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章 送死】

    443章送死

    宇文擎宇闭了闭眸子道:“胤儿,我对你很失望,这个家主的位置也许不适合你,不过家族正式流放你的日子需要等到你四弟从南疆回来再说!”

    “父亲!”宇文胤墨眸中满是哀伤,“你是让四弟去送死!四弟有勇有谋,做事果敢,但是他最大的缺点便是太过残肆!做事不留任何余地!你让四弟跟在凌霜身边,非但害不了凌霜反而会死在凌霜的手中!父亲,听孩儿一句话,当年是我们对不起凌家在先……”

    啪!宇文擎宇狠狠一记耳光扇在了宇文胤的脸上怒斥道:“我还轮不到你这样吃里扒外的东西来教训!来人!将这个混帐东西给我关到地宫里去!”

    “父亲……”宇文胤缓缓起身,涌进来的护卫倒也不敢真的绑他,只得手足无措的看着自家长公子。

    “父亲,你一定会后悔的!父亲!不要让三弟和四弟送死,算我求您了!他们斗不过凌霜的,父亲!”

    “还愣着做什么?给我将这个孽子弄出去关起来!”宇文擎宇缓缓转身再不愿意看这个让他伤透了心的混蛋儿子。

    等在西侧院枫林阁的宇文家几个兄弟此时却是心中七上八下,枫林阁是老四的院子,因为老四喜欢收集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这处院子几个兄弟常来。后来大哥成了安国侯,因为战功卓著皇上另外赐了一座安国侯府,几个兄弟也不经常回主宅,有事儿没事儿喜欢在大哥的安国侯府里窝着。

    不过在重大节日或是有重大事情父亲要同他们几个交代,几个兄弟都会回到主宅看看父亲和母亲。可是今天主宅的气氛很明显有些不对头,父亲将大哥关在了内堂至今没有出来,即便是老四宇文御将娘亲搬出来也不能平息父亲的怒意,反而连娘亲也被父亲关在了后院禁足。

    “四爷!老爷让四爷去一趟书房!”一个宇文擎宇身边的长随缓缓走进了枫林阁躬身禀告道。

    “四弟!你一会儿可得替大哥求求情啊!”宇文效忙道,他随同大哥在高车打仗素来与大哥交情甚好,此番更是着急的很。

    “四弟,好好同父亲说,不要再惹恼了父亲!”宇文川心神不安至极,这一次三弟和四弟出征南疆,他总觉得会出事儿。加上大哥与父亲闹翻了去,莫非宇文家要生出什么变故来?

    “二哥,三哥放心,我去去就回,大哥那边我自会好好周旋!”宇文御也是奇怪得很,这一次纵然一贯聪明的他也猜不出父亲到底想要做什么?

    本来青龙军和羲和军的总统领可是大哥,父亲偏生将这个位置逼迫大哥让出来让自己坐上去。若是真的因为生了大哥的气,可是这南征副帅的事情也不应该是自己出面啊!还有二哥和三哥呢!

    宇文御沉思着走到了父亲的书房外面,抬目一看不禁吃了一惊,守在书房外面的家臣都是跟随父亲多年的人,平日里很少在府中出现,难不成府中有什么即将要发生的变故?

    “四爷请!”一个头发花白的家臣冲宇文御躬身道。

    “郑叔多礼了!”宇文御忙回礼,这位可是父亲的心腹之人,他们这些小主子也要恭敬几分的。

    宇文御缓缓迈进了书房的门,看着端坐在正位上的父亲,只觉得心头泛起一阵怯意。

    “孩儿给父亲请安!”宇文御恭恭敬敬给宇文擎宇磕了一个头。

    “御儿,起来吧,不必多礼!”宇文擎宇点着案几上的青玉杯子道,“喝了它!”

    宇文御眉头微蹙却是不敢违抗缓缓走到了案几边看着青玉杯子里像血一样的红色液体,到底还是心头犯怵了几分,吞吞吐吐道:“父亲,这是……什么?”

    “喝了!”宇文擎宇眉眼间没有丝毫的温暖,带着几分冰冷清凉。

    宇文御心头直打鼓,自己无非就是帮助大哥隐瞒了关于凌霜的那些事实,父亲不至于毒死自己吧?

    他硬着头皮将杯子端了起来刚凑到唇边却是一股子腥味袭来,忙压抑住心头的恶心,仰起头一口喝下。瞬间五脏六腑却像是着了火一样,不禁闷哼出声。

    “父亲……”宇文御抬眸恳求的看着父亲,这简直就是穿肠的毒药令人痛楚不堪。

    “过一会儿便好,忍着些!”宇文擎宇起身抬手将几乎摇摇欲坠的四儿子一把扶住扶坐在了椅子上。

    宇文御疼出了满头大汗,小半柱香的时间痛楚才平复了下去,可是左臂仿佛断了一般的疼痛难忍。

    “左臂疼否?”宇文擎宇盯视着宇文御的神情。

    “父亲!”宇文御喘了口气道,“回禀父亲,孩儿能……能撑得住。”

    “掀起衣袖看看你的左臂!”宇文擎宇眼眸中的神情带着几分无奈,本来自己不愿意将这个秘密说出来的,只是形势所迫。

    宇文御狐疑的衣袖撸了起来,却看到了左臂上的一抹艳红色云纹狠狠打了一个哆嗦。他猛地抬眸看向了自己的父亲:“父亲?”

    “不错!”宇文擎宇转身看着窗外清凉的夜色道,“你大哥身上也有一个这样的印记,想必你也晓得宇文家的历代家主都是如此。宇文家的家族中会出现两个有这种印记的子弟。家主便是从这两个人中挑选,选中的那个继承家主的地位,没有选中的那个便会被流放异乡,免得因其在家族中起什么争端。”

    宇文御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大哥一直都是他们几个兄弟敬仰的对象,那是一个不可触及的高度。如今突然自己的父亲亲口告诉自己,原来自己也可以站在这样的高度,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起来。

    “你大哥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我和宇文家的其他族老们失望透顶,所以……”宇文擎宇缓缓转身看着自己最小的儿子道,“你要好好努力,你大哥已经被我关起来了!”

    “父亲……”宇文御大吃一惊。

    宇文擎宇挥起衣袖让宇文御闭了唇,随即从怀中拿出了一方宇文家历代家主相传的玉印道:“御儿,此次南征结束后,你搬兵回朝之日便是你大哥流放之时,不过……我不想看到凌霜从南疆活着回来,你明白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