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8章 悔意生】

    478章悔意生

    “四爷!”郑叔暗道不好可是哪里拦得住他,忙跟了出去劝道,“何赢如今带走姹紫倒也算是好事一桩,四爷听老夫一句话。四爷赶紧还是收拾东西离开此地,四爷!四爷!听老夫劝一句啊!那个女人呆在四爷身边终究是个麻烦!四爷且顾当下啊!”

    宇文御的愤怒已然超出了郑叔能控制的范围,难不成这宇文家素来冷静沉稳的宇文四爷居然因为一个女人放弃逃命的关键时机?到了这般程度却出了这档子端不上他台面的事情,郑叔也给他气疯了去。

    宇文御拔出剑飞身跃上了马背喝问道:“何赢那厮去哪儿了?”

    “四爷!何统领冲着赤州城的方向去了!”

    “驾!”宇文御猛抽了一记马鞭瞬间追了出去。

    “快备马!”郑叔此番是真的惊出了一身冷汗,宇文家的这些小主子们一个个疯了不成?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这些儿女私情?一个瘦弱的小丫头罢了,昨夜睡也睡了,按理说新鲜劲儿也过去了,今早偏生出这般的执念来。

    郑叔忙紧追而去,这若是给宇文御跑到了凌霜的地盘儿,那条命也就真的交代了去。

    “四爷!莫追了!快回来!”郑叔眼见着宇文御追着何赢的踪迹到了河边,忙追了过去却不想何赢与宇文御两人拔剑相向。

    “何赢!放下你背上的那个女人!”宇文御眼眸微冷,“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你回京后还是我父亲身边的第一心腹!”

    何赢唇角苦笑手中的剑却是没有丝毫的松动冷冷道:“四爷,我欠你们宇文家的我早就还清了!我替你们清除了多少的心腹大敌,我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我二十年冰冷人生中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点的温暖,可是被你毁了!我什么都不剩下了!四爷!从今往后我不欠你宇文家什么了。”

    “放下剑!何赢!冷静点儿!不要忘了家主对你的恩德!”郑叔猛地护在了宇文御的身前。

    何赢脸色微微一动,缓缓收剑转身刚要带着姹紫过河,却不想宇文御的剑风瞬间扫来,冷冽而无情。

    他挥手一挡,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郑叔顿了顿脚不得不拔出剑迎了上去,今儿说什么都不能让何赢和宇文御彼此残杀。他晓得宇文御若论武功实在是差了何赢一大截儿的,却不想他和四爷两个人加在一起与何赢争斗还是稍显不足。

    一道剑光随着何赢的临空一跃,瞬间兜头冲着宇文御罩了下来,郑叔忙一把扯开了宇文御护在他身前。随即不可思议的看着何赢鼓荡成风的靛青色袍角,唇角溢出一抹血丝来。

    “破九霄?何赢!你居然练成了只有长公子才会的破九霄?!”

    何赢毕竟与郑叔有些情分,看到郑叔被自己无意间重伤不禁收了剑势缓缓转身将背上的人稍稍托了托,再也没有回头径直骑着马过了河。

    宇文御顿时愣怔了几分,宇文家素来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只有父亲的亲儿子父亲才会亲自传授的破九霄的功法。不过至今能练成的只有大哥一人,可为什么何赢也会?他突然觉得一切都是个笑话,这难道就是上天对他的嘲讽?

    他取代不了大哥,杀不了凌霜,做不成家主,到头来连自己喜欢的女人也被这个本是他亲哥哥的人抢走。

    “何赢!四爷我今儿杀了你!”宇文御猛地追了过去。

    “四爷!四爷!回来!”郑叔刚要起身却是呕出一口血来。

    赤州城上把守的凌家军兵士在正午艳阳高照时分却是看到了这样奇怪的一幕,曾经做了缩头乌龟的宇文御副帅,凌家军最大的叛徒何赢,还有他们都要找疯了的姹紫姑娘,就这样以这样一种特殊怪异的方式闯到了赤州城下。

    月珑琥珀色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大小姐还没有醒来,这两个杂碎倒是自投罗网来了。

    “来人!跟老子抓王八去!”月珑瞬间从箭楼疾奔而下,随即秦小七和冷玉卿等人具是赶了过来。

    却不想何赢掉头转向了东大营残破的塔楼,塔楼紧靠河边而建,湍急的河水贴着塔楼而过。这里是最险要的一处要塞,此时战场还没有完全打扫干净,塔楼上到处是死尸横陈,何赢飞身下马却是踏着尸体组成的阶梯一步步走到了塔楼的最顶端。

    下面紧随而来的宇文御便没有那般幸运,被月珑一剑刺在了膝盖处,重重跪倒在地,瞪大的眼睛还是死死盯视着姹紫被带走的方向。

    那是他此生化不开的一缕执念,他终究还是毁了她也毁了自己。

    “王八蛋!老子送你去死!”月珑第二剑便要斩下却被胡离抬起右臂一把挡住。

    “为何不让老子杀了这个渣渣?!”月珑眉头微挑瞪视着胡离。

    胡离叹了口气道:“主帅还没有醒来,处决南征军副帅,你这样级别的将官不够用,不要给你家大小姐惹出麻烦来!”

    “老子……”月珑素来快意恩仇,倒是懵了去,杀个人还这么麻烦?

    “来人!将宇文御关起来等主帅醒来后定夺!不得出半分闪失!其余的人跟我捉拿何赢!”

    此番闻讯赶来的嫣红一听姹紫的消息也赶了过来,忙随着胡离等人上了塔楼。

    “大家小心!何赢此人武功高深莫测,奸猾万端,不要中了他的圈套!”胡离看着嫣红等人的急切忙又细细叮嘱了一番。

    塔楼上,何赢找了一处干净地方将姹紫轻轻放了下来,抬手解开了她的穴道,却是跪在她的身边将她抱在了怀中。

    “对不起,姹紫,我晓得你恨我!”何赢声音轻微像是细语呢喃。

    姹紫闭上了眸子,她再也不想看到此人,唇角动了动啥哑着声音道:“若是你……还有几分愧疚之心便杀了我。”

    “姹紫,”何赢收紧了胳膊,低声呢喃道,“我一开始便是与你逢场作戏,可是到头来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究竟是在戏里还是在戏外。姹紫,这个世上从来没有人能杀得了我,但是我却没想到你便是那柄插进我胸膛的利剑。”

    “何赢!放开姹紫!不然我要你好看!”嫣红急红了眼刚要冲过去却被胡离拦下,“且等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