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章 出征的代价】

    440章出征的代价

    方玉猛地闭上了眸子,藏在宽大官袍中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饶是谁也不能拒绝这样的慷慨激昂,何况是承平帝这样的铁血帝王!

    承平帝缓缓起身看着凌霜清亮的眸子道:“朕相信你,只是你须得将具体的法子同朕说分明才是!”

    凌霜凤眸中掠过一抹惊喜,承平帝要单独面见她,那么便是信了朝廷中出了内奸这一事实。这简直就是一个意外之喜!

    宇文擎宇脸色猛地沉了下来强忍着心头的怒火,承平帝对凌霜的信任已然超过了对一般的臣子,这让他心头隐隐有些不妥。

    “皇上!”宇文擎宇上前一步道,“调兵遣将乃国家大事,既然凌将军忠勇过人老臣也是深感欣慰,只是这副将如何定夺?”

    承平帝的眼神中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冷光,宇文擎宇这是逼着他表态。可是如今京城中能调集的军队除了凌霜的凤御军便是宇文家的两支军队,若是宇文家这边安抚不好,容易出什么乱子。

    “爱卿所言极是!”承平帝沉吟道,转身却是看着自己的儿子龙辰逸道,“逸儿!你即刻修书一封将莫寒带领的五万凤御军也速速召回听凭凌将军指挥!至于防守乌桓边界的军队就从青龙军那里拨过去便罢!”

    龙辰逸暗道父皇果然是忌惮宇文家的人,凌霜手底下自己能有效控制的兵力越多,这场仗也就胜算越大。如今霜儿手中控制的凤御军十万人都是她还有自己的心腹,青龙军被抽调走一部分加上羲和军充其量也就十五万人,对拥有十万大军的凌霜也够不成太大的威胁。更何况这一次主将的帅印是在凌霜的手中。

    宇文擎宇眸底掠过一抹恨意,如今承平帝显然有打击宇文家的势头,即便到了此种地步还不忘踩上宇文家一脚。

    他暗自冷笑,待到承平帝的天下大乱后,他定要让这个身披黄袍的老匹夫付出血的代价!

    “宇文将军可有异议?”承平帝审视的看着宇文擎宇。

    宇文擎宇忙躬身道:“皇上圣明!”

    承平帝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羲和军和青龙军都是宇文家族一手培养起来的军队,他也不敢过分逼迫宇文擎宇。若是宇文家的人被逼到哗变的地步,那便不好了!

    “至于老将军说的副将一事,朕觉得老将军的长子宇文胤深得朕心!这副将……”

    方玉一顿,难不成承平帝想让宇文胤担任这一次的副将?若是如此,他心头不知为何倒是觉得轻松了几分,又隐隐有些不自在。自己这该死的身份,在承平帝面前只能是文弱的书生,他此时多想让承平帝晓得自己带兵打仗绝不输与任何人。

    “皇上!此事不妥!”宇文擎宇缓缓躬身道,“臣的长子虽然在高车边地立过一些微末功劳,可是绝对不适合南疆的水战。臣向皇上推荐臣的四子宇文御为副将!臣的四子在南疆曾经生活过,对那里颇为熟悉,还请圣上定夺!”

    承平帝一愣,倒是不明白宇文擎宇的心思了。按理说宇文家的十五万军队被抽调走,应该是派一个有力的子弟去应付才对。宇文御他几乎没怎么听闻有什么战功建树,若是如此岂不是让凌霜抓到了操控宇文家军队的机会?

    况且宇文擎宇这番话倒是正合了承平帝的心思,若是能乘机将宇文家的兵权夺过来也是好的。他暗道依着凌霜的聪明打压宇文御实在是比对付宇文胤这样高深莫测的人容易多了。

    “爱卿既然如此一说,朕准了!即日起命宇文御为这一次南征的副将!”

    宇文胤猛地垂首,狭长的眸子里满是痛楚难当,自己之前将地宫中的宝物搬走,并试图迎娶凌霜的事情还是惹恼了父亲。以至于父亲亲手将他在战场上扬名立万的机会生生剥夺了去!

    凌霜却是百思不得其解,扫了一眼宇文擎宇沉稳的脸,这老贼到底哪根筋搭错了?方玉却是心头沉了下来,大舅父的为人他晓得,这番举动想必会有后招,到底是什么?

    凌霜随着承平帝到了养心殿,路上才发现承平帝不光叫了自己还带上了龙辰逸。进了养心殿,凌霜同太子龙辰逸双双冲承平帝行礼。

    “罢了!都什么时候了!免了这些俗礼吧!”承平帝扫了一眼儿子还有脸色有些忐忑的凌霜缓缓道。

    “凌霜!将你的计划再说一遍!”承平帝至从上一次看了凌霜的沙盘演练倒是在自己的御书房里也做了一个标注着大燕江山的庞大模拟沙盘。

    “是,皇上!”凌霜缓缓走了过去,点着沙盘中的赤州城道,“皇上请看!赤州城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地理位置优越至极。四周还有两座卫城,若是能将东面这座夺回来便可沿着赤河顺游而下利用战船铁索突破南疆叛军的水上防线。西城扼守着进山的唯一通道,夺回来后便可将方圆几百里的鱼米之乡作为反攻的大本营。”

    “赤州城真的还在吗?”承平帝声音沉重的问道。

    凌霜风眸中掠过一抹坚毅道:“皇上!臣相信赤州城没有丢!因为守城的人是胡将军!臣信得过他,就像信得过自己的眼睛!”

    承平帝点了点头道:“继续!”

    凌霜将京城同长江沿线画了两条线道:“臣的三千亲卫军会化整为零潜入南疆叛军背后进入赤州!一个月之内,凤御军,羲和军,青龙军必须要按时间抵达臣点到的这三个位置!到时候同时发起攻击,里应外合打南疆一个措手不及!要知道南疆此番最大的缺口便是留下了赤州这个隐患,不管它在江南地区突破的有多么远,赤州都将是随时在它内部发作的毒瘤,让他生不如死!”

    “好!”承平帝脸色缓了几分,“你放手去做,粮草朕会交给文相亲自办理,这个你不必有后顾之忧!”

    “谢主隆恩!”凌霜跪下谢恩却被承平帝起身扶了起来,他转身从龙案上拿了一柄尚方宝剑亲自交到了凌霜的手中。

    “皇上?”凌霜不禁怔了怔。

    承平帝淡淡笑道:“朕赏赐你生杀予夺的大权,若是谁不服你的统领,斩于此剑下便罢!不要在乎他的身份和地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