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章惊变】

    434章惊变

    方玉眸中一闪缓缓笑道:“你这丫头,好不容易见一面却是提别的男人的名字。”

    “方玉!”

    “好吧!不逗弄你了!给你!”方玉伸开手掌,红石安安静静的躺在上面。

    凌霜身上的饮血玉顿时微微震颤起来,她忙将红石接了过来,不晓得方玉用什么法子将宇文胤到手的东西能逼出来。

    “多谢,”凌霜今儿是真的感激方玉。

    “霜儿!”方玉一把将她箍进怀中,突然哑着声音道,“霜儿,如果我说今晚跟我走,我们一起去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过我们的下半辈子!你愿意吗?”

    “方玉,你没事儿吧?”凌霜不禁一愣,忙挣脱开看着方玉脸上的异样,这不像是方玉一贯的妖孽风格啊!

    “霜儿,我是认真的!”方玉看着凌霜的俏脸,晓得她与饮血玉有着莫大的牵连,这其中的风险是他也不能控制的。他这一次是真的怕了!他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想要带她离开,只有他和她两个人,找个地方抛弃繁华世俗,抛弃恩怨,抛弃一切只是简简单单的生活在一起。

    “我……”凌霜微微一愣,刚要说什么却不想书房的门猛地被嫣红一下子推开。

    “大小姐!”嫣红和姹紫此番却是扶着一个浑身满是伤痕的男子急匆匆走了进来。

    凌霜猛地挣脱开方玉的手臂从他的怀中退了出来,嫣红虽然莽撞但是却是个懂规矩的,这样不经她的允许径直闯进来,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荀殷?”凌霜待看清了那男子的脸,忙一把将嫣红和姹紫扶进来的男子抓住,心头咯噔一下,强烈的危机感顿时袭来。

    荀殷是凌家赤卫军的校尉,曾经跟随凌霜在乌桓征战了十年。胡离后来被承平帝任命为赤卫军的将军征伐南疆,荀殷升任为凌家赤卫军的副将。可是此番他带着一身的伤痕秘密回到了京城,让凌霜心头瞬间沉到了低谷。

    “将军……”荀殷紧紧抓住了凌霜的手臂,唇角却是涌出丝丝血迹,却是硬挺着疲惫的身子,“将军……南疆叛军攻破了江南防线……咳咳咳……”

    “嫣红!水!”凌霜心头一惊,江南也被南疆叛军占了吗?这简直是危言耸听。她忙将自己的真气打进了荀殷的背心,即将昏迷的荀殷挣扎着紧紧拽住凌霜的手臂。

    “将军!赤州还在!胡将军和……和文大人只能坚持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将军……凌家军快死光了……死守着赤州一座孤城……他们撑不住了,将军救救他们……朝廷中出了内奸……将军……不要信……不要信……朝廷的……”荀殷得了胡离的口令,拼死冲出了重围,全凭一口气活着回到京城向凌霜报口信儿。可终究还是突围的时候留下的伤势太重撑不住,头一歪倒在了凌霜的面前。

    “快!叫叶南来!快!”凌霜急红了眼睛。

    “不必了!”方玉蹲下身子探了探荀殷的脉搏摇了摇头。

    凌霜眉头狠狠蹙了起来,抱着荀殷的手臂微微发颤,方玉看着凌霜这样的神情心头狠狠揪痛。

    “霜儿,”方玉一把抓住凌霜的手臂,“这件事情……”

    “这是凌家的事情,我自己处理吧!”凌霜将荀殷的尸身缓缓平放在了地板上,看了方玉一眼道,“方公子请回去歇着吧!夜深了!”

    “霜儿!”方玉那一瞬间晓得凌霜想要干什么了,忙道,“霜儿,南疆的事情太过诡异复杂,不要参合好不好?算我求你了!”

    凌霜凤眸中掠过一抹坚定缓缓道:“方玉,那是我的凌家军,那是我曾经十年生死与共的兄弟,你让我不要管?”

    方玉眉头狠狠蹙了起来:“霜儿,不是不让你管,是南疆你管不了!”

    “为什么?”凌霜凤眸隐忍着一抹泪光,“方玉,我凌霜素来不信这个邪!胡离带十万凌家军出征的时候,区区十几万南疆叛军我不信他们有那么大的实力能将我十万凌将军尽数吞没。这其中定然有什么隐情!我凌霜偏不信邪,这一次佛挡杀佛,神挡杀神,我定要为我死去的那些凌家军弟兄们讨个公道!夜深了!方公子请回!还有……今天的事情拜托方公子不要说出去!”

    “凌霜!信我一次又如何?”方玉情急之下吼了出来。

    “理由?”凌霜凤眸盯视着方玉。

    “我……”方玉动了动唇却是说不出一个字,他怎么能告诉凌霜,南疆战事其实是自己父亲与宇文家颠覆大燕朝逼迫承平帝自乱阵脚的关键一步棋呢?江南是大燕朝的粮仓,若是江南富庶之地乱了分寸,大燕朝将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只有这样,父亲才能乱中取胜!

    当京都的兵力都被调集去攻打南疆之时,便是京都空虚之日。到那时遍布大燕朝全境的玄天宗的十几万徒众,前朝太子的旧部,还有方玉手中掌控的血影门加上龙煜天这近二十年积累的财富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作用。可是为什么偏偏这个女人如此倔强,非要插手南疆?

    凌霜越是在南疆有所建树,她的死期也不会远了。作为太子党的灵魂人物,自己的父亲断然不允许凌霜能从南疆活着回来的。

    “方玉,你不懂的,罢了!我也与你解释不清,这一次南疆我凌霜管定了!”凌霜再怎么感情笨拙也读懂了方玉眼眸中的浓浓关切和紧张,心头不禁一暖淡淡道,“方玉,若是这一次我从南疆回来,我们和好吧!”

    “霜儿!”方玉此番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像是被漩涡急速揪扯的灵魂,拼命的挣扎却最终逃不出命运的倾轧和捉弄。

    “姹紫!你们将荀将军好好安葬!家中有什么亲人也要一并安顿好!”

    “是!”姹紫眼眶通红,命人进来将地上荀殷的尸首好生抬了出去。

    “嫣红!备马!我要进宫一趟!”

    “霜儿,”方玉晓得凌霜的倔强,她是那种打马不回头的人,他如今不论说什么都迟了。他倒是想将这丫头打晕了,找个地方藏起来,可是他懂凌霜的骄傲,那样只会让这丫头更加恨自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