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3章见不得光的孩子】

    473章见不得光的孩子

    宇文御将她的下巴一把攫住,可还是看到姹紫嘴巴里的血顺着唇角流了下来。他眼眸一冷:“想死?也得经过我同意才能死!你是我的女人,今夜过后我会将你改名换姓,等到我做了家主,你虽然身份受限不能成为我的正室夫人,可是荣华富贵却也是你享受不尽的。跟着我有何不可?”

    他垂首轻轻舔了舔姹紫唇角的血腥,笑得邪魅万分:“姹紫,你一辈子都得被我缠着!永不超生!”

    噗!姹紫挣脱开宇文御的手,一口血沫唾在了宇文御的脸上。

    宇文御素来骄傲,哪里受得了这唾面之辱,心头更是发了狠。他瞬间撕开了她的亵衣,粗暴的将她的腿分开,没有丝毫怜惜便挺了进去。

    “啊!”姹紫凄厉的哭喊声远远传出了主帐,划破了夜色的安宁。

    矗立在账外的何赢猛地眼眸大睁,疾步走向了主帐却被门口的几个护卫拦了下来笑道:“何统领,别为难兄弟们!四爷在里面办事,吩咐不准任何人进去!”

    何赢眼眸圆睁,丝毫没有在意身边几个护卫脸上那异样的笑容,他只觉得整个心都被挖走了似地。听着里面姹紫一声声渐渐衰弱下去的哭喊,心头却是宛若刀绞般难受,两只手紧紧攥成了拳。

    他真傻!四爷素来有活阎王之称,怎么可能放过姹紫?姹紫那样的烈性子,想必已经激怒四爷了吧?他何赢到底是怎么了?他的任务已经完成,可是为什么心头却堵得越来越难受?

    “何统领!”几个护卫也不敢得罪这位冷面杀手头子,陪着笑躬身道,“何统领,四爷马上是做家主的人了,兄弟们的命都在四爷手掌心儿攥着呢!何统领体谅一二……”

    何赢眼眸微微闭了起来,身体却是抖得厉害,他突然察觉出自己不知道何时已经喜欢上了那个温婉大方,善良清纯的姑娘。他的喜欢远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多,他有多喜欢那个女子,现在就有多后悔,心头也就有多痛!

    “何统领!何统领!”几个护卫看出了何赢的不对劲儿,心头居然慌了几分,若是何赢动怒那是要死很多人的。

    “他怎么可以这样?”何赢暗自喃喃自语,“他答应过我会放了那个可怜的姑娘,他答应过我的。若是长公子定然不会做的这么绝情绝义,他怎么能够这样?”

    何赢缓缓转身一步步离开了营帐,每走一步都沉重宛若千金。

    “何统领,”郑叔从附近的营帐中走了出来拦住了失魂落魄的何赢,他作为云家的老人,对四爷宇文御的能力倒是也欣赏几分的。但是从他心目中来说总觉得四爷和长公子最大的区别便是,长公子素来做事给人留半分余地,可是四爷近来却是骄纵了些,手段也残忍了些。

    姹紫这个姑娘,他也晓得何赢确实放在了心上。今儿这事儿若是轮到长公子处理定会放姹紫一马,给何赢一个面子。毕竟何赢在宇文家中的地位其实还牵扯到一段隐秘,何赢虽说是宇文擎宇的义子,但是只有郑叔晓得此人其实是当年宇文擎宇与一个青楼女子一夜醉酒风流后的产物。

    这是宇文家家主一段不愿意被别人提及的隐秘事,也是宇文擎宇的人生污点。宇文家的儿子们从来不可能有一个青楼出身的娘亲,他亲自命人杀了那个女人,将何赢带回了宇文家,编了一段儿足以令何赢信服的身世。

    直到如今,何赢还将宇文擎宇当做是报了他灭门之仇,并将他抚养成人的恩人看待。哪里想得到,说是与他亲生父亲为结义兄弟的宇文擎宇才是他真正的亲爹。

    宇文擎宇对何赢是有着特殊的感情的,一方面他恨这个让他蒙羞的孩子,另一面却又愧疚几分,亲自训练他武功,一步步手把手的教导成人,甚至比其他的儿子还要多下几分辛苦的。

    “何赢,陪郑叔喝几杯!”郑叔在宇文家的地位极高,何赢自然是不能推脱缓缓坐了下来,却也是心头烦闷至极。仰起头将郑叔给他倒满的酒饮下,眼底却是火辣辣的痛。

    “郑叔!长公子他……”何赢在宇文家还是敬佩宇文胤几分的,今天若是这事儿遇到长公子定能让姹紫平安离开,可是如今却再也回不了头。

    “何赢,”郑叔叹了口气道,“主子们的事情还是不要参合的为好,今儿郑叔只想对你说一句话。”

    何赢头晕晕沉沉强撑着看向了郑叔苦笑道:“我负了她!”

    “听郑叔一句话,大好男儿从来不会为情所困的。何赢,你这一次给宇文家立了大功,回到京城后前途定然不可限量,早早放下儿女私情才是正道。四爷虽然……虽然这件事不妥当了些,但是他毕竟是主子!何赢,你明白吗?”

    何赢只觉得胸口被重重敲击了一下,带着万般的酸楚,缓缓起身。他今夜只想逃得远远的,可是姹紫那双明亮的眸子注定会成为他永远的诅咒。

    “我……负了她!”何赢跌跌撞撞站了起来,顺手提起了案几上的酒壶道,“郑叔!若是可能,我还是愿意跟着长公子的,只是如今我只想静一静。”

    “何赢!”郑叔心头顿时升腾起一抹不安,却看到何赢头也不回的冲出了营帐,想必是找个地方饮酒消愁去了。

    夜色更深了几分,河西岸边却是宇文效的羲和军,同青龙军一样也是按兵不动。主帐中此时坐满了羲和军的各级将官,脸色却是有几分纠结。

    羲和军是宇文胤的嫡系军队,在宇文胤的带领下战功无数,可是今儿这场仗让所有的人都觉得暗自带着几分愧疚。

    隔岸的熊熊烈火几乎将整个赤州城的天空烧成了一片血色,那些残忍的杀戮之声刺激着羲和军各级将官的神经尤其是宇文效的。

    他此番早已经穿戴整齐,披着战甲来来回回在主帐中兜圈子。

    “来人!去问问我那个四弟,啥时候开打?”宇文效虽说是个莽夫,但是身上却有着几分爽直的血性,冲动的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