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章 舌战群将】

    474章舌战群将

    “回禀三爷!”一个心腹忙道,“四爷说……”

    “说什么?!”宇文效双目圆瞪,“老子一路上都闲出毛儿了,好不容易看到那些王八蛋南疆军,不知道老子手痒痒?还等等,等个屁啊!”

    一边的副将余庆是四爷宇文御专门派到三哥身边的人,宇文御晓得三哥头脑简单,便是让余庆留在三哥身边看着这个一触即发的炮仗!

    余庆忙站了出来缓缓道:“三爷,莫急!再等等!河那边消耗的差不多了,咱们去捡漏!”

    宇文效也晓得宇文家和凌家这一次是要较真儿斗到死的,可是他心头烦躁啊!他刚从塔楼上走下来,看着对岸凌家军的弥天之勇,心头的烦躁越发浓烈了几分。

    “赤州牧文渊文大人求见将军!”外面的一个小兵急匆匆走了进来。

    余庆眉头一蹙,这个文渊是凌霜身边的第一谋士,如今居然冒险从河对岸过来想要干什么?

    “将军军务繁忙,不见!”余庆冷冷道。

    “文渊拜见将军!“文渊却是硬闯了进来,宇文家的将官们显然一愣,没想到文渊的脸皮也确实够厚。但是文渊毕竟是地方官,也不好将他轰出去。

    宇文效冷冷扫了一眼文渊道:“滚!老子素来不喜欢酸儒!”

    文渊微微一笑却是捧着手中的一只布包高高举起来道:“文渊前来给将军送一样东西!”

    四下里的人倒是不知道这个大名鼎鼎的文五郎到底想做什么,宇文效眉头越发蹙了起来。

    “什么东西?”

    文渊缓缓将布包放在了正中的案几上,抬手将布包小心翼翼打开,居然是一件女子穿的粉色裙子。

    “你他娘耍老子!”宇文效刷的一声拔出了重剑就要砍到文渊的头上。

    “三爷!不可!”余庆忙将震怒的宇文效紧紧拦腰抱住,三爷若是杀了大燕朝的文官,还是苦苦坚守赤州城,造福一方百姓的有名望的文官。以后宇文家能被京城中的那些御史们还有太学院的老朽们用唾沫星子淹死了去。

    “将军不喜欢红妆?”文渊眼见着重剑架在了脖子上,却神情丝毫不变冷冷笑道,“将军不喜欢文渊送的红妆?我以为将军喜欢红妆呢!将军躲在这里看着对岸大燕朝的勇士不断死去,难不成像个娘们儿似地怕了?所以,文渊用这红妆换将军的身上的征衣一用,文渊一介书生尚且晓得精忠报国,将军跟随宇文胤在高车征战数年,什么时候胆小如娘们儿?”

    “老子不是娘们儿!”宇文效吼了出来。

    “是吗?那为何眼睁睁看着河对岸的战场却是停步不前?”文云陡然也抬高声调。

    “老子……”宇文效顿时噎住了。

    糟了!余庆心头渐渐觉得不妙,文渊的三寸不烂之舌,在京城的诗会上他曾经是见过一回的。

    “文大人!此乃军务,还请文大人不要胡乱参合!”一个年长的宇文家的将官在余庆的示意下淡淡道。

    文渊缓缓转身看着那人淡淡笑道:“宇文胤乃当世不出之英雄也!”

    文渊此话一出,在座所有宇文家的人都愣住了,因为他们都是跟随宇文胤打过仗的属下。宇文胤是他们心目中的战神,既然文渊也没说别的只是夸赞自家长公子,倒是不能辩驳了,一个个只是傻愣愣的看着文渊。

    文渊声音清朗道:“大燕有良将兮,宇文胤!平凶蛮之叛贼兮,山之北!固守边关之无人撼兮,决然独立之无人敌兮!英才灼灼如塞外之朝阳,丰神朗朗似天际之明月。”

    “……”宇文效彻底懵了,不光是他懵了,所有的人都懵了。

    文渊此番突然振臂仰头声音又拔高了几分居然吟唱了出来,样子滑稽可笑但是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因为文渊唱的是他们长公子经常唱的那首军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宇文效黑漆漆的眼眸中顿时涌出了眼泪,抵着文渊的重剑却是一分分放了下来。那是他最崇拜的大哥经常唱的歌,如今却被父亲关在了黑漆漆的地宫中,他心痛如刀绞。

    这样的大仗,若是给他的大哥应对,南疆的那些小儿统统都他娘去死!

    “长公子!“文渊突然捂着脸嘶哑着声音啜泣道,”你看看你曾经带领的军队,他们都做了什么啊?他们贪生怕死,他们不敢应战,他们宁可做那缩头的乌龟!长公子!你辛辛苦苦用鲜血积累起的战功被毁了啊!长公子!你在哪里啊!江南百姓死在南疆铁蹄下不能瞑目啊!长公子!你在哪里啊!大燕朝的战神!呵呵呵……坍塌了吗?”

    宇文效眼底的泪意越来越明显,抓着重剑的手掌微微颤抖。

    “三爷!”余庆是率先清醒过来的一个,忙要上前却还是迟了一步。

    “无知小儿!老子这就去拼个死活,让你看看我大哥带出来的兵不是孬种!”宇文效风一样的冲出了主帐。

    “对!决不能给长公子丢脸!决不能!”其余的人具是跟了出去。

    “三爷!三爷!”余庆忙追了出去却不想文渊突然一把扯出了身边宇文家亲兵的佩刀,飞身上马。

    文渊隐在黑夜中的眼睛像是最闪烁的星看着宇文效道:“文渊虽然是一介书生,但是文渊想同将军比试一番,看看我们谁杀的敌人多!将军敢应战否?”

    “三爷!文渊此人心术不正!”余庆慌了。

    “怎么?三爷不敢?若是文渊输了亲自给你家大哥磕三个响头!若是你输了,穿着那红妆在京都走一圈如何?”文渊心头紧张到了极处,他晓得宇文胤在宇文家的军队中地位有多高,不亚于凌霜在凌家军中的地位。他晓得宇文效对他的大哥有多敬重,他必须得下一剂猛药。

    “他娘的!老子定让你给大哥磕头!”宇文效翻身上马随在文渊的身后冲进了夜色中,直奔河对岸的血色战场。

    “快!快!跟上将军!”瞬间羲和军的几万大军紧随其后冲进了南疆军的后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