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章 我来了】

    462章我来了

    月珑手中的匕首紧紧抵在了图律肥硕的肚子上,缓缓逼近几寸,随即手法娴熟的一挑,图律额头猛地一阵冷汗,半截肠子被挑了出来。

    月珑就势横卧在图律的怀中捏着嗓子浅浅笑道:“图将军,您说什么?”

    图律张了张唇却是发不出任何声音,凌霜晓得月珑得手忙狗腿子般的凑了上去装模作样凑到了图律的身边,不一会儿转身冲几个掩唇偷笑的亲兵道:“各位军爷,你家将军许是醉了!不若咱们出去吧让将军一人独自快活快活!”

    几个亲兵自然是晓事的,会意的点了点头带着凌霜和嫣红等人忙退了出去,主帐中月珑弑杀的本性彻底暴露出来。

    “怎么?想玩儿爷?”月珑的匕首顺着肚子慢慢挑了上去,将图律活活开了膛。

    “知道爷以前是干什么的吗?”月珑笑得阴毒至极,“赶着趟来爷爷这儿找死?爷让你死个痛快!”

    匕首猛地插进了图律的喉咙间,月珑淡淡一笑将图律庞大的尸身一掌厌恶地推开丢到了案几边,摸了摸鼻子,俊美妖冶的脸上掠过一抹千年寒冰。他俯身吹灭了烛火猫着腰却是窜出了营帐,宛若暗夜中的一只神秘猎豹。

    “主帅被杀了!主帅被杀了!”一阵阵惊天动地的惨呼声响彻了整个图律的军营。

    无数的兵士从暗夜中惊醒过来,却发现一个更严重的事情不光主帅被杀即便是其他能管事的副将还有各级头目全部死在了营帐中,死法残酷至极。

    “粮草着火了!快救火!”

    “不好了!不好了!北边的战马被人偷光了!”

    “有人踹营了!”

    “快抓住那几个可疑的女人!”终于还有个思维比较清晰的人却在喊出这一句话后被凌霜的朝之宝剑斩在了剑下。

    “凌霜在此!”凌霜骑着烈火矗立在敌军的营帐外宛若暗夜里的修罗,脸上的易容已经全部被抹去,嫣红和姹紫跟在了她左右两侧,身着银色铠甲,端的是威风至极。

    凌霜身后却是隐在暗夜中的三千凌家亲卫军,就像地狱来的使者,令惊慌失措的南疆兵士闻到浓烈的血腥气息。

    凌霜唇角挂着轻蔑的笑容,三千越甲可吞吴,更何况如今早已经乱成一锅粥的几万南疆军队。

    她缓缓举起了手中的朝之宝剑直指血色天际冷冷吐出一个字:“杀!”

    三千凌家军子弟兵就像洪水蔓延过了丢盔弃甲惊慌逃窜的南疆军,所到之处便是一阵腥风血雨。

    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夜晚,这一战之后,凌家亲卫军的名字将永远刻印在大燕朝历史的丰碑上。

    黎明来临!赤州城上的凌家军看到了骑着烈火的挺拔身影,在照阳中浸满了鲜血的血红色披风分外触目惊心。时间停顿了一瞬间,似乎又宛若百年之久,城上顿时欢声一片。

    支离破碎的箭楼上,身着一袭染了斑斑血污素锦长袍的文渊也是热泪盈眶。

    “是她!是她!是长姐!是长姐啊!快!开城门啊!凌将军来了!凌将军来了!!”风流倜傥的俊雅公子文五爷开心的像一个孩子,连滚带爬冲下了箭楼,亲自打开了赤州城的城门,冲向了外面那个战神一样的女子。

    在赤州城被围困几个月之久后,在南疆叛军几十万大军的包围下,在他和胡离最绝望的时候,他的长姐生生撕开了一条口子,矗立在第一缕朝阳中。她就是赤州城的天神!是他文渊的天神!

    凌霜凤眸有些灼热看着文渊开心的像个孩子般扑了过来,随即抬眸看向了箭楼中那个依然沉稳矗立着的男子。

    被鲜血不知道浸染过多少回的玄色战袍,挺拔的身姿,略带沧桑疲惫刀削石刻般的俊朗脸庞,还有那双永远对凌霜深情凝望的星眸。

    “兄弟!我来了!”凌霜挥起了手中的朝之宝剑冲胡离打了个招呼。

    胡离静静看着那张让他魂牵梦绕无数个日日夜夜的脸,乌桓的十年生死兄弟情,无数个浴血并肩作战的日子,他晓得她会来,所以他倾尽全部去等待,他终于等到了。

    她来的真是时候,他知道自己躲不过图律的下一次攻击,连自刎殉国的宝剑都擦干净了。但是她来了!

    一行清泪滑落,胡离唇角不自禁翘起一个温暖的弧度,他的凌霜,他的挚爱,他的兄弟!没有抛弃他!

    “长姐!”文渊奔到了凌霜的马前,一时间倒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五弟!”凌霜心头一痛,当年京城中风流倜傥的少年状元郎,一支横箫,七分风流,十分才气的文五郎因为宇文敏死去的情殇而远走赤州不曾想却成了誓死抗敌的英雄。

    他作为一个文官本没有必要同武将一起这般以命相搏,却还是为了一方父老拼尽全力,如今看过去。虽然眉眼间清华依旧,可是满头的头发居然都白了几分,令人看着触目惊心。

    “五弟!你的头发……”

    “无妨,劳心劳力罢了!长姐请进城!”文渊撇开话题,亲自替凌霜牵着马朝着城门走去。

    整座赤州城是欢腾一片,夹道欢迎,虽然每一个人都面带菜色几乎濒临死亡的边缘,但是如今全城的男女老少眼底都晕满了希望。

    “胡离?”凌霜停住了脚步看着缓缓迎面行来的胡离不禁心头放下了几分,疾步走了上去一拳砸在了胡离的肩头大笑道,“你小子还活着呢!太好了!”

    胡离一个踉跄忙站稳了苦笑道:“凌将军能不能轻点儿,都断粮快一个月了。”

    “你说什么?断粮一个月不是才两三天……”凌霜情急之下紧紧握着胡离的手臂却是脸色一变,垂眸看着手掌中软绵绵的衣袖,瞬间不可思议的抬眸看向了那双温润的星眸。

    “你……”凌霜脸色煞白,声音微微颤抖,“你胳膊呢?”

    胡离垂首苦笑,不露痕迹的从凌霜掌中撤走了衣袖道:“别弄坏了我的衣袖,就这么一件能穿的出去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