脸色掠过一抹笑意,随即唇角微翘:“娘子,你昨夜好生生猛,为夫倒是怕了你!”

    “我……”凌霜隐隐约约回忆起了自己扒方玉衣裳的情形,顿时面红耳赤,忙要起身却是觉得浑身一阵酸痛,随即摔倒在了榻上。

    却不想方玉起身已经将她箍在了身下,桃花眸微微一挑:“娘子,你不是不认账了吧?”

    “怎么……怎么会呢!”凌霜脸颊越发烫的厉害,却不想方玉重重吻了下来,好久才将她放开笑道,“我已经打了印记,凌霜你别想不认账。”

    “对不住,我……”凌霜抿了抿唇却是缓缓抚上了方玉的脸颊一字一顿道,“我凌霜不是那种穿起裤子不认账的人,方玉,我会对你负责。只是我如今给不了你什么承诺,一个月后我要攻打居延城!战场上刀枪无眼……”

    “我等你归来!”方玉猛地捂住了她的唇,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道,“不管有多难,我等你归来!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你也是我的,我方玉不会让你出什么事儿,除非我……”

    “我信你!”凌霜忙将他的唇捂住,“等到一切风平浪静之后,方玉,你欠着我一场盛大的婚礼,你小子给我记得。”

    方玉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几分,这丫头脸上的绝望之色终究是淡了下去,昨天的那一幕幕他真怕这丫头被压垮了。

    “霜儿,今天我便出发,我会派人随时联络你!我一定会找到医治你眼睛的法子!”

    凌霜摩挲着方玉的脸颊心头却像是灌了蜜汁一样,只是这甜蜜中带着那么几分不易察觉的苦涩。前路漫长,两个人注定不能在风平浪静在度过。

    “方玉,你等着我回来带你私奔!”凌霜唇角微微翘起一抹弧度,却不想被方玉重新压在了身下浅浅笑道,“喊我一声夫君!我想听!”

    “……夫君!”凌霜到底还有些不好意思。

    方玉心头一荡,又是一场铺天盖地的吻落在了怀中人儿的身上。

    两人耳鬓厮磨了一番后便穿戴整齐到了前厅,诸将看着凌霜的气色比之前好了许多具是心头欣慰之极。只有嫣红等身边的亲信晓得昨夜自家大小姐发生了什么,可是大小姐的身份是未来太子妃啊!

    这样的秘密只能他们帮着守护,也不知道这两人闹得这一出又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不过两个人既然如此艰难的走到这一步,他们连死都能跨过去,未来有什么是他们惧怕的呢?

    胡离默默矗立在一边,心头却是五味杂陈,不是他的再强求又能如何。他只有尽力帮衬着他们,能走多远便是多远。

    “诸位!这里是居延城的城防图,我们商量一下下一步怎么打?”凌霜终于活了过来,只是与过去的那抹骄傲霸气中经历此一劫却是多了几分历经沧桑后的沉稳。

    她没有时间悼念死去的人,她只想给那些死去的人报仇。她如今也有了自己的爱人,有了依靠。她再也不是一个人了,等尘埃落定后,她会彻底退出这片纷乱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

    胡离扫了一眼居延城的城防图不禁暗自诧异,居然详细到了这般程度,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方玉。这张图定是方玉带来的,不知道此人什么样的背景,按理说一个京城中的纨绔子弟,即便隐藏了那么高深莫测的武功,可是能将手伸到了南疆腹地里去,他觉得方玉的背景竟然如此之深。

    方玉对胡离探寻的视线微微一笑丝毫不以为意,他其实是感激胡离的,若不是他倾力相护,自己的霜儿那天怕是等不到他了。

    “胡将军!”凌霜点了胡离的名字。

    胡离点着居延城的地图道:“这一次赤州城大捷,段佑天那厮定然元气大伤,所以这一次不能给他留下喘息的机会。”

    凌霜点了点头缓缓低吟道:“勇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胡将军说中了本帅的心思!”

    胡离猛地一怔,没想到凌霜居然脱口而出的好诗词。她还是真的变了许多,之前的凌霜根本不会写诗的。

    凌霜抬手点着居延城道:“三天后,等我们的士兵休整好,大军兵分三路剿了段佑天的老巢!”

    “霜儿!”方玉截住话头道,“小心段佑天的蛊毒之祸!”

    凌霜猛地一惊,这是她这一次吃了最大亏的原因所在,方玉的提醒倒是极其重要的。

    方玉点着居延城的几处地方道:“这几处段佑天养了很多的蛊师,战力绝不亚于支正规的军队,霜儿你得想法子将这个控制住。一旦这些蛊师被段佑天摆出来做了筹码,那就麻烦得很了。若是这个问题能解决,居延城将会被你踏为废墟!”

    “蛊师……”凌霜眉头狠狠蹙了起来,这该死的南疆蛊毒是她一生的梦魇。

    “长姐!”叶南缓缓站了出来,这样的军事会议,她一个手无寸铁的小丫头本不应该参加。但是叶南最近在赤州救了无数人的命,已经赢得了所有人的尊敬,不管商讨什么事情倒是也将她请了来。

    “叶南?”凌霜微微侧头对着叶南的方向。

    叶南看着凌霜的样子心头越发难过吸了口气道:“长姐,南儿想试一试这些蛊毒!南儿觉得自己能想法子克服它们!”

    “不可!”凌霜断然拒绝,语气中带着丝毫不容商议的决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