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章软禁】

    442章软禁

    凌霜暗道该死,究竟是谁走漏了风声。她猛地转眸锐利的视线扫向了柳青等人,柳青吓了一跳忙向后怯怯的退了几分。

    “你别瞪她们!这事儿京城传的沸沸扬扬的,怎么能得瞒住祖母?”凌老夫人叹了口气,“你去准备吧!就让我这个死老婆子自生自灭算了!”

    “祖母!我……”

    “退下吧!”

    凌霜唇角动了动不得不站了起来退出了松林堂,她晓得祖母再生她的气,顿时愧疚至极。她对得起赤卫军的兄弟们,对得起大燕朝,对得起皇上,却唯一对不起暖阁里的那位老人。

    凌霜心头闷闷的刚回到了松林堂却看到二哥身边的丫鬟请她到闲梦居的书房,凌霜晓得二哥有话要交代,忙急匆匆去了闲梦居。

    她刚一迈进书房的门便被二嫂拉着手请了进去,凌冰脸色分外难看,看到自家妹子后凤眸中满是伤痛和自责。若不是自己身子曾经中毒,武功被废,此番上战场的应该是自己才是。

    “霜儿,坐吧!”凌冰点了点身边的椅子。

    “二哥,找我有事?”凌霜小心翼翼坐在了二哥的身边。

    二嫂张氏捧着一套大红色征衣还有一件银质软甲放在了凌霜的面前,随即站在了凌冰的身后。

    “二嫂也坐吧!”凌霜如今还是不太适应二嫂心头奉行的夫为妻纲的规矩。

    “不用管你嫂子!”凌冰抬手轻轻抚摸过征衣上面的金色细线缓缓道,“这件征衣是你二嫂同几个绣娘赶制出来的,这件银色软甲材质特殊是大哥曾经用过的,也替你改了一下。”

    凌霜心头一顿,定睛看向了那件流光溢彩的软甲,不难想象当年大哥披着这件软甲出征的时候该是迷倒了京城中多少的姑娘。

    “多谢二哥,二嫂!”

    凌冰叹了口气道:“这一次定要小心宇文家的人,虽然皇上帮了你的大忙,可是宇文御那厮素来奸猾,小妹你一定要小心才是。”

    凌霜嗤的一笑道:“二哥放心!这一次有皇上的尚方宝剑撑腰,宇文家的人也不敢乱来的!”

    “还有,南疆多毒瘴走的时候将必备的药品准备好,二哥替你筹备了一批你给凌家军的兄弟们带上。”

    “多谢二哥!”凌霜看着凌冰的婆婆妈妈不禁有些好笑。

    “路上照顾好自己,千万不要逞强,可晓得?父亲留给你的那些兵法你这两日再好好临阵勘验一番,多有益处。还有千万不要让自己受伤,你是主帅,你若是出了什么岔子一军的人如何自处?不要强出头,打头阵还有那些副将参军们顶着……”

    “二哥,小妹晓得了,”凌霜吃吃笑道,“又不是回不来了!”

    “闭嘴!”凌冰突然震怒。

    凌霜自知失言有些无措的看着二哥:“二哥……我……开玩笑的……呵呵呵……”

    凌冰凤眸中缓缓涌出一抹泪意颤着声音道:“大战在即,你说这样的话让我如何安心?你……你真的要让祖母伤透了心才罢休吗?你不同我和祖母商量便接下了这要命的南征,你……”凌冰吸了口气道,“其实你即便瞒着我们,我们也晓得你会义无反顾的救你的兄弟们!这……这就是凌家人的命!”

    “二哥,我……我错了,”凌霜觉得自己此次瞒着家人的做法也实在是混账的很。

    “罢了!”凌冰将征衣亲自穿在了凌霜的身上道,“霜儿,既然你选择了这条道。二哥也没法子拦你。凌家交给我,你且放心出征吧!”

    “二哥!二嫂!”凌霜缓缓跪了下来道,“我不在这些日子凌家交给你们了!”

    “霜儿!”张氏忙将凌霜扶了起来道,“你且放心,一定要平安回来!你二哥还专门给你求了平安符的,你也带在身上!”

    凌霜挂着红红绿绿的一身从闲梦居出来后不禁苦笑,装扮得这么显眼在战场上非得被敌人当靶子弄死了去。不过二哥二嫂的心意她自然是心领的,这一次她可是要用一种别样的法子去打仗可不是古代的这些东西。

    夜色深了几分,靖国公府的内堂里烛火阴晴不定。宇文胤躬身立在父亲宇文擎宇的面前,心神不定的看着地上跪着的六个心腹。

    宇文擎宇扫了一眼地上的人缓缓道:“长公子开启地宫将珠宝搬走的事情你们可知晓?”

    “……”一片死寂,这些人都是宇文胤自己瞒着父亲培养起来的心腹,没想到被父亲全部抓了个正着。

    “长公子想要迎娶凌霜进门的消息你们也知晓?是也不是?”

    “……”

    “呵!到如今你们还替他瞒着倒也忠心得很,可惜了,你们的忠心却是错付了地方!”宇文擎宇猛地一掌将案几上的茶盏扫到了地上。

    “来人!拉出去……活埋了去!”宇文擎宇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清冷。

    “父亲!”宇文胤忙跪了下来道,“这一切都是孩儿的错,还请父亲饶他们一命!”

    “饶了他们?”宇文擎宇恼怒的盯视着自己曾经引以为自豪的长子,心头一痛,都是凌霜那个贱人迷了儿子的心窍。今儿若是不能将胤儿的心头戳出血来,他是不会知道痛的。

    “来人!拖出去!”

    “父亲!”

    “拖出去!”

    这六个人都对宇文胤忠心至极倒也没有求饶,只是冲家主和长公子磕了一个头便被拖了出去。

    偌大华丽清冷的内堂只剩下了父子二人,宇文胤眉头狠狠蹙了起来,心头一震触痛。这些人跟了他很多年,没想到却死在了父亲的手中。

    “胤儿!”宇文擎宇缓缓起身站在了宇文胤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今天要让你晓得你父亲还是这个家的家主,宇文家还轮不到你做主!”

    宇文胤的手指紧紧扣着青石地面的缝隙,整个身子宛若雕塑一般沉寂:“父亲,你要毁了儿子吗?”

    “毁了你?”宇文擎宇恨恨道,“你若是任何一个不相干的人,早已经不知道死过几千几百次了!正因为你是我宇文擎宇最钟爱的儿子,我才容忍你一次次的放肆!从今往后你控制的所有势力都不再跟随你,从明天开始我会对外界宣布你得了怪病需要在琼林苑静养!你给我在冰冷的地宫中好好反省自己究竟错在了什么地方?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从地宫中出来!”

    宇文胤猛地抬眸:“父亲要软禁孩儿?!”】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