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4章 金屋藏娇】

    454章金屋藏娇

    孙冕眼见着关子也卖得差不多了缓缓道:“云老爷子,楼老爷子,其实南疆这事儿若不是凌家出来搅合,宇文家也能平息了去。”

    楼老爷子微闭着眸子静静听着,他心头有些担心的。虽然自己一直跟着宇文家身后混口饭吃,而且宇文家素来也与云家和楼家交好。但是这一次宇文家纵容南疆叛军生事这件事情,他实在是不敢苟同的。

    如今凌家声势正隆,自己长孙的命就在宇文家的手里头捏着,实在是不好说什么。

    孙冕看向了云老爷子道:“凌霜此人飞扬跋扈至极,若不是她的缘故,云大小姐何至于……”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说了,徒增伤悲!”云老爷子的手微微握成了拳,那是他心头的一道疤痕,每每戳中了后他都痛的不行。

    “云老爷子,楼老爷子,您们二位也晓得凌家宇文家素来不和,这一次若是给凌霜得势,宇文家将永无宁日。我家家主的意思是……”

    “宇文老将军的意思如何?”楼老爷子心头一顿凝神看着孙冕。

    孙冕缓缓道:“让凌霜过不了江!”

    云老爷子和楼老爷子具是眼神一凛,顿时齐齐吸了口气。楼老爷子缓缓道:“凌霜是未来太子妃,又是从二品护国大将军,而且还是这一次南征的主帅!手中握有几十万兵力,孙将军是不是说笑呢?光凭借我区区漕帮如何能将凌霜挡在江左?”

    孙冕微微一笑道:“楼老爷子所言差矣!凌霜这一次过江却只带着区区的三千护卫军,不足为惧!后面的军队统帅权全在咱家四爷手里头呢!而且想要从江左过江去赤州城,如今还真的只有漕帮能做到,只要漕帮将江左所有的船管控起来,凌霜便插翅难飞。”

    “云老爷子!”孙冕转脸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云老爷子道,“素闻赤州此番已经粮食断绝多日,只要云老爷子将手中的粮食紧紧握住不要让凌霜染指,想必赤州城不日便可被南疆叛军攻破。到那个时候,凌霜可就出了大丑了!不过……”

    他猛地抬眸,眼神中带着几分冰冷道:“我家家主的意思是最好让凌霜永远……死在这里!”他突然抬手点了点紫檀木桌面。

    孙楠看着楼老爷子的脸知道此人心头有些顾及忙拿出了一封素笺道:“这是我家长公子之前搜集到的方子,据说可以将楼少爷身上的病根根除,这样楼家就后继有人了!”

    楼老爷子顿时一愣忙接过来,脸上带着几分欣喜垂首一看却是半张药方不禁心头一颤抬眸看向了孙冕,不得不点了点头道:“楼某谨遵令家主的意思,漕帮定不会让凌霜从这条江上渡过去!”

    孙冕淡淡一笑道:“多谢楼老爷子!”

    “云老爷子的意思呢?”

    云老爷子缓缓点了点头,抬手却是将南疆几处矿藏的文契收了起来道:“既然如此,云某也唯宇文家主马首是瞻!”

    “多谢二位成全!”孙冕缓缓拿出了宇文擎宇送来的信道,“那凌霜从涿州南下的时候,受了点儿伤,想必行程会慢一些,四天之后便会赶到江左,二位需尽快布置。不过我家家主也会派人前来帮忙,二位请放心!”

    夜色更深了几分,楼老爷子在明月楼宴请孙冕和宇文家的其他心腹之后,喝了一些酒在随从的前呼后拥下回了楼家主宅。

    他刚走进主宅,心腹管家便急匆匆迎了上来笑道:“老爷回来了?”

    “嗯!家里可安好?”楼老爷子揉了揉眉心,

    “回老爷的话,家中一切安好只是……”

    “只是什么?”楼老爷子抬起来的手猛地顿了一顿,如今多事之秋,实在不愿意出什么乱子。

    管家忙笑道:“恭喜老爷!贺喜老爷!”

    “何喜之有?”楼老爷子不知道管家这大半夜的给他道个什么喜?

    “老爷!”管家压低了声音道,“八夫人今儿派人来找您,说是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了!今儿刚刚请了大夫诊过了,兴许还是个小少爷呢!”

    “真的?”楼老爷子如今最担心的便是楼家的子嗣,虽然那些孩子最终还是因为怪病而死,可是毕竟多一个孩子多一分希望。

    “备车!我去看看!”楼老爷子顿时酒醒了一半儿匆匆转身出了楼家主宅。

    他在外满藏着这些小妾们,一是为了回避府中那位爱吃醋的老婆子,还主要是为了掩人耳目,回避那些江湖仇家的报复。

    这些小妾们的秘密之所当然只有他和自己的心腹管家知道,不多时一辆马车停在了广陵城郊的一处隐在竹林中的院子前。

    这位八夫人是以前落魄的官家小姐,倒是有几分才情也喜欢竹子,楼老爷子亲自布置了这处雅致的院子。

    他下了马车,命心腹小厮将门敲开,里面的丫鬟翠喜迎了出来忙躬身福了福道:“老爷万福,夫人正等着您呢!”

    那小丫头平日里倒是没这么几分机灵劲儿,今儿倒是喜气洋洋的。楼老爷子也不在意,毕竟自己的别院里出了这等喜事儿实在是令人心情好到了极致。

    “夫人呢?”

    “在暖阁中等着老爷呢!“

    “你们在外面守着!”楼老爷子一想起温婉雅致的八夫人给他怀了儿子便心头一热,加上许久有些日子没来了,自然存着几分温存的心思,将身边的小厮们留在了外堂。

    他独自一人对着丫鬟走进了华丽至极的内堂,小丫头们自然垂首退了出去将门关上,只留下了翠喜服侍。

    转过楠木琉璃橱,楼老爷子便看到纱帐中隐隐侧躺着一个窈窕的身影,心头更是一热笑道:“如儿,今儿身子不舒服吗?怎的不出来迎接老爷我进去?呵呵呵……”

    纱帐里面的人动了动,却是不答话。

    楼老爷子晓得这丫头又闹了脾气笑道:“近来事情太多,今儿好不容易得空儿,来看看你!”

    他边说边将外衫解了去,抬手去掀纱帐唇角却是挂着笑:“亲亲!闹什么别扭?你给我怀了儿子,我自然……”

    楼老爷子顿时身子僵硬了去,瞪大了眼膜看着纱帐中缓缓坐起来的女子,一柄重剑架在了他的脖颈上。那双凌冽的凤眸更是衬托出了绝色姿容还有晕染着睥睨天下的霸气。】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