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章青玉掌印】

    481章青玉掌印

    宇文御定睛看去眼角狠狠抽了一下,居然是何赢和郑叔的人头,不觉心头一阵寒意升腾。

    凌霜缓缓站了起来,一边的嫣红忙将她扶着走下了台阶,立在了宇文御的眼前。

    凌霜唇角微冷看着一边的冷玉卿道:“冷副统领再给我们的副帅大人看样东西!”

    冷玉卿将之前收集到的关于宇文家与段佑天暗中勾连的文书还有物证一样样拿了出来摆在了正中的八仙桌子上。

    随即林子妍押着一直在这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孙冕迈步走了进来,宇文御暗自心惊果然凌霜有备无患。

    “孙小将军!”凌霜转向了孙冕的方向,“孙小将军没想到打架打不过本帅,倒是投敌很卖力气!”

    “凌霜!今儿爷爷落在你手中要杀要剐随你便!”孙冕倒是硬气几分。

    凌霜唇角微翘笑道:“好!痛快!来人!将这个卖国投敌,协助南疆贼匪残害百姓的混帐东西拉出去剐了!”

    四周一片心惊,却不想林子妍冷冷一笑一把将孙冕推了出去。孙冕只是一句气话哪里想到真的被凌霜命人绑在了木桩上,受了剐刑,终于熬不住疼痛哭喊了出来。

    孙冕的声音一阵阵传进了帐中,宇文家其余的将官顿时渗出冷汗来。

    “诸位!若是愿意跟着我凌霜继续南征居延讨伐段佑天的老巢,我凌霜当你们是兄弟,若是不愿意,哼哼!大燕朝的律法也不是吃素的!想死还是要不活,你们自己选?”

    “属下等愿意追随凌将军!”那些剩下的人哪里还敢坚持,外面宇文家那些亲信将官的脑袋都堆成了山,可是如今这样一旦跪在凌霜的面前便意味着以后再也不能跟着宇文家的人混了。

    “你们都出去吧!”

    “是!”

    待到帐中的人都走光了后,凌霜抬手接过了嫣红递过来的尚方宝剑静静矗立在宇文御的面前。

    “宇文御,今儿你能死在尚方宝剑下也算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宇文御晓得自己已经大势所去,唇角渗出一抹惨然的笑容却是缓缓问道:“姹紫呢?我想见她最后一面!”

    “呵!”凌霜俯身冷冷道,“宇文御你不配!你这个人渣不配再提到她的名字!”

    宇文御一顿,视线扫向了腰间的青玉掌印道:“这枚玉印转交给她,我宇文御欠着她的,这个送与她。这方玉印可以在大燕朝任何一家钱庄里使用,没有任何限制,想提多少银子都可。”

    “呵呵呵……”凌霜哑然失笑,“我家姹紫若是能被银子买了去,想必四爷你也不会对她感兴趣了吧?可惜得很!她无福消受,拜你所赐,她投河自尽了。”

    宇文御眼底瞬间掠过一抹震惊和哀伤,静默过后,一瞬间似乎老了十岁般的颓丧。

    “她……死了?呵呵哈哈哈……死得好……死得好……既如此我一会儿下了地府倒也能见着她。投胎的时候我是绝不会喝那孟婆汤,我会生生世世缠着她,缠着她……呵呵哈哈……”

    宇文御笑得疯癫至极,让凌霜的眉头狠狠蹙了起来,她狠狠一脚将宇文御彻底踹倒在地揪着他的领口冷冷笑道:“宇文御!你做梦!”

    宇文御看着她那张蒙着眼睛但是有些狰狞的脸,心头生出几分绝望,依着凌霜的性子怎么会轻易放过他。

    “宇文御,我会斩了你的脑袋,将你的身躯分成四部分,请南疆最好的降头师将你的灵魂分割,让你变成这世界上的孤魂野鬼,你此生此世,下一世,下下一世,永永远远都不会再见到姹紫!永远都不会!”

    宇文御的瞳孔瞬间放大,绝望之色让他发了狂,猛地要跃起来同凌霜拼命却不想凌霜手中的尚方宝剑狠狠斩了下去。

    宇文御的头颅滚落到了一边,整个身躯居然还僵持着不肯倒下,却被一边的月珑一脚踹倒了去。

    “月珑!”凌霜脸上丝毫没有报仇之后的解恨,倒是带着几分淡漠道,“将宇文御,何赢还有郑叔的人头好好炮制了,装在精致的紫檀木盒子里。快马加鞭亲自送到宇文老贼的手中,让他好好看看自己的儿子和心腹们!”

    她缓缓抬头唇角带着几分冷意沉声道:“我凌霜回京之日便是凌家和宇文家正式开战之时,宇文擎宇看在你战死的三儿子的面子上,我会给你留个全尸的!”

    夜色中的赤州城难得陷入一片宁静祥和之中,时间就如滚滚而过的清河,将一切血腥和残酷在最短的时间内磨去了它曾经的痕迹。

    赤州城府衙最顶层的阁楼中,此番却是燃着两只泪烛,淡色的烛影中是东倒西歪的酒坛。

    凌霜穿着一袭银色裙衫,头发盘了起来,歪靠在了窗户边的雕花栏杆前,又拿起来一坛酒拍开了封泥。她刚要举起来倒在瓷碗中却被方玉抬手挡了下来,这丫头今儿是要将自己喝死的节奏。

    “霜儿!喝多伤身,别喝了!”方玉身穿寻常青色布袍,与凌霜并肩半卧在窗前,乳白月色将他绝美无双的脸映照的更是多了几分贵气清华。

    “姹紫的尸身没有找到,那边的水流太过湍急也不知道冲到了下游的哪个地方?”凌霜抢过了方玉夺在手中的酒坛径直仰起头狠狠灌了一口。

    “咳咳咳……”

    “霜儿!”方玉心头一阵锐痛,他晓得这丫头承受了多少悲伤。但是他却像个傻子般无能为力,原来这世上唯独心痛是不能分担的。

    “没事儿,“凌霜凤眸上的不跳虽然取了下去但是眸中依然没有丝毫的光泽,她垂首叹了口气道,“方玉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她侧过脸认真的朝着方玉的方向,似乎凤眸已然能看到爱人桃花眸中的伤,缓缓道:“方玉,今天你为什么不拦着我杀宇文御?”

    方玉一愣,唇角苦笑却是将凌霜鬓边散乱的发轻轻别在了耳后道:“霜儿,我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谁都没你重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