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章独苗孙子】

    453章独苗孙子

    “大哥?”宇文浩正猛地站了起来,“不是说活捉吗?”

    宇文擎宇冷冷笑道:“我怎么听的是击杀而不是活捉呢?”

    宇文浩正顿时明白了大哥的意思,为了宇文家的利益,凌霜必须死!

    “可是……”

    “没有可是,”宇文擎宇站了起来道,“凌霜是慕容家的后裔,龙煜天早就想杀了,只是碍于玉儿的面子。不若我们出面解除他的后顾之忧,况且龙煜天百年之后,方玉能不能做得成皇帝,呵!没有宇文家的支撑恐怕还是个未知数吧?”

    “……是!”宇文浩正心神不宁至极,但还是恭敬的顺从了大哥的意思。

    方府内外近来换了不少的护卫,都是龙煜天亲自派来的。东苑传来似有若无的琴声,两个劲装护卫缓缓走进了东苑。

    “少主!”两人均是压低了声音带着极大的恭敬,却从怀中拿出一枚蜡丸送上。

    方玉将古琴推到一边,拿起了蜡丸拧开,取出里面的薄绢扫了一眼是顾啸云的字迹。

    “呵!啸云办事着实利索!”他缓缓站了起来看着外面护卫的陌生面孔道,“不过老头子们的话只能信三分,我父亲说是要给霜儿一条活路……我怎么觉得其中有诈?你们两个给顾啸云传令下去,让他将我在江南存着的那点儿家底儿也拿出来,我要确保大燕朝的凌将军能所向披靡!”

    “是!少主!”那两人忙领命退了出去。

    方玉打开窗户看着外面的护卫心头好笑,父亲以为换了护卫就可以监视他,哪里想到这里面的护卫早被他拉拢了一半儿,父亲身边也是有他的棋子的。父亲!既然下棋,儿子陪你好好下,不要耍花招啊!我的亲爹!

    五天后,江左广陵府,虽然南疆叛军压境可此时广陵府河岸两侧依然是隔江犹唱后庭花的热闹,河面上波光点点,花船姑娘的绵柔调子更承托出了江南女子的妩媚。

    岸边酒楼上华丽的包厢内此番更是莺莺燕燕好不热闹,只是酒楼四周满是劲装的护卫把守,倒是也衬托出几分危险的气氛来。

    酒楼后面的院子里有一个后花园,江南比不得北方寒冷,此番繁华还没有落尽,花树上带着几点残花更令人生出怜惜来。

    花树旁边的二层楼阁里还亮着几点烛火,一个身着银灰色锦袍的老人立在正厅中看着面前的一个陌生男子,苍老的眼神中却有着江南漕帮总瓢把子特有的威严于这威严中又带着几分江湖人士的凶残,青年男子旁边却矗立着身着一袭深蓝色锦袍的云老爷子。

    “小辈孙冕给楼老爷子请安!给云老爷子请安!”孙冕之前在南疆替长公子宇文胤办差,不想京城发生这样的变故,不得不听从家主宇文擎宇的安排这一次配合四爷全力击杀凌霜。

    “孙将军客气了!请坐!”楼老爷子身材很高,紫棠色的国字脸,一对鹰眸令人生出几分胆寒来。

    孙冕忙缓缓坐了下来冲一边的云老爷子抱拳道:“此番能见到江南两大宗老,实在是小辈的幸运。”

    云老爷子淡淡点了点头道:“孙将军客气了!今儿孙将军将老夫和楼老爷子请到了这里想必有什么话要说吧?”

    云老爷子至从孙女儿云瑞珠因为凌霜的事情被六公主害死后,一直心灰意冷,回到了江南老家隐居。商场上的事情全权交给了孙子云瑞祥操办,自己倒也乐得做一个赋闲在家的富家翁。

    只是心头的那点子痛却是怎么也压制不下去的,他素来喜怒不形于色,这一次想必宇文家的人是来商量凌霜南征的事情吧?如今凌霜南征,又是钦赐的未来太子妃,云老爷子越想心头越是不痛快得很!

    孙冕晓得对面坐着的这两个人都是千年的狐狸成了精,自然也不敢拐弯抹角,扫了一眼外面的护卫压低声音道:“二老与我家家主交情深厚,我家家主特命人捎信来同二老谈一笔交易。只是京城距离此处实在太过遥远否则我家家主定会亲自来拜会!”

    孙冕边说边从怀中取出了一沓文契推到了楼老爷子和云老爷子面前,二人定睛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居然是南疆的银矿文契,脸色具是变了变。人人都知道宇文家富可敌国,果真名不虚传。

    只是楼老爷子神色中似乎对这个并不是太过在意缓缓问道:“小君如何?”

    孙冕一愣忙道:“跟着长公子,楼少爷自然不会吃亏的!楼老爷子放心!”

    楼老爷子闭了闭眸子,说起来真是造孽啊!自己纵横江湖,无数风雨拼杀中才坐上了漕帮总瓢把子的位置,可是自己的几个儿子着实下场惨得很,不是被仇人所杀,就是体弱多病。

    楼家似乎中了恶毒的诅咒,不管生多少儿子一个个都体弱至极活不过二十岁,具是得了怪病死去,只有一个儿子被他养在了外面的寺庙中居然活到了三十岁,可是生下了自己唯一的长孙后还是死了。

    这个长孙便是楼梓君,他为了躲避仇人对这个孙子的追杀便将他送到了北方静养。直到遇到了宇文胤,不知道宇文胤想了什么法子暂且压制住了楼梓君身上的家传恶疾,从此便跟在长公子身边。

    只是不久之前,京城传出话来说自己的君儿在凌家做了奸细被凌霜抓住了去,到如今音信全无。如今听孙冕说小君还在长公子身边,这真真假假倒是令他不敢苟同。

    孙冕看了一眼楼老爷子缓缓笑道:“楼老爷子放心,这一次南征过后,我家家主会亲自送楼少爷回江南。”

    楼老爷子缓缓点了点头,心头却是带着几分紧张,宇文家这分明是在拿自己唯一的继承人威胁他。不过楼老爷子晓得子嗣艰难,唯一的孙子也是个病秧子,私下里又悄悄买了几房小妾金屋藏娇,其中的两个倒也怀了身孕。可是生下后能不能活得下来,谁能知道呢?

    “孙将军!楼某是个粗人,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长公子将我家小君的病治好几分,这份人情楼某是感激不尽的,有什么话咱们尽管敞开说!”

    云老爷子点了点头,这一次倒是不知道宇文擎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