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章污蔑】

    438章污蔑

    同上一次的乌桓危机不同,这一次是切切实实的恐慌,相信不久的将来伴随越来越多的难民涌到长江以北,京城中的繁华胜景将会一去不复返。

    京城中的气氛反而是一片死寂,谁也没想到江南会发生变乱。之前若是北方边地动荡尚且可以逃到江南富庶之地,可是这一次往哪里逃?

    人人眼眸中都是绝望,也有不少人将视线移向了凌家,宇文家,胡家这样的军事世家,可是谁才是他们乱世中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们心头惊疑不定!

    这场战乱太可怕了,江南是天下粮仓被叛军占了去,如今相传南疆叛军已经达到了八十万之众。北方高车异动,乌桓的危机才刚刚平息可是难保乌桓赫连风大王不会火中取栗,大燕朝可谓是四面楚歌。

    边疆的兵力不能动,只能动用京城中的兵力,可是谁能统领京城中唯一的战斗力扫平南疆?这将是大燕朝所有子民关心的问题,也是此时金銮殿中争锋相对的问题。

    龙座上的承平帝瞬间苍老了许多,江南被南疆攻破的消息让他寝食难安,这一次临时性的朝会更是不同以往的紧张残酷。

    “朕平日里养着你们这些人难不成都是废物吗?!”承平帝终于不耐烦的打断了群臣毫无见地的议论。

    迁都者有之,决战者有之,甚至连划江而治的讲和者也是大有人在。每一个人都清楚,这一次大燕朝面临的是什么?不是强敌环饲而是大燕朝上百年弊病的积重难返,如今真正困扰大燕朝的不是外敌而是内部那些腐烂的根基。

    如今南疆八十多万兵力逼近,大燕朝这群朝臣们心中所想的却是权利的分割和各自小利益的盘算,承平帝只觉得心头一阵阵发凉。

    凌霜垂首只是冷笑不语,将这些人的惺惺作态权当做是一场游戏罢了。

    “臣有话要说!”靖国公宇文擎宇缓缓站了出来。

    “爱卿有话请讲!”承平帝面对这么大的压力下确实对宇文家族的实力有所忌惮,语气中带着几分忍让甚至是一丝丝的示好。

    宇文擎宇看了一眼凌霜和胡刚徵道:“此番赤卫军总统领胡离率领十万大军却是让南疆攻破了防线,实在是罪大恶极,无能之至!赤州牧文渊守城不力空使赤州这样重要的城池失守,才使得江南门户洞开,臣认为应当下诏重责!”

    “靖国公!你胡说八道什么?!”兵部尚书老将胡刚徵顿时恼了,自己的儿子生死未卜,拼尽全力为国效命居然还要受罚,实在是于情于理说不过去。

    文相藏在袖间里的手微微一抖,恨毒了宇文擎宇的阴险,他这一出口是要将太子一党赶尽杀绝的架势。

    “赤州没有失守!”文相神情波澜不惊,身为一朝宰相自然是不能与宇文擎宇当庭吵嘴,但是不证明他不会反击。

    “文相!你给朕说清楚!赤州没有失守?”承平帝大吃一惊,刚刚接到的战报说赤州城失守,赤卫军全军覆没,难不成还有变动?

    “臣恳请皇上降罪!”文闵突然跪了下来,“臣的儿子拍心腹之人捎来了家信,赤州城没有失守,而且还因为朝中出了内奸导致赤州城的几座卫城的城防图被南疆叛军获得才会陷入被围困之地!”

    “内奸?”承平帝的眼眸狠狠眯了起来。

    凌霜心头不禁替义父捏了一把汗,她也没想到义父居然将赤州城胡离他们派来的人送信一事全部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如此一来凌霜便不会有任何被猜忌的地方。而且义父将内奸这件事情突然公布在这金銮殿上,显然是要将事态闹大了。承平帝疑心重,义父越是如此越能给自己加分。

    凌霜心头感激万分,但是这样做相当于彻底惹恼了那些太子党的政敌,接下来会如何行事实在是个未知数。

    “文相!”宇文擎宇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文闵道,“赤州城是你的五儿子守城,吃了败仗将南疆兵力放到了江南沿线的也是小文大人吧?如今官道上送来的消息说赤州城失守,你却说没有失守?难不成皇上的消息还不如你文相的消息灵通?你究竟将皇上放在何处?”

    凌霜眉头一蹙,这老贼真是狡猾到了极致,这般挑拨离间不就是想将这水搅浑了去。她心头一顿,莫非宇文家的人便是那个内奸?可是没道理啊!宇文家若是将南疆拱手让给了段佑天这个南疆王,脑子是进水了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阴谋?可是她百思不得其解!

    文相唇角微冷,神情却是淡漠至极冲龙座上的承平帝狠狠磕了一个头道:“老臣收到了吾儿的家信是在今早,心头似喜似悲,喜的是赤州城还在尚且有一丝赢的希望。悲的是,南疆叛军势如破竹,赤州城若是救援不力,迟早会被碾压成碎片。臣又不敢相信信上所说,自然是要将送信的人调查一番的。没曾想刚有了眉目,南疆攻破江南防线的消息便传来了,可是却与臣的这封家信出入很大。臣不得不怀疑这其中有诈,故而至今才将这信的消息说出来的。只是靖国公这般言辞凿凿不知道又有何凭证说赤州城已经被攻破?”

    宇文擎宇没想到文相会得了这么个要命的消息,赤州城的事情被他严密封锁居然还是传到了京城。若是赤州城在,皇上这一次决战的信心倒是极大的,之前自己与龙煜天那些虚虚实实的隐蔽招数就会被拆穿了去。

    “皇上!文相分明是替自己的儿子推脱失城之责!”宇文擎宇冲承平帝躬身道。

    承平帝心头压着一股子怒火,到了这般境地还在做这些无用的争吵,可是宇文擎宇毕竟还需要仰仗一二。不过文相的话是真是假也有待于商榷,只是如今的形势迫人,赤州城到底失守了没有实在是解决万般问题的关键。

    “皇上!”凌霜没有时间在这里同老臣们磨嘴皮子,既然义父开了头自己只有将这出子大戏唱下去才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