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章 从天而降】

    475章从天而降

    段佑天得到消息后,狠狠将面前的桌子掀翻了去。

    “问问宇文御,究竟是几个意思?为何出尔反尔?”段佑天紫眸中满是愤怒。

    “王爷!消消气!”六公主也没想到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宇文家居然背后狠狠给了南疆军一刀。

    如此一来,凌霜那边的压力骤然减轻了不少,只是这强有力的援助毕竟稍稍迟了一些。凌霜脚下的尸身渐渐堆成了小山,一直蔓延到了赤州城紧闭的南门。

    “大小姐小心身后!”秦小七一剑刺穿了冲到了凌霜面前的南疆士兵,却被一小队的南疆士兵围攻始终到不了凌霜的跟前。

    凌霜眼见这边是孤身一人,又是几十个人围了过去,她的肩头,手臂,双腿已经满是伤痕,令人不忍目睹。

    “娘的!今儿老子算是交待到这儿了!”凌霜赤红的凤眸闭了闭,耳边是呼啸而来的刀锋,她已经战斗了将近一夜的光景,到了奔溃的边缘。若是再来一波,真的抵挡不住了。

    “凌霜!”一个浑厚的声音狠狠将凌霜从疲惫至极的幻觉中震醒,她只觉得身体被撞到了一边。却是胡离第一个越过了重重的包围砍杀了她面前的敌军,死死护在她身前。

    胡离身上的黑色袍子几乎成了深紫色,被鲜血浸透了去。即便如此还是比不上凌霜这边凶险,凌霜成了南疆士兵击杀的主要对象。

    “小心!”凌霜猛地挥起朝之劈向了胡离的左侧方,胡离失去了左臂,左侧的防控能力几乎没有。但是一只人偶傀儡却是死而不僵,冲着胡离抓了过来。

    胡离此番正在应对正前方的敌人,哪里想到的地上还有这种恶心的东西袭击而来。凌霜之前已经晓得这种东西有毒,但凡沾身必死无疑,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猛地冲到了胡离的身边。

    朝之宝剑将人偶的脑袋斩了下去,一道诡异的绿色脓液瞬间喷到了凌霜的凤眸中。

    凌霜闷哼一声,猛地捂住眼睛,却是尖锐的疼痛袭来。那种疼痛令人根本无法形容,像是地狱中招魂的使者。

    凌霜拼命地眨巴着眼睛,眼前却是一片血红色,她心头一慌!她……居然看不到眼前的人和物,耳边传来胡离撕心裂肺的吼声,南疆士兵疯狂的喊杀声,还有隐隐约约更多马蹄纷沓而至的声音。

    一切都像定格了一样,她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缓缓在尸山血海中倒了下去。只是耳边那一阵阵若隐若现,遥不可及的熟悉的呼喊声到底是不是方玉的?莫非是她临死前的错觉?

    临死之前,她脑海中只剩了那双或微笑,或戏谑,或淬利,或宠溺的淡色桃花眸。

    方玉!救救我!我撑不住了!我不想死,死了之后也许就穿回去了,我要到哪里去寻找你的身影?我爱着你的灵魂定会无所依托!

    赤州城的南门因为有了凌霜的存在而变成了真正的人间地狱,十万封邑,万金赏赐,还有封侯的刺激都让那些南疆的士兵杀红了眼。

    当凌霜倒下的那一刻几乎所有的南疆士兵都想一拥而上要斩了凌霜的首级邀功,只是战场万端风云变化。宇文效和文渊强有力的支援让南疆的士兵真正陷入了重重的危机,背腹受敌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莫寒带领的凤御军也已经突破南疆军的围堵杀到了赤州城城下,南疆军反而成了被围困的那一只猎物。只是与这些都已经疲惫到极处的南疆军来说,带着梅花纹络面具的两万血影门徒众实在是他们最后的梦魇。

    胡离狠狠挥刀拼死将倒下去的凌霜死死护在身后,却不想一道银色身影瞬间袭来,动作之快令人惊诧万分。

    那些围困凌霜的南疆士兵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一柄水晶般的奇形怪状的利剑斩了脑袋。

    胡离瞳孔瞬间收缩,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背后的凌霜便被那人一把拽走。那人像是抱着一个孩子般将凌霜单手托抱在了怀中,右手的剑却像是淬了毒的复仇之火,所过之处南疆兵士无一人能生还。

    胡离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凌厉霸气的剑法,那是让人坠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的诅咒。血影门的徒众瞬间将局面打开了些,四周到处是南疆叛军的惨嚎声。

    冷玉卿和秦小七很快便簇拥而来仅仅围在那人和凌霜的身边,胡离闭了闭眸子唇角挂着苦笑。

    方玉!你个混蛋终于来了!

    方玉此番淬利的桃花眸中满是巨大的愤怒和恐惧,他以为依着父亲的高傲既然答应不杀凌霜便一定能做到。可是他没想到自己的两个舅舅竟然使出了这么卑鄙的招数,血影门门徒的消息零星传回到了京城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得不对劲儿。

    加上他血影门本该护在凌霜的左右却没想到被父亲摆了一道,居然迟迟不能过江抵达赤州。严峻的形势让方玉快要发疯了,他等到机会将父亲监视他的人摆脱,设了一个局逃出京城,却是面对了这样令他肝肠寸断的局面。

    方玉抬手紧紧抱着凌霜,满是伤痕的身体似乎渐渐退去了温度,但是还几分心跳。他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脚下的步子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停滞。

    他一路从京城赶往江南,跑死了几十匹烈马,精疲力尽到了极点可如今还希望自己能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

    “少主!赤州城的门砸不开!”

    “炸开!”方玉眸底的冰冷令人不寒而栗,之前他早就通过顾啸云弄到了凌霜做那些炸药的配方,不过他自己也晓得怎么用。

    “少主!南疆叛军将前面的路堵死了去!”

    “宰了!不留一个活口!”方玉脚下的步子没有停顿,他晓得必须夺回赤州城才能给霜儿一个救治的场所。

    “少主!天门宗的人已经将地道打通!”

    “攻城!将里面的叛徒逮住一个杀一个!”

    “少主……那可是……宇文家……”

    “杀了!”方玉桃花眸中一片冷冽,他说过谁都不能动他的霜儿,管你是不是宇文家的,触及了他的底线便等着受死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