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章 盘查】

    458章盘查

    “什么人?”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还有甲板上急促的脚步声。

    “月珑!”凌霜压低了声音冲月珑喊了一声,月珑心领神会忙轻轻掀开上面紧扣着的木门身体敏捷的窜了出去。

    不多时,月珑折返了回来,神情里带着几分严肃咬着牙道:“真是该死!撞上了南疆的水军!”

    “什么?”嫣红一惊,“楼老爷子莫非出卖了我们不成?他不是说这片水域素来安全得很,很少有南疆叛军光顾?”

    “不!”凌霜凤眸中掠过一抹冷光,“很少不代表没有,况且楼老爷子也不敢拿自己子孙的命冒这么大风险。若是他要出卖我们早就下手了,不至于这般无意间撞上。定是南疆的军队加紧了长江沿线的防控想必是防着我们的!月珑!外面有几条敌船?”

    “大小姐,外面有三条船,”月珑杀手出身目力和判断力极佳沉稳回道。

    凌霜心头松了几分:“南疆叛军既然要准备进攻大燕,想必造了很多船,如今只有三艘船,那一定是咱们运道不好撞上了的巡逻船。”

    姹紫紧了紧腰间的刀柄道:“大小姐,三艘船依着咱们的人应该能吃掉!”

    “不可!”凌霜眉头蹙了起来,“其他人还没有过江,早早暴露实在于咱们不利。况且我们过了江后还得等时机,人是过来了,可是给赤州城的粮食不能不过来。稍安勿躁!一会儿听我安排!月珑,你出去告诉陆建他们沉住气,让那些南疆士兵来查!”

    “大小姐!”嫣红一惊,“大小姐身份特殊若是被查出来……”

    “无妨!听我的!”凌霜唇角扯出一个狡猾的弧度,笑容中带着几分雅痞的绝艳之色。

    陆建此番护在船上的甲板上,看着迎面而来的南疆士兵眼眸中多了几分冷峻。大小姐的意思他已经收到了,其实南疆的这些人他们完全能收拾掉,既然大小姐小心行事他也只能听大小姐的命令。

    “你们是什么人?”对面的船缓缓逼了过来,扬起来的特质铁钩将凌霜的船紧紧扣住拉了过去。

    “军爷!”陆建忙躬身行礼道,“咱们是漕帮的兄弟,做点儿小买卖儿!”

    哗啦一声!铁索飞到了陆建的脚边,从对面船上跃过来十几个身着南疆叛军军服的兵士来,为首一个统领模样的人阴戾的眼神狠狠扫了过来。

    “漕帮?我家段王爷早就下令,江面上若是发现任何可疑之人,全部抓回去受审!来人!给我押走!”

    “军爷,军爷,小本买卖,还请军爷放在下一马!在下真的是漕帮的人,此番是奉我家老帮主楼老爷子的命令将这批货物送到对岸卖的!这货也是云家的东西!云家给漕帮付了银子的,这里有图律将军颁发的通行手谕!您请过目!军爷!行个方便!行个方便吧!”

    陆建忙将怀中的一包银子拿了出来偷偷顺到了那小头目的手中,陪着笑卑微到了极处。

    “运的是什么货?”那小头目掂量着手中的银子,神色倒是放缓了不少。段王爷虽然大军进京,但是素来与云家和漕帮井水不犯河水,而且因为宇文家的关系倒也给彼此几分薄面。

    如今陆建给了他好处银子,他也就是装装样子咋咋呼呼罢了!可是凌霜的三千护卫军即将逼近广陵府,段佑天晓得凌霜的厉害下令整个江左一带严查死守,发誓要将凌霜弄死在江岸边。

    这些南疆的兵士倒是也不敢违背南疆王的意思,盘查起来自然是尽心尽力的。小头目虽然收了银子可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

    “来人!搜!”

    陆建眉头一蹙忙垂首而立,眼看着众多士兵将船舱中的酒桶翻倒在地,弄得乌烟瘴气。

    “回禀千户!都是些酒桶之物!”一小队兵士过来禀告。

    小头目点了点头道:“带几桶酒给兄弟们解解馋!”

    陆建心头一松,能送走这些瘟神损失几桶酒也就罢了。

    “千户这边还有个隔层!”几个兵士突然点着凌霜等人的藏身之处。

    陆建眼神一凛,手掌缓缓摸到了腰间的佩刀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小头目猛地转身看向了陆建:“打开!”

    陆建心头一顿嗫喏道:“军爷,这个……这个……”

    “打开!”小头目陡然提高了警觉,猛的拔出腰刀架在了陆建的膀子上。

    陆建心头一沉,强忍下了杀人的冲动缓缓挪到了隔层边命人将隔层的门抬了起来。小头目定睛看去不禁一愣,只见隔层中坐着几个身着俗艳裙衫的女子,脸上涂抹着厚厚的油脂,这不是花船中船娘是什么?

    为首的凌霜更显得夸张至极,一张脸抹得雪白,即便是脸上明显的皱纹微微一动都能落下一层粉来。花白的头发挽了一个夸张的半翻髻,别着一支粗劣的银钗,口脂涂抹的许是多了一点儿,口一张开,血盆大嘴倒是将在场的十几个南疆兵士狠狠吓了一跳。

    再看其他人也见不得好,都是上了年岁历经风尘般的模样,只有紧挨着嫣红的月珑装扮成的女子模样勉强还能看得过眼。因为月珑实在是太过美艳,不管凌霜怎么易容丑化都不能掩盖他固有的姿色。

    “军爷!”凌霜缓缓站了起来从侧腰抽出一抹粉红色的方帕,挥舞着一个踉跄扑进了小头目的怀中。

    “咳咳咳……”劣质脂粉刺鼻的味道让小头目狠狠打了哆嗦将满脸褶子的凌霜一把推开怒斥道,“何人?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凌霜脸上易容出来的三角眼微微一眨捂着帕子却是嗤嗤笑了起来嗲着声音道:“军爷!奴家在河面的花船上讨口饭吃,哪知那些瞎了眼的公卿王侯,明明被威风凛凛的南疆军们打得落花流水滚到江左来,谁曾想找姑娘倒是挑肥拣瘦的。偏生江右那帮逃到江左的小浪蹄子们抢了奴家的生意,奴家寻思着江右那边的南疆将士们许是空虚寂寞……”

    凌霜捂着唇嗤嗤但笑不语。

    “有话快说!”小头目其实心头早已经了然,江南如今成了战场,那些稍有姿色的都会过江而来,定是抢这个老鸨的生意。只是这几位看着实在是难以下咽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