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章 血色之夜】

    461章血色之夜

    “他们都得付出代价!”凌霜咬着牙。

    “我要杀了这帮混帐东西!”嫣红低声呜咽着,却被凌霜一把拉住胳膊。

    “此仇不报非君子!但是稍安勿躁!”凌霜声音中带着几分嗜血的寒意。

    “大小姐!”小七急匆匆赶了过来。

    “如何?”

    “冷玉卿和顾啸云他们办妥当了,子妍明天夜晚子时将军粮和药材运到江右!”

    “呀呀呸的!”凌霜凌厉的凤眸扫了一眼对面的营帐,“这次可是你们惹到老子了!传我口令!三千亲卫军待命!明夜子时杀进去!”

    “是!”

    第二天入夜时分,月朗星疏是个晴天,乳白的月辉将南疆叛军副统领的营帐笼罩其中。营帐中图律此番大口喝着烈酒,情绪却是有些低沉。

    南疆王将大部分军队调集到了江左一带,准备发动进一步的进攻,唯独留下了他的十万黑旗军围困一块儿又臭又硬的石头。也是见了鬼的,胡离那个混帐东西都到了这般山穷水尽的地步,就是不肯出来投降。

    一想到自己的同僚在那烟花之地的江左一带快活,他却守在这里苦苦耗着。战功没有,每天倒是被胡离的人骚扰个不停,心烦至极。却不想此番关在后面草棚里的凌家军俘虏高声叫骂他的名字,他越发心头烦乱。

    “来人!”图律生性不光好色而且残忍,每到心烦至极便会杀一两个从赤州城逃出来的百姓解恨,要么便是折磨被他俘虏的凌家军消磨时日。

    “将军!”几个亲兵忙上前听令。

    “将那几个不知死活的给我剥了皮钉在赤州城门外的柱子上!”图律身形健硕,膀大腰圆长着一双虎目,瞪起人来更是带着几分野兽般的凶残。

    “是!”几个人退了下去,不一会儿便听到了一阵阵惨叫声,怒骂声响彻了整个寒夜。

    “将军!”一个亲兵小心翼翼走了进来道,“抓到了几个女人!属下怀疑是奸细!”

    “哪里来的女人?”图律将手中的酒杯举起仰起头灌下一口,虎目中带着几分残肆。

    “这几个女人是江左那边偷偷过来做生意的船娘,在营帐四周探头探脑鬼鬼祟祟的,属下要不请她们进来亲自交给将军审问?“

    这个亲兵也是个溜须拍马的,知道将军一个人喝酒无趣,便将过路的几个稍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强行带到了这里。说是奸细,还不若是强抢过来送给将军逗乐子的。

    图律果然心领神会,之前属下抢来的那几个汉家女子实在是不经玩儿,没几天便断了气。

    “带进来!”图律脸色稍稍好转了几分,酒是色媒人,他此番倒是很愿意将自己一身的邪火发泄出去。

    不多时亲兵们推着五个衣衫有些凌乱的人进了图律的营帐,为首的老鸨正是凌霜所扮。嫣红和姹紫紧随其后,跟在最后的是暗自咬牙切齿的月珑和装扮成琴师的一把灰白胡子的陆建,佝偻着身子也缓缓跟了进来。

    “将军!将军饶命啊!”凌霜带着几个人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连连求饶道,“将军,奴家等人是做小生意的,不小心冲撞了几位军爷,求求将军放了奴家吧!”

    图律眯着眼睛自动扫过了满脸褶子的凌霜还有姿色平平的嫣红和姹紫却是将视线定在了妖娆多姿的月珑脸上,随即眸子里掠过一抹惊艳之色。

    “将军!”凌霜还要求饶。

    “闭嘴!”图律抬手缓缓指向了月珑道,“会唱曲儿吗?”

    月珑藏在宽大女袍中的手掌紧紧一握,暗自咬牙,会唱你大爷!

    凌霜见月珑不答话忙陪笑道:“这位月娘胆子小,没得冲撞了将军您!要不奴家给您唱一曲儿吧?”

    凌霜也是暗自叫苦,她以为凭借着月珑这般的貌美,图律这个大色狼直接就上了,到时候……哼哼!

    可是这要是让月珑一唱,八成要露馅儿!

    “滚!”图律厌恶的扫了一眼凌霜,拔出腰间的佩刀指向了月珑道,“你!唱!”

    月珑垂首气闷的要发狂,刚要站起来却不想凌霜一把将他拽住,冲图律陪着笑脸道:“我家月娘胆子太小了些,不若这样我给您唱,让她给您倒酒陪您畅饮几杯如何?”

    图律眉眼一眯,却是看到月珑气的浑身发颤的身子,在他眼里反倒认为这小娘子还真的是吓着了。花容月貌配上这娇怯的表情倒是将他心头的火越发点了起来。

    “过来倒酒!”图律将佩刀收了起来。

    月珑忍着,若不是凌霜威胁要让嫣红勾引图律,他是打死也不做这种有损男人威严的事情。

    嫣红悄悄扯了扯月珑的衣袖,月珑不得不换上了一抹微笑款款起身迈着小碎步走了过去。他本来生的绝色姿容,加上这么一抹笑倒是将图律看的目瞪口呆,四周的亲兵也是齐齐吸了口气,暗道这么个美人今夜给将军糟蹋了实在是暴殄天物。

    “美人!过来!”图律开心至极,之前的烦闷一扫而光。

    凌霜冲陆建使了个眼色,陆建抬手挑了个琴音,悠悠扬扬的琴音顿时响彻了营帐。

    凌霜清了清嗓子冲图律躬身福了福道:“奴家给将军唱一个十八摸助兴!”说罢便扯开了嗓子唱了起来,一时间倒也让营帐中充满了靡靡之音。

    嫣红和姹紫不得不垂首,她们再一次领教了自家大小姐的无耻至极。

    “哈哈哈!”图律倒是从来没有听过这般通俗的艳曲儿,不禁哈哈大笑道,“唱得好!重重有赏!”

    “奴家谢过将军!”凌霜忙上前谄媚的笑道,却是冲月珑递了个眼色。

    月珑此番恨不得一刀砍死凌霜这个无耻的东西,却不想身子一僵整个人瞬间被图律抱在了怀中,只觉得一只**辣的手掌顺着自己的腰杆便摸了下去直达臀部。

    “月娘的身子倒是玲珑剔透的很,本将……”图律猛地一顿,只觉得腰腹间一阵酸麻,全身却是动也动不了,猛地抬眸对上了月珑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眸子里晕染着宛若地狱般的嗜血杀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