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9章船娘】

    459章船娘

    “军爷莫要凶巴巴的嘛!要不今儿军爷就留下来,奴家陪着军爷快活快活?”凌霜说罢便要欺身靠上去。

    “滚!”小头目忙躲开,眼神却是定在了月珑的脸上,抬手便抹了一把笑道:“这位小娘子倒是不错……”

    月珑一直垂眸忍着,此番竟然被一个男人调戏,本来火爆的脾气一触即发却不想握着匕首的手被嫣红的手狠狠按住,他终究还是叹了口气接着忍。

    “哎呦!军爷好眼力劲儿!只是……”凌霜附在他耳边嗤嗤笑道,“不巧得很,之前图律将军宴请宾客我家的这位头牌娘子唱的曲儿好听着呢!今夜是给图将军送去暖床的,要不那您换一个……您看看奴家行不行?军爷?”

    “滚滚滚!”小头目晓得顶头上司图律是个好色之人,只是没想到口味这么重,也不想惹麻烦既然查不出什么来,又得了陆建的银子也不想耗下去。

    “走!”小头目带着手下的兵士撤回到了自己的船上。

    凌霜擎着手帕使劲儿挥着,依着船舷高声喊道:“军爷!奴家等军爷捧场啊!军爷喜欢的话便打赏则个!军爷慢走!”

    那三艘船却是划得更远了些,生怕被凌霜这只老妖精缠了去。

    眼见着那些搜查的船消失在夜色中,月珑陡然跃起,拔出腰刀变要冲过去同凌霜拼命。

    “凌霜!还老子清白!”

    “月珑!你!”嫣红忙追了上去一把抓住气疯了的月珑拉了回去,却是再也压不住哈哈大笑了出来。

    “月娘!不要这般恼羞成怒,本将军万一手贱还真的将你送到图律那边去!”凌霜缓缓抬手一抹,除去了脸上的乱七八糟露出了那张风华绝代的脸。凤眸中却是闪烁着一抹星光。

    月珑微微一愣,顿时觉得事情不妙,忙转身拖着嫣红便走:“这死女人疯了!红儿咱不跟着她混成不?”

    “月珑!你给老子回来!”凌霜微微笑道,“我突然想到怎么突破图律对赤州的包围了,月珑,你过来,咱们好好谈谈人生!”

    “别过来!”月珑翻身跃进了舱中,像是受了惊吓的矫健兔子。

    陆建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他晓得月珑逃不过大小姐的手掌心。如今能智取也不必与围攻赤州城的图律军队硬碰硬的,毕竟三千人能少死几个也是好的。只是凌霜这样的作战打法,他也是头一次见,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评判了。

    “月珑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姹紫笑着站在了陆建的身旁。

    陆建抬手用衣袖小心翼翼将姹紫的易容轻轻抹去,露出那张白嫩娇艳的脸,憨憨笑道:“累了吧?我在外面守着,你进另一边的船舱好好歇着。给!”

    姹紫看着陆建宽厚的手掌上托着一只精巧的纸包,不解的拿在手中轻轻揭开,居然是广陵府特有的小吃点心。

    “你单独上街买这个!你不要命了?!若是被南疆的人或是宇文家的奸细抓住了去,你……”

    “嘘……”陆建忙笑着轻轻捂着她的唇,常年练剑的手磨出了厚厚的茧子,却是带着陆建特有的温度。

    姹紫顿时脸色通红,陆建忙将手松开却不想嫣红突然出现一把抢过了姹紫手中的糯米点心笑道:“好啊!陆建!什么时候单独出去买了这么好吃的点心?”

    “嫣红!”姹紫捉急忙道,“这件事情不要同大小姐说,否则五十军棍便是逃不脱的。”

    嫣红微微笑道:“你呀!这还没怎么呢!就护着了,陆建也真真儿是好福气!罢了!大小姐让你和陆建过去,冷玉卿和妍儿他们留在了江左准备收拾云家,其余的人怕是很快都过了江,咱们商量个对策。”

    嫣红拿着点心晃了晃道:“大小姐许是饿了!这会子我给她送去!”

    “嫣红……”姹紫不想这桩子事情被嫣红撞破了去不禁有些尴尬。

    陆建淡淡一笑道:“姹紫,你等我一下!”

    不多时陆建拿着两只纸包送到了姹紫的手中道:“一包给大小姐,另一包你留着吃,可小心了,别再给嫣红那丫头抢了去!”

    姹紫一愣,这般小家子气的话从陆建嘴巴里说出来自是有别样的趣味,微微抿唇拿着纸包向舱门口走去。

    两天后,广陵西郊的竹林别院中,楼老爷子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孙子还有几位怀着身孕的小妾。

    叶南虽然对药材要求的苛刻,但是到底漕帮还是有些实力的,不多时便将叶南要的东西全部收集齐备。

    楼梓君所住的轩阁内不知何时放进一个硕大的白玉池子,池子的构造完全按照人体的构造雕刻出来,中间凹进去的地方正好能够躺下一个人。

    叶南倒出自己养了许久的骧嫄蛊虫装在一个瓷瓶中,又用楼老爷子提供的药材泡制成汤水注入了池子里,随即拿着一柄银刀冲楼梓君晃了晃道:“脱光了躺进去!”

    “叶姑娘……”楼梓君和一边看着的楼老爷子顿时一愣,在一个陌生女子面前脱光了衣裳这该是何等的难堪。

    “磨蹭什么?老子大夫,你楼大公子再怎么漂亮在老子眼里头就是一团破肉罢了!”

    楼梓君虽然身体病弱但生的却是儒雅至极,整个漕帮上下的姑娘们没有一个暗自芳心相许的,却不想在叶南眼中就是团破肉。

    楼老爷子咳嗽了一声道:“小君,一切听神医吩咐!”

    楼梓君硬着头皮脱光了衣衫却是面朝下趴在了池子里,叶南倒也不计较蹲在池子边拿着银刀瞬间斩向了楼梓君的胳膊。

    “叶姑娘!”楼老爷子大惊失色还是迟了半拍,只见楼梓君手腕间的伤口早已像个婴儿嘴一样张开,带着几分黑色的血汩汩流了出来,顺着血池中的另一个口子流进了一个特质的白玉容器里。

    “想看看不想看滚远些,别碍手碍脚的!”叶南素来在治病救人的时候语气分外不客气。

    楼老爷子脸色青红不定,还是勉强坐了下来。看着叶南将一团团蛊虫扔进了白玉容器里,倒也是奇怪的很,里面的黑色血液居然像是被过滤了一般,变得鲜红正常起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